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腊月初,想家的情绪更是蔓延的无止无境。

        小时候,很喜欢过腊八节,因为喜欢过年,过了腊八节,很快就过年了。

        记忆当中,喝过了腊八粥,母亲和姐姐们都是要开始忙着准备各种各样过年的事了。每年的腊月初八,记得一大早,揉着眼睛还没有睡醒的我,总能被一股香喷喷的腊八粥的味道诱惑而醒,尤其是浓浓的腊肉伴着谷香的味道,真的每次都是咽着口水,等不到起床,等不到一家人吃饭的时间,就踩着鞋子,迫不及待的向母亲嚷嚷着吃上一碗。

        我们那里的腊八粥并不像冰心先生笔下描述的那样的“用糯米、红糖和十八种干果掺在一起煮成的”,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少数民族地区太久的原因,我们所煮的腊八粥,使用的仅是一般的粳米和着干干咸咸的腊肉丁,再放上碎碎绿绿的小葱花,一锅香喷喷的腊八粥就煮好了。母亲也未曾告诉过我们什么关于腊八粥的传说什么的,只是记得,腊月初八,一定要喝腊八粥。倒是成年了,因为怀念各种各样的童年,才想起去了解腊八节的传说和各地不同的习俗。

         离开家这么多年,曾经多少回“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无数次的侵袭着总是想念父母,想念家的心情。那是多么温暖充满亲情的氛围啊!一家人总是要围着一个不算大的棕色圆桌呼呼喝粥的情景。每个冬天都很冷,但印象中这一天却总是很暖很暖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捧着一碗母亲熬了一整个上午的腊八粥,品着、喝着……当然我还有很优良一个习惯,那就是喝完了粥,一定要伸着长长的舌尖,一遍遍的转着圈,去添那裹满了整个碗底糊糊的粥汁,那是一种无法比拟,难以形容的味道……几乎每次添完,我的脸就变成了大花脸,因为碗口和我的脸差不多大,然后做一回名副其实的“小馋猫”,每次看到我的这个样子,家人总是笑得很开心。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出生的我们,那样的年代,那样的时代背景,生活水平基本已经好转很多,虽然谈不上清苦,亦不需要度过“年关”,但实质上我们还是很盼望过年的,也许是习俗的约束,母亲在平日里几乎是不煮这样的粥的,每年只熬那么一次,一年之中也只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碗粥,所以,那一天才那么难忘,那么温暖。

         没有父母陪伴的岁月,就成了一个人。虽然已经没有人与我争锅底,但同样的,我却没有那样温暖的腊八粥让我喝。再到后来,虽有了公婆,虽然有了爱人,只是不曾想起,我却没有给他们煮过我童年的腊八粥,也许是无人能够理解的缘故吧!

        去年,终于在腊月,我接来年迈的父亲母亲,不到几日便逢腊八,隐藏了多年的心愿一下子就觉得有机会释怀了,看着父亲母亲在数年后重新演绎的喝粥的动作表情,那一刻,我笑了。仿佛我还未曾长大,未曾出阁,我依然是他们最小最爱的乖乖女……令人没有想到的,竟然是儿子,他喝了一碗,还说还要喝,可爱的变成了小花脸, 重复着我儿时的样子,这,算是传承吗?儿子有一天会懂我想念家的味道,想念家的心情吗?有一天,长大后的他会怀念儿时母亲曾经煮给他的腊八粥吗?多么希望他可以懂得这一碗粥的温暖。

        又是一年腊八初,电话那头的父亲,没有了母亲,在冷泠清清中会你与我有同样的心情吗,几十年,一碗粥,我们从围着一桌的吵吵闹闹,到现在又只剩下自己的安静,没有我们的陪伴,会是一种怎样的失落呢,也许老了以后的我们,也会向父亲母亲那样,想念长大了的孩子,等待孩子回家……只恨我们相隔遥远。

        如今,我再也没有机会为母亲盛上这样一碗充满爱与温暖粥了。黄土之下的母亲,你走了,却把这份爱与温暖留给了你的孩子们。

        

        父亲,没有母亲的日子,我更加想念你。我想回家,我想煮粥给你,我还想要和你,和兄弟姐妹,和孩子们一起围着桌子喝一锅感恩的腊八粥。

        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的亲人,留给我们童年的这碗腊八粥的爱与温暖。

             灿    修改于丙申年腊月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