这些年,我放下了所有,放不下的是这一杯清茶

茶是干干净净的,因着这本质的干净,不由自主会赋予它一系列净爽的仪式:窗明几净、水软香直、素手浅妆…唯此,才配得上一道茶耗尽芳华释放的深情。

它在土地上、在茶农手里时候叫茶,离开后,就被赋予五花八门的功能、各式各样的名头。一片叶子,无论从生长到投入市场这个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我们始终应该知道:它叫茶叶,不叫火箭或者神州。

秋日下午,一道暖阳把茶晕染得分外柔软干净。这时候无需音乐,只静坐在茶香里看光线西移,就美好得近乎奢侈了……

遇道纯净的茶宛如遇个纯净的人,应了那句人间正道是沧桑。相遇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就这样让绿意围绕着,时光里与一道茶相惜着,慢慢、缓缓地走。

一道观音,万千滋味。

秋来,还有两月便又是一年馥郁的山野之韵,生命是持续的生长,是一场不灭的希望。

一本书,一杯茶,花开正好。

祝福日子云淡风轻、所有的一切被时光善待。

橙子茶:把碳焙铁观音烘焙15天,再用12月份采摘橙子包裹做成。味道独特,馥郁的观音韵里有浓浓的果汁味道,干爽酸甜,生津提神。安静的下午,与一杯独立独行的茶为伴。有些事情是需要亲身体验的,比如茶,比如美味佳肴,比如读一本不曾涉及的书,比如逐渐完成人生漫长的蜕变。

普洱、观音、滇红、龙井……一道茶,何尝又不是一个人。绵长馥郁,各自不同。我待它倾心,它报之欢喜。

滇红,冬天里暖暖的颜色,既暖胃,又暖心。杯底香持久悠长,绝不是个妖冶女子。

浮生一杯茶,半日清欢。

阴天。一杯暖茶,放下身前与身后,随遇而安,岁月无殇。

江南,青花。胭脂的红,流水瘦,琵琶行,一夜雨巷风雨晴。有茶的时刻,不谈寒冷。

白毫银针:淡淡花香、甜若甘露,又似乎不能以香甜二字概括其十余泡留余香的后韵无尽。宛如女子香,幽静温存,而近处,暮色正迷离。

大红袍


今天,让我们暂且放下普洱

甚至放下江湖

今天,我们说一说大红袍


千年前的一个阴雨天

他捕获了一个状元

从此,从庙堂到朝堂

只有一步距离

原来,谁都有可能成为传奇


馥郁的华丽 跌落

九月初启的和风

以至于我来不及打捞杀青揉捻

来不及问一问那一世的山岩

清泉下的佛衣在哪里

如果没有茶,还会有书、有琴、有文字、有音乐,依然会在深夜做梦,会在清晨醒来。日月依然,时光依旧,只是,少了一点点熟识的味道。

香尽茶更纯,音乐,选了成公亮先生的《普庵咒》。窗外,一扇光影,初秋渐上细枝头。

音乐、书籍、清茶,是最长情的陪伴;是可以抵达接近宗教高度的信仰;是可以弥留于灵魂中,跟随肉体走进坟墓的实相。

一味


我想要太阳尽早落下

一个人上山

那时候,还有大片大片的斜阳

不早不晚,恰巧覆盖山林

遇见目光


月上来,我就生火在月间

煮一壶水泡茶

潮湿的草叶沾满普洱的味道

细枝末节密密麻麻睡在水上

不是为了铺陈意境而营造孤独

我只是想肆意浪费时间

就像,浪费一种修辞


这时候我一定着了盛装

随手写一些风

草,像海洋一样起伏

让麋鹿和野百合也都来吧

密林深处千万种声音四处传播:

羊皮卷结满蛛网


没有什么能阻挡

遥远的眼睛似星星

好水、雅器、老茶、佳境…对泡一道好茶都很重要,又完全都不重要。茶,一片叶子的芬芳,是上苍馈赠,粗有粗的豪情、细有细的婉约,没有一种不能成为好。

茶禅一味,善待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