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 你也能发这样的图文

梦街(小小说)

2017-01-05 听听那冷雨说 阅读 1160 Without You - Harry Nilsson

隔一段时间我就去徽州孔灵蚕场的集市淘货,从5岁开始就一直繁荣的集市,无论我在哪里,须臾不曾离。


断臂的大明用树枝串了河鲜,说一元一串,这么多年了一分钱也没涨价,甚至我都记不得一分钱长啥样了。他用炸药捕鱼右手炸断了,乡亲们说在炸药的掩护下,是鱼魂的嘴咬断那只右臂的。我很惊奇没上过学的鱼竟能分得清左右。


哑巴女卖蚕蛾。在我们蚕种制造场,蚕蛹是不屑一顾的,吃起来跟鸡蛋一样都是死肉。有翅膀的就是比没翅膀的好吃,当然我们用菜籽油和干辣椒炒干蚕蛾肚里的桨汁,吃的时候是要扯掉翅膀的,因为那上面有一层粉,是洗不干净的。不像鸡翅只是摆设,拔掉虚张声势的鸡毛就可以随意吃。还有也怕吃多了长出翅膀不好看,吃啥补啥的古训总是对的。但是哑巴女不该在我们单位门口叫卖,靠山吃山,从小到大我们吃蚕蛾都是蚕场工人送的,应有尽有。不过这符合哑巴的行事作风,她是个疯哑女。


还看到了胡灶卖腌渍的洋生姜。他之前是学农艺的,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种子,经过三个季节的培植和嫁接,终于成功地培育出了当地人未曾见过的洋生姜。紫黑色的,有一种洋味,一咬下去还以为牙碎了发出的声音,特别下泡饭。我们习惯早上吃泡饭,水和米同床异梦,是家乡味道的本质。


竟然还看到老马,原来的党支部书记,酷爱打猎,后来找的亲家公也是打猎高手。他展示的是刺猬。全场的孩子基本都过来围观并想摸一摸。刺猬在发抖眼睛亮晶晶的,猎枪就在它边上。我就想不明白看起来刀枪不入的盔甲怎么这么不经吓唬?老马矮胖,面色赤红,总在笑。后来他是在一次酒醉后突然走的,人们说打猎的人都活不长。但他的确做过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教会了全场小孩认识各种动物,并尝遍各种山珍。有一次我们家还分到了一大碗野猪肉!他和后来的亲家公常常结伴去打猎,一般消失一周后再回来。他们同一战壕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其女儿女婿的,毕竟那是过生死的交情。想到这一层我忽然庆幸,还好他不喜欢杀人,否则岂不是我小小年纪就阅人无数,心生厌倦?


还有陈芬的鞋垫。她是我家邻居,再婚,手很巧,当然还比不上她的口才。我从来不敢接受她送的任何东西。人们传言她二婚的丈夫曾经用铁锤将铁钉敲到原配的头顶上。她送来的任何东西,比如黑色的鞋垫,我觉得亡者的头发会藏在里面,送来的煮蚕豆,那硬硬的豆荚应该是亡者的指甲,还有骨灰,是可以藏在一切食物和衣物里的。她的嘴尖尖的,长期吵架斗嘴,估计经她的嘴巴,至少有好几十吨的重量,必须压扁了才能继续高声战斗。她的儿子转眼就工作了,原配的儿子车祸死了,这是我一直悲伤的事情,那么帅气重感情的孩子,结婚那天出了车祸。他们再婚的孩子曾经和我打过架的,后来得了抑郁症,小时候的彪悍完全没了。我摇摇头,走开了。


最后一个异乡人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两手空空。我看着他,只有眉心写了个梦字。我被催眠一样搬了竹凳子坐在他的面前,看梦的笔画,还没数完,就倒在了梦的巨大睡床上,随梦的河流辗转漂泊,从徽州到合肥,到厦门,到耶路撒冷,到巴黎,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最后又回到了梦街。


整条街的人都在做梦,集市上我熟悉的梦互相串门,倾诉离肠,有的哈哈大笑,有的泣不成声,在最后关头,我终于看到了妈妈,好久不见的妈妈,面带微笑地用好听的嗓音在唤我:回家吃饭咯!


睡意如此浓重,我很想跟异乡人说声谢谢,因为这是我来集市的原因,想梦见好久没在梦里出现的母亲,还有故人。孔灵蚕场的人们,将门板从门背后拿出来,插上插销,声音异常漫长低缓,加重了睡意。没有人能远离童年的梦,那深沉的韵律总在某个时刻主宰我们。有人开始沉默,有人在打鼾,有人熟睡后睁开眼睛,有人在梦里交谈,也有人在宁静的村庄梦游。梦像元宵节的舞龙,越来越长,蜿蜒前进,在巨大的田野里穿梭,走向河边,走向群山,走向没有尽头的漫漫长夜。

 

阅读 1160举报

最新评论

1490873356
冬日暖阳

欣赏!

1485461971
Lymm

童年的纯真和美好太多太多……分享点赞👍!

1484183530
听听那冷雨说

正是我想说的,👍

1484180364
听听那冷雨说

很到位的评论,童年是人一生的基石。😄

打开美篇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文章

美篇书,圆你一个出书梦!

 2351611

一件旗袍穿上身,万种风情入诗来

 18713

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人——贾母

 8079

旗袍女人,无关年龄

 6793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97832

老夫妻谣

 30527

你爱的银杏,不只是美在金秋

 1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