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在指间转动,像一架崭新的钢琴,伴随着新年传出动人的声响。

        回武汉已有五天了,度过了忙碌的一周,才有心思和头绪梳理这次南京之行,虽是我的第八座跨年城市,却是我与口口的第一次跨年之旅。

       初到南京,就被每条道路旁的梧桐树所吸引,它们站成一排排,同生共死,共枯共荣。

       回到家才发现,相机上百张照片中,未留下一颗梧桐,总想着就在街头有很多机会去拍,而恰恰最容易做到的的却最容易忘记。就像掉下的叶子不会回到枝头,这正是自然现象的周而复始,人生的无法回头吧。

        住在南京市秦淮区,每天的早饭却钟爱街边小店的牛肉锅贴和鸭血粉丝汤。

        口味平和,鲜香爽滑。那一刻已记不起东北的筋饼豆腐脑,陕西的面皮和武汉的热干面。喝一口汤汁,吸一口粉丝,咬一口鸭血,让人不由得感叹这不起眼的东西竟能烧制出如此世间美味。

        南京的第一站选择了总统府,总感觉总统府是一把通往中国近代史的金钥匙,前人创造的建筑,影响到了后人。帝王将相,倾城佳人,浮华往事,随风而去。

       在总统府遇到了先锋书店,这算是第一天的意外收获吧,没有浮华的装饰,却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书店”,也是南京著名的文化名片,让人心水的境地,怎么能就这样错过。

       门口有一个红色的大邮筒,与口口写了明信片寄给2017年的彼此,只愿一切安好,也算留个纪念。

        找一个角落,在文脉书香中度过浮生半日,实在是一种享受,可我不能停下脚步,因为玄武湖在等着我。

        抵达玄武湖已是傍晚,在夕阳的余晖下,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闯进了皇家禁地。

        湖边古意盎然的亭台楼阁,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下跳动的湖影,让人意味深远、平和宁静的心情油然而生。

        据说玄武湖的晚间还有音乐喷泉,但想着狮子林美食街的跨年饭,只好放弃这湖与夜之间,水、光、音乐合奏的绚烂浪漫。

        新年的第一天当然要登高,上午选择了南京的标志中山陵。青山中,树木繁茂,远处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吟唱着。

        孙中山先生的碑刻,不着一字,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或许也是后人难于评论先生的功绩吧。

       先生博爱,天地正气,为他心中的国家而操劳一生,无怨无悔。

        下午看到的明孝陵有很多的建筑都在明清两代的战火中损毁,所以看到的原滋原味的东西很少,但这丝毫不妨碍它以恢宏的气势盘踞站在紫金山之上。

        孝陵的围墙将近四层楼那么高,灰色的青砖,就这么默默地站立着,看着朱元璋风光,看着朱元璋入土,看着所有游人来来回回,在几百年的钟山风雨中屹立,经久不衰。

        一生只为江山而战,一生只为江山而忙,最后还要葬在江山里。看来江山才是最后的赢家。

        爬了一天的山,晚饭到夫子庙犒劳下自己,作为中国四大小吃之首,又怎能错过。

        吃饱喝足,当然要十里画廊,秦淮游船。虽未看到亡国恨的商女,也未听到千古闻名的《后庭花》,但我还是在秦淮河上照了些照片,一是确实是美景,二是毕竟因为杜牧流传了千年。

       秦淮河,见证过怎样的历史兴亡,怎样的成王败寇,我想只有深夜里那一轮明月知道。她已冷眼看了几千年,对文人的高歌悲歌,兴叹哀叹司空见惯了。

        最后一天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想这是每一个到南京的人都应该去的地方。

        我惊异于纪念馆对于那些无辜生命的尊重,纪念馆有一面墙,上面有每个遇难者的档案。有的甚至只有一个代号,比如“刘老三”。尽管只是一个代号,但是告诉我们,一个鲜活的生命曾经存在过。

        整个民族血泪的记忆和疼痛在这里,长江边上,紫金山下弥散开来。

        唯有肃穆前行,并且在心里默默为死者祈福,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告慰。

        我想,还是要走出去,去看看历史是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在街头巷尾里流转,在瓦顶砖缝间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