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冬日暖阳下的这些小巷,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


      那时过暑假,没有高大上的电玩,也没有时尚的动漫和网游,父母也不怕我们“输在起跑线上”,放养的我们无忧无虑随心所欲,也算是穷开心。

      又到放暑假的时候了。


       看到现在的小朋友们忙活了一个学期,好不容易从紧张的教室里解放出来,又被长辈们带着到处奔忙于各种培训班和补习班之间,不禁想起我们小时候的暑假生活。

       夏天,天亮的早,大人们起得早,放假的孩子们也不会多睡懒觉,得起来帮大人做事。

        男孩子要到公用给水站柃水,把家里的水缸灌满,要帮助生煤炉,用纸张引火、点燃柴火和煤球,把炉子生的旺旺的,煮饭。



      女孩子要理出昨晚家里人换下的衣裤,拿出脸盆搓衣板到公用给水站去清洗,有的要跟着妈妈去菜场帮忙排队买菜,或者到供销社买两分钱一块的腐乳,这是吃饭的小菜。

     吃好早饭,大人上班去了,自由自在的暑假生活才真正开始。


     上午,先到同学家里的“学习小组”做会儿暑假作业,搞些“自由活动”。


     “学习小组”是老师根据班级里同学的居住情况和学习表现,临时搭配的一种组合,一般六、七个人组成,设在住房条件稍好的同学家里,有小组长负责管理。

      一般来说,夏天的午饭是简单的,在家的孩子,如果家里没有大人,就是自己解决,稀饭、面疙瘩、面条,偶尔来一碗猪油渣炒饭,就是比较奢侈的享受了。吃完午饭,就是另一场“自由活动”的开始。



    女孩们比较文雅,爱学习的看看书,爱玩耍的就跳跳绳子、跳跳橡皮筋,或者“丢沙包”、踢毽子。

      男孩子们就比较“野”了,上树捉“知了”下河练“狗爬”比摔跤、打弹子、滚铁环、捉蝌蚪、抓蟋蟀、掏鸟窝玩得不亦乐乎。

      我也喜欢跟同学们到处乱串。


       有一阵,同学之间流行玩冰棒的棒子。


        当时,每天吃一根二分钱的冰棒已经是蛮奢侈的了,那里有那么多棒子。


       我们就到处捡拾,会用一个个下午,冒着烈日,去捡拾人家扔弃的冰棒棒子。


      回家后,一根根交错搭好,做出一个个或正方形或长方形的笼子,关“知了”关“蚂蚱”关“金虫”……


      一个暑假下来,人晒的墨赤乌黑,脚劲却是练好了。

     我还曾经喜欢下棋,同小伙伴们下军棋,知道了部队军师旅团营连排班的编制和军官的职级大小。


     隔壁的陈大爷见我心静坐得住,教我走象棋,不过,自从他教会我以后,就再也没办法赢我。时间一长,我就不愿意与他对弈了。

      想想那时的暑假,没有高大上的电玩,也没有时尚的动漫和网游,父母也不怕我们“输在起跑线上”,被放养的我们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真的很开心。


      当然,用现在的眼光看起来,那大概只能算是“穷开心”吧。

      回忆的零碎被打破,一道阳光,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发现,回到了现实。


       阳光下的小巷子,一如当初,依然如故。


光阴斑驳,窗户掩合。门内的故事,门外有谁知道。


       它永远是个迷。


等待人开始,叙说一个老巷子的尘封往事。

摄影Gunawan  文章改编自网络由江上飞提供

版权作品!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违法必究!

点击下面链接的是最美的人

小巷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