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0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

        

小时候,我常到姥姥家房后的小山上玩耍,每次站在山顶,俯瞰四面环山下那错落有致的稻田和袅袅炊烟,都觉得好美~

可每当我抬头眺望对面的远山,又总禁不住想知道那山后面是什么?不会也是稻田吧?怀着这样的好奇心,我环顾四面山峦,目测是否有走到对面山上的可能。多少个黄昏,我站在这边的山脊最高处,望着夕阳一点一点隐藏在对面远山的背后,真想沿着山梁走到让我充满好奇的那座山上,看看是不是在那座山顶就可以触摸到黄昏的太阳?可终究沒有勇气迈开腿,因为我知道自己太小了。

        后来,我离开姥姥家上学了,一学就是十五年,似乎忘了自己儿时的好奇和梦想。这些年来,我也走过一些地方,登过一些名山,但也不过是登顶后瞭望一会儿便下山,已沒有了这山想望那山背后风景的渴望。
        真的“心死”了吗?非也,回望来路的每一步,何偿不是带着好奇和不甘迈出?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依然对人生下一个不可预知的山峰充满好奇和渴望——生活,正因为充满变数才魅力无穷!
        眼看奔“知天命”的年龄,我理解的“知天命”,并非所谓看破红尘庸碌世故,还自诩反朴归真、平淡是福的自欺欺人;而应该是感知“天外有天”,对宇宙自然心存敬畏,懂得谦卑做人、惜福讷言,但并不放弃为人一世的乐趣和追求。 在造物主召我们回归天堂前,要乐于经历、承受人世间的一切~有福不拒,有苦不屈,宠辱不惊,心有神冥。用心感受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喜乐,达观从容地走完世上的路。
        活着,就要有个活着的样子!人,不是能吃喝拉撒喘气就叫活着。

        也许有一天,我累了,不想再翻山越岭,觉得还是最初那个山脚下的稻田美,不妨就回到那片稻田,那时的我才能真正安心享受那一片田园,不会再有儿时眺望远山的好奇和不甘,因为我已知道,山那边还是山,站在那个山顶,也够不到天边的太阳。

        最重要的,我已见识过山那边的风景,无憾、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