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1

鄱阳湖: 候鸟天堂,人间桃园

阅读 383

12月30日周五。

中饭后出发,目标鄱阳。

军山湖是途中唯一的服务区。

原以为余干应该有。


一开始有点不顺。
因为根据约定,出发时给晓呜电话,告知已到军山湖服务区。他说己订好宾馆。说好在宾馆会。

我将导航设定为他说的劳动宾馆。
其实,他说的是饶州宾馆。准确地说,饶州饭店。
县城根本没有劳动宾馆。

结果导航把我导到县城老街五一北路的一家劳动服务公司,走了不少小路叉路冤枉路,还摸不到北。
最后约定县政府。
结果,还是在县委边上的鄱阳湖大道等他们来接。

饶州饭店,应该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鄱阳县最好的酒店。


教训之一,应该发个地址。

之二,说不清,干脆就县政府。

衙门总不会错。

或者县医院,县中之类的公共建筑。

住1101。

说算是湖景房。协议价399。否则499。

一、鄱阳老街,幼时印象


还早,带我们逛鄱阳楼。

其实这是新建的公园。

唱歌跳舞的休闲者不少。

对公园之类没兴趣。

姜夔公园就免了吧,还是去解放街转转更有感觉。

大概十年前,2006?我们曾来过鄱阳。

那次,也是他们三个带路,陪我逛了解放街,帮我寻找、打捞沉淀了半个多世纪的记忆碎片。

可惜,我找不到当年的照片了。
查了查博客,才发现博客是2007年暑假开始的。记载的第一件事,便是欧洲行。


在饶河边(景德镇流过来叫昌江,鄱阳段叫饶河。鄱阳古称饶州)的沿江大道上停好车,穿过这条小巷,就到了鄱阳县城最早的老街。

60多年前,我家就住这解放街。

由于4岁便离开了鄱阳,因此家里就我鄱阳的记忆最少最差。


我只记得两件事:
一是涨大水,沿街两边搭了桥。
哥哥领我上街找妈妈,他淌水,我走桥,结果我从桥上掉了下来。
记忆中: 
街上搭浮桥,我从桥上掉进了河。

记忆中的街道很宽大,怎么这么狭小?

街上的桥是单行道,一来一往。

桥应该很窄,不然我就不会掉下来了。

后来我知道了,那是1954年。

那年我4岁,哥14岁。

鄱阳古街没有铅山河口古镇的老街保存得好。

可惜!

还有个记忆,是家后面有个院子。

院子后面有个很大很大的湖。

哥哥曾经顺着梯子从院子爬到湖里捞菱角。


原来一直以为院子后面的湖就是鄱阳湖,上次来了才知道是东湖。


我们经常坐在院子里吃饭。

有次父亲发脾气,把哥哥的饭碗扔到(鄱阳)湖里去了。


这个院子有点像。


上次来,我曾经找到过可以从街面穿过三进?三间?的长长的回廊,直接走到湖边小院的老房子。
这次来,找不到从街边一直通到湖边的老屋了。
有的院子还在,更多的则被拆除了。
原来连体的长廊厢房天井客厅,如今被栏腰切断,成了各自独立的建筑。
才10年,又变得面目全非了。

只有这片湖还在。

还是昔日模样。

老房子还有一些。如不保护,恐怕很快荡然无存。

当我把照片上传给姐姐们看时,她们说:

1、二姐
我们就住解放街,很长,隔条街(平行)就是鄱阳湖,家后面湖是不是叫东湖(夏天在那个木阳台吃饭,爸把哥饭碗扔进了湖里)。

涨大水整条解放街两边搭跳板家家户户都搭板在照样生活,只是不明白饮水从哪来?如厕何解决的?
那年我们家搬五四路住了,那条街没水

2、大姐
你拍的不是我们住的房子吧?
2002年我去是李兴中带的路,他知道我们住哪栋?还和原先一样没啥变化,门牌我没记住。

就是解放街

弟弟去的地方不对

他根本没记忆

3、二姐
老弟那时太小了

下次带姐来看看。

这栋老屋100多年了。

80多岁老者与老伴住。孩子们做了新房另住。

穿过小巷,便到了江边大道。

这是从湖边小院重新返回街道。

前面的老屋已改建成了教堂。

这也是腰斩的产物。

沿江大道堤外的饶河。

到晓鸣家看看。

说是十年前来过,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新城主干道边上一条十多米宽的街边,兄弟俩比肩而立的三层小楼。
街边楼下可停车。
临街成了后门,从中间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

院子可真大!

县城有这么大院子的小楼,恐怕不多。

本来,是可以留一块菜地的。

他对在这种菜没兴趣,因为离这不远的村子里他有好多地。

而且,还有老房子,母亲仍在那儿住。


第二天,我们去了他们村,还真是如此。

这才知道,他们个个是地主。

土豪啊!

这是后话。

晚餐在他儿子开的店。

上岛咖啡,全国联锁,被他整成了中西合壁。

中间两个大盘,一个是大甲鱼,一个是大桂鱼。

好象是野生的。

这五粮液,有年头了。
老牌五粮液,还真难得一喝。
口感的确不错!
和我这些学生走一个。
从左到右:
石荣胜、江向然、江松修、李晓鸣、江澎。
二、湿地看鸟

12-31,2016年最后一天。
弄了个七座商务车,早饭后去湿地公园看鸟。

将“鄱”字作这番解构,这般阐释,新颖别致,但又很得体、到位。

鱼米之乡,名至实归!

码头坐船到对岸,约10公里水路。

这就叫珠湖大堤。
堤左边叫内湖,右边叫外湖。
目前,外湖是枯水期。
看鸟,只能在外湖。

江澎、江向然说,这条大坝,是当年10万人用锄头肩膀修起来的。他们都参加了修坝工程。
大坝修好后,一般涨水就挡在了外湖。里面就少淹了。


这里的天鹅大雁,是野生的。
但由于投食过多,它们自己不愿飞走了。
定居了。
成了人工喂养的了。

当然,如果记忆中有天空,它们还是可以重新飞翔的。

外湖远处候鸟成群结队。

走过去,靠近它。

前方有个观景台。

和羊羊单独合一个。
小家伙和大爷爷挺有缘的,比我家跳跳小三个月。
鸟儿们真够野、够疯的。
瞧,那叫声,很有些放荡不羁,遮天蔽日。
虽然很远,鸟也不太多,但空中只闻嘎嘎嘎、呷呷呷、噢噢噢的鸟鸣声。

只能上传一个视频,太遗憾了。

2012年,在南矶山看鸟。

人比鸟多。

看鸟,只能来鄱阳。

回程。

快艇。

连驾驶员十座,正好满员。

十年前,我们坐的是水上公安的摩托艇,带了5-6桶油,从城里饶河下水,经过长长的河道、湖汊、芦苇丛,直奔鄱阳湖湖心地带。


当时,水是混浊的、浑沌的。像洪荒世纪的大洪水,茫茫一片,水天一色,无边无际。


我让摩托艇熄了火,让艇在水中央漂着,荡着,摇晃着。

突然,一种非常深刻而强烈的恐惧感猛然袭来,时间和空间瞬时消失。我有些心慌。我不知道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什么在这儿?在这儿为什么?


当摩托艇重新启动,剧烈的轰鸣声把我从死寂中顿时又拉回到现实世界之中,我才重新恢复了感觉、知觉。


没有声音的世界,是恐怖的让人心悸的世界。

也只是在鄱阳湖的湖心,在水世界的中央,我才第一次体验过这种感受,才触摸过这一很有些神秘的世界。


稍纵即逝的奇妙瞬间。


这一次,面对这满湖清澈的湖水,只有当下,没有洪荒之感。



中餐,在河流上。

基本全是鱼。
自上而下从左到右:
针孔鱼、白鱼、桂鱼、银鱼蒸蛋、鸡羹糊、青鱼、野鸭……
据说都是野生的。
否则,人家不来这儿吃了。

路过鄱阳中学。
下去看看,因为大哥、大姐都是鄱阳中学毕业的。
他们应该是1958年高中毕业,因为他们大学毕业时间,是1962年。
那一年,我小学毕业。
三、田畈街,一个没有记忆的地方

下午过3点,直奔田畈街。
离县城40多公里。
上次没去,这次得看看。
其实,我的记忆,只是个地名而已。

那是我母亲工作的地方。
据姐姐说,当时父亲在县城当汽车站站长,母亲在田畈街车站卖票。为此,父母分居两地,老大老二随父亲在县中读书,下面3个小的随母亲到了田畈街。
还说,我呆的时间最长。

听说我要去田畈街

二姐说:
印象中田畈街有条当时还算热闹的小街,现如今踪迹全无了,弟弟是不会记得的,他当时是满地跑呢

现在的田畈街汽车站。

过去的田畈街汽车站。

过去停车发车场,现在成了商场。

其实,过去的车站是否母亲的车站,尚未可知呢!

老车站出来的街头缝纫摊有点意思。

在美国的大姐看了我发的图说:


原先只有一条小街,影都没了。


我是去了才知道,田畈街是鄱阳除了县城最大的镇。靠近景德镇。

作为有160万人口的大县,这个镇比有的县城都大,也就不奇怪了。

何况靠近瓷都。



十里磨刀石

十七里弄,

三十里康庄

四十里街,

七十里花轿……


鄱阳够大了吧?!

四、江家岭村

临时增加的景点。
到李和二江老家看看。
据说,这村有3000多人口。
他们三人同村、同校、同班、同事,从发小到退休,不容易吧?


这是晓鸣岳母家正在盖的房子。

这是对面前后人家。

这是松修家盖的房。

兄弟姐妹5人,前栋3家,后栋2家。

房前、房中、房后及左右,都是他家的地。

怪不得他说,只要我要,他可以给我一亩地,不用买。

这块用砖围着的地有1亩多,晓鸣家的。

怪不得县城那么大院子不种菜,这村就在县城边,几里地。

这就是他们三人工作的磨刀石乡中学。

一个教语文,一个教体育,一个教数学当校长,还兼村支书。

这是向然家两栋楼房。



他家开的店是村里最早的,目前也是最大的。
两栋房,一个商场(超市)、一个赌场(准确说朴克麻将馆)。

两个儿子都在杭州打工,两个孙子两个孙女放在家里,所以他们比较辛苦。
所以家里比较乱,菜也沒种好。

最小的孙女1岁8个月,长得很漂亮而且小嘴很甜很会叫人。

这栋白楼是他的老屋,已废弃了。

路过上图那路边的木板小亭,他说是他们家最早开的商店。


天哪!

这也叫店?


他很认真地告诉我,当然赚钱!

上世纪刚有个体户的80年代就开了。

90年上学时,他们三个数他条件最好。

就凭着有这个小店。

不过,他嘿嘿一笑露出金牙憨厚地说道: 现在数我条件最差了。


但是,新旧两店两楼搁那儿,变化还是明显的。

转过左上角那栋新楼,里面那栋平房是晓鸣家老屋。

前庭后院都比较大。

而且相当干净。

他母亲现在一人住此,边上还种了点菜。

村里新楼鳞次栉比,而且院子和园子一应俱全。

最后到松修家老屋,天已大暗。


院子进去,左边是3栋大房。

最外边是3层小楼,中间是1940年代的老屋,靠近菜园的是建于6-70年代的4拼大屋。


右边,是养鸡鸭的栅栏。还有水井。


一进来我就相中了那栋菜地边的老房子。

这里生活设施比较齐全,收拾收拾,小住一番应该没问题。



可惜天完全黑了,得往回赶,否则应坐下喝个茶,聊聊。


2016年最后一天跑了一整天。
2017年第一天不准备跑了。累了。原准备去余干,只能另行择日了。

早饭后在东湖边转了转。
10点多离开鄱阳回南昌。

离开时,发现钥匙开不了车门。
应该是没电了。
最后拔出小钥匙总算开了门,在回去的服务区也没敢关门。
这不,到家后,停好车,再去开门取物,又打不开了。

路况清楚了。

县城出33公里上高速。

高速60多公里。

昌东到家10多公里。
总共110多公里,120公里不到。
怎么才显示103公里?
有误。

上面这段话,是2016年7月民师班毕业24周年首次聚会时我讲的,并作为毕业纪念册的寄语。

不过,这次鄱阳行让我对民师班同学的生存状况有了新的体认和评价。


如果说第一阶段,我的基本态度是"同情";第二阶段,即聚会时,我的基本态度是"欣慰";那么,我现在的基本态度,便是"羡慕"了。

之所以羡慕,则是因为他们目前的生活,正是我想要的生活。
是我想要,而不可得的生活。
他们给我准备了种菜的工具。
甚至,种菜的肥料,一小袋枯饼。
可是,菜地呢?
我的菜地在哪?
......


五、附录


(一)天南地北聊天记录(家史)


————— 2017-01-02 —————

平原行舟 15:34

[【平原行舟】鄱阳湖: 候鸟天堂,人间桃园: https://www.meipian.cn/b5tsa0x?from=singlemessage]

周银波 19:24

54年鄱阳发大水,我们解放街二楼的家,楼梯被大水淹没,母亲雇条小船从二楼窗户把家里缝纫机搬出来了。我们后住的家是五一路(五四路是我记错了),父亲那时是鄱阳汽车站站长,鄱阳公路,水路联运公司经理(是不是叫经理?)姐再记一下。我上的那个徽州小学,(校舍也是徽式)在鄱阳是有名,现不知是否还存在。

周银波 19:28

其实对鄱阳的记忆还是不少的,我经常拿个碗下楼在解放街找挑担卖米酒的人。


周银波 19:34

弟弟那时老穿个红色带黑点小掛子在地板上乱跳,放学了我牵他出去走走,哥姐是中学生了,在家时间少

可可 19:35

哈哈 想当年我们也算是大户人家 那我们也是大家闺秀了[偷笑]

周银波 19:37

是啊,你妈在南昌市医院出生的,我们家住现市中心皇殿侧,我记保姆去医院给外婆送饭。

周银波 19:40

后来我曾想可可在南昌一附院出生,不知是否同家医院呢

周银波 19:42

@平远,如还有徽州小学那真不简单,我可得去看看


平原行舟 19:48

我问问有没有

平原行舟 20:01

问过了,没有

周银波 20:13

想也是,有也改名了


————— 2017-01-03 —————

周银珠 02:26

最老的小学就是吧?我到鄱阳就上初一,对小学没印象,当地同龄人,肯定知道。弟弟照的"鄱阳中学"是在高门,54年涨水,原先初中部(现在二中?)在东湖边上全淹了,我们初三就搬到高门了,直至58年毕业。

周银珠 02:44

我们是52年从宁都到鄱阳的。老爸是经理,他一人先去的,开始是派去办水陆联运公司,开通去景德镇、乐平、祁门等地公路运输。我们家刚开始住在河边的联运公司里,那时晚上老有挑担卖甜酒酿的。解放街是后来租住的地方。涨水后搬到汽车站,是临时住。老爸那时已调弋阳建站,竹房子盖好就接我们去弋阳了。因为弋阳没有高中,要去上饶,决定我和哥哥仍留鄱阳读初三,完成高中学业。你们就成了弋阳人了[微笑]

周银珠 03:16

田畈街当时是个"交通枢纽"站,往来车辆和人员卜比较多,在那里搞了个"招呼站",妈就上那里去卖票,有收入,估计是53年。你们三个小的就跟妈去了田畈街,哥哥好像还在南昌豫章中学,爸给我钱去学校吃饭(伙食费4元/月),第一次我还把钱弄丢了。53年暑假我也去了那边,还用南瓜花做钓饵,跑到田里去钓青鞋。实际上我是52年9月在宁都进的初中,没多久就转到鄱阳。你们在鄱阳时间不足两年,可能有近一年时间在田畈街。


周银珠 03:31

我几乎整个中学时代都是在鄱阳中学度过的。鄱阳中学历史悠久,1902年就成立的,是江西省第五中学,比当时上饶中学名气大很多,我们的老师,很多都是解放前老大学生(后来很多成了大学授)。弋阳那时初中还是刚办没多久,所以我们没转学。从初三开始,一直住校,直至62年大学毕业。只是放假时才去弋小住。

周银珠 03:45

从1945年抗战胜利,父母带我们(哥4岁、我3岁、銀波1岁,从南回迁至南昌(曾途径峡江、新凎,去拜访了我们的父母老家)。解放后因开拓业务易要,1950年老爸派到老区瑞金开办公路运输,51年调宁都、52年调鄱阳、54年调弋阳。一直不断的开拓,委以重任丶也不断的挨整。从弋阳去上饶是彻底被整倒


周银珠 07:17


我们三个大的都生在赣南,抗日战争省公路总局搬到赣州,后来又迁到于都银坑。解放后,共产党好多长征干部回瑞金,都是靠公路,50年在瑞金,路上常有土匪,血洗公路局的车子,那时有剿匪,老干部也有在路上打死的。我们家住车站,那个时候还是"供给制",老爸有工资,但又是领导,车站的工友还帮带小孩,平远是在那里出生。51年宁都成立分公司,老爸又调那边当经理。解放初,共产党要懂业务干部,留用的老人,还得重用


(二)民师班聊天记录



————— 2017-01-02 —————

平原行舟 15:33

[【平原行舟】鄱阳湖: 候鸟天堂,人间桃园: https://www.meipian.cn/b5tsa0x?from=singlemessage]

谢培选 16:44


羡慕一李二江!

李晓鸣 17:32

谢兄,我们同学条件好的很多。

谢培选 18:08

老师免费为你们做招纳小三的广告哇!你们几个不是天天为个小三吵得凶吗?从此可以休矣![呲牙]

谢培选 18:09

小三会蜂涌而来

谢培选 18:10


现而今土豪可吃香哦。

谢培选 18:11

晓鸣,真的羡慕!

谢培选 18:11

不是羡慕你的有钱,而是羡慕你的“有闲”。

李晓鸣 18:17

谢兄,有闲是真的,有钱是假的。

李晓鸣 18:17

小三还要关尔介绍。

谢培选 18:17


人生就是在真真假假中度过

李晓鸣 18:18

是的,你也应该到鄱阳来玩玩。

廖美雨 18:29

比起鄱阳同学,我等赤贫也![呲牙].老师的博客图文并茂,拜读兴趣盎然。

平原行舟 19:49

@李 鄱阳还有徽州小学吗?

平原行舟 19:50

@雨中行 怎么可能呢?80年代你没分到田吗?


郑高潮 19:59

周老师,我屋上有瓦,地下无田,真的!

李晓鸣 19:59

没有

平原行舟 20:01

@关尔 到时带我到你村子转转就行了[偷笑]



郑高潮 20:03

老师,看看我家屋上瓦

郑高潮 20:04

独一无二了


廖美雨 20:04

周老师及同学们晚上好!虽然分到点田,但处边边角角,毫无利用率,且成征收死地,租人

廖美雨 20:06

种植每亩租金一天200元而已,不要鄱阳同学地处城郊寸土过金。[流泪]

平原行舟 20:07

不但庭院而且池塘,风水土豪哇![呲牙]

郑高潮 20:07

谢谢老师!

平原行舟 20:08

@雨中行 有土即贵,寸土寸金[强][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