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好,这时代能给孩子写信的老爸已经不多了。庆幸我竟是其中一位,也难得你们能在新年的当口离开我,在遥远的大洋洲给我这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一个很有文化的人说,一个人是不是有文化,其实很好判断,看他给孩子起的名字。

你看看我给你们起的名字:英迪和思畅。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如果碰到那个有文化的,他一定问我,兄弟您,哪个中学毕业的?

  孩子的名字里面一般都寄托了父母对他的希望期待,爸爸自知天生不是块成大才的料,就希望大女儿应该开动脑筋,就叫了英迪。待有了二宝,思维活跃,不带老爹一点的木讷,就叫了思畅。思畅每天莫名其妙的笑个不停。姐姐却同你判若异母,解释一下,你们虽不犯一个字,但肯定是一个爹妈养的亲姐妹。悄悄的告诉一下,昨天和郎叔叔喝酒,他说你们那么优秀是遗传了我的基因。你们知道吗?我有多喜欢你们两个皆然不同的宝贝!

  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一个人在家。想着你们在大洋那边,又担心了二女儿的好动性格,索性打开电脑,查一下你那么好动,在百度上有没有个说法,人家给出了个表格……对就打勾,比如是不是不听话?是不是暴力玩玩具?是不是叫她名字慢反应?我打了一个又一个勾,道是有一个是不是跟父母平分食物一栏我判了个模棱两可的叉,竟还是通红一片。

  我心里说,闺女,你还好给我错一个,让我有个机会打把叉,但最后你几乎满分。你知道吗?就这个成绩单,你可以直接保送北大。百度上的结果:不是病,是年少气盛。

病没有,我就放心了,打开qq,一个女孩在QQ上跟我打招呼,说,你还记得我吗?我说当然记得。一个女孩大半夜主动找我说话,就算不记得,我都要说记得。忙吗?我说不忙,就算再忙,事我都要放一边。然后她说,今年的明前茶叶下来了,需要邮给我一些尝尝,不要钱,自己付邮费,我掐指一算,能提前两个月喝到明前茶,亦是人生一大快事……

  我又开始担心你们的将来了,估计你们即使卖茶叶也不会卖春节前就下来的明前茶,记得儿时你们曾经期盼当幼儿园的园长。学校的优秀教师,也不知道现在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也和你们一样,童年听了很多的故事,那时候钱学森、陈景润,是我的理想所属。我曾想,弄不好我们彭家祖坟冒了青烟。出了一半个人物该有多好....

  但是到后来,通过我自身实践,现实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残酷。我成为钱学森、陈景润,理论上只有一种可能:去派出所改他的名字。

如果我成不了钱学森、陈景润——主要的,还是因为派出所不同意给我改名。

  

新民有两种特色食品,一种是血肠,另一个是西瓜。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你们就如其中的一个角色。如果是西瓜,无论如何补充营养也就是把你们培养成更甜一点的西瓜,绝不会变成血肠。既然吃不到血肠就培养西瓜吧,西瓜甜一点就够了。想 吃血肠,在辽河大街上有个血肠专卖店,你爸爸开的,自己吃多少买多少。

庄子讲过一个故事: 有一棵叫樗的树,很大,一个木匠看见了,很瞧不起,因为这棵树,树干上长满了瘤子疙瘩,不可利用,树枝歪歪斜斜,就没有一根直的,房梁也做不了,从木匠的角度看,这是一棵没有任何价值的树,但是庄子不这样想,在他看来全是优点,正是因为他的树枝歪歪斜斜,他才能长这么大,周围那些有用的树,早就成了房梁成了家具。

庄子提出一个"无用之用"的观点,没有用也是有用。这棵树虽然做不了房梁做不了家具,但是你可以在树下乘凉喝茶听故事。

我的两个宝贝!按照老爹的智商和情商,你们也许在祖坟没冒青烟的情况下会成为两个平凡的孩子,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冒了点烟,也就是那么一点点的小蓝火烧了一小会儿,别大惊小怪的,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小日子,快快乐乐的过每一个元旦,是我们全家最大的幸福

  书毕此信,顿觉神清气爽……

期盼你们早些回国!

中国需要你们!

老爹.彭革于2017元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