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3

       《我不是潘金莲》的导演整体构思设计是以小胜大,以小县城的普通案件深度引入国家政治的种种弊病,使影片女主角李雪莲逐步演变为“潘金莲”,变为“小白菜”变为“窦娥”随之揭示了现实生活中的合理与不合理之间的矛盾存在。

          该片导演为了表现小事一桩、小人物、小地方、小案件故意把宽银幕的电影形式设计为圆形银幕效果,把气派的宽银幕变成实际使用场面只有三分之一正圆的影面,真是有点可惜,它让观者吃力地看影片,虽是电影却如同看电视。小县城光明县的一对年轻夫妇为分配公房,进行假离婚试图分到公房后再复婚,但是结果男方假婚成真与新欢另行成家。这是当前社会上比较多见的案例,现实中不仅有以上的情况,还有为买二套住房也有类似情况等等,把婚姻大事变为儿戏,最后受害的一方起诉告另一方要求伸张正义,然而法律无能为力因为离婚证书是真的。

         透过现象看本质,某些政策的考虑不全面,造成了民间的奇怪现象,也就形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影片通过李雪莲连续十年的告状,出现了类似历史名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的政治巧遇,从而揭示了各级政府机构无法正确解决这种奇怪现象。这就是影片所要讨论的深层次社会问题,以小事看大事,以小城市看大城市的整个国家的治理问题,也是拍摄此片的积极意义所在。

          片名《我不是潘金莲》这颇有八卦味道的取名,其实李雪莲根本无法与潘金莲的行为相比,确实李雪莲不是潘金莲,那为什么不搞夏代:妹喜、商代:妲己、周朝:褒姒、春秋:西施等等,因为没有商业八卦味,票房价值提不上,所以用了与影片实际内容八竿子打不着的片名,可见影片是深度揭示政法系统的短处,片子的本身却陷入商业系统的陷井。

       《我不是潘金莲》是当代版《官场现形记》毫不为过,它将底层官员的不作为和胡作非为刻画得淋漓尽致,笔者认为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拍摄公司,选用这个名字是不妥当的。 《我不是潘金莲》营销宣传上是赢了,达到了商业盈利的目的,然而,当前社会应提倡人性最高境界的价值观,应承载社会责任的本质问题,那么影片的最终目的也是国人的悲哀,因为意识形态和改革运动来来去去,但是人类的自我中心和贪婪却永远存在。

轻舟写于2017年元旦,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