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我所欣赏的美景中,有这样一幅画面:一位素面女孩儿,干净爽朗的面庞,明亮清澈的眼睛,舒适随意的打扮。凭窗独坐在小桌旁,面前有一盘薯条儿,刚出锅,散发着香香的热气,外表脆脆的,还有一点儿明显的细盐。女孩儿用葱管儿样的两根手指挑出一根,仔细地蘸匀番茄酱,一小截儿一小截儿地咬下去,能听到轻柔的咀嚼声,能看到浅浅的满足感。还没完,女孩儿不是随意地拿起薯条,她每次总是挑拣盘子里最短的那根来吃,最长的一根留到最后——这一根足足吃上五、六分钟,末了,还要吸吮一下拿过薯条儿的那两根手指,这才展露出最满意的笑容。

        这就是极品吃货,极品吃货的标准吃相,多美!

        极品吃货都有自己的“葵花宝典”。本人勉强算是吃货,更够不上极品,但也有自己的秘技,不多,几条而已。

        吃时令食物。

        有许多人,把夏天吃到第一口西瓜的日子当成普通的日子一样对待——真是让人黯然神伤!那可是夏天正式开始的重要日子,否则它和其它的季节还有什么特别的呢?西瓜最好吃的吃法,是先把籽剔去差不多,然后一大口咬下去,用舌头把嘴里的西瓜压扁,许多汁液便溢满口腔,叫人眉开眼笑。吃西瓜的人最好是小孩儿,光穿着背心,吃着大块儿的,整个头都扎进西瓜里,满头满脸满胳膊都是西瓜汁,胸口也有,连腿上都有。有了这样的景象,才是完美的夏天。

        

        吃当地食物。

        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新疆,一位南方同事不苟合牛羊的膻气,只是吃着鱼虾海鲜,没几天开始闹肚子,后来开始发烧,最后只能打道回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养着万物生灵。脚踩着当地泥土,呼吸着当地的空气,只有再吃着当地美食,才能把自己从里到外地融入当地。什么是和谐?这样的景致才是和谐——头顶是宝石般的蓝天,蓝天边镶嵌着连绵的雪山,雪山脚下是绿毯一样的草场,草场上点缀着几顶白色的毡房,毡房里盘坐着一群吃货。眼前有瓜果馓子烤囊,有香喷喷的奶茶,当然更有大盘的手扒羊肉,一位哈萨克青年弹着热烈的冬不拉,美丽的哈萨克少女跳着迷人的迎宾舞……吃货们,醉去吧!

        美食还要环境配。

        烤白薯在街边吃最香;扎啤在酒吧里喝最醇;磕瓜子最好是在乡间山野。西餐要幽静,中餐要热烈;吃路边摊莫穿西装,进馆子别光膀子;凭水当饮酒,临峰好品茶;涂口红吃不了羊肉串,不洗脚别去吃日韩餐;选座位不靠近洗手间,同桌中怕有人吧唧嘴……

        有几位吃货朋友。

        许多美食,只有分享时才好吃又幸福,因此要交几位吃货朋友。吃货当然能吃更会吃,看着吃货们的吃相,自己也会胃口大开,才能尽享美食中的精华。我好运,不仅交了一堆吃货朋友,还讨了一位吃货老婆,作为吃货的她还能多年保持着曼妙的身材,真是福气。

        那年我们在武汉的东湖边就餐,点了一份她最爱吃的白灼虾。没多时她便招呼小妹收盘子,小妹诧异:“这虾要退掉吗?”

        夫人促狭:“不,收走!”

        小妹疑惑:“可您还没吃呀!”

        夫人窃笑:“你仔细看看。”

        小妹惊讶:“哟——就剩空虾壳了呀。”



        一次到苏州公干,朋友请去阳澄湖边品尝大闸蟹。席间有一位神人——主角大闸蟹上桌后,只见他不紧不慢地掏出一个精致的皮夹,打开来,露出一排排锃光瓦亮的物件儿,类似女士们修眉剪甲的那套东西。慢条斯理地在左手边铺上一块餐布,然后,有条不紊地把小物件儿一样样取出,用餐巾纸挨个儿擦拭干净后,再整齐地排列在餐布上。同桌的人早已被他的动作吸引,索性观看起这位仁兄的表演来。

    

        只见他轻轻拿起面前的一只大闸蟹,先用小剪子把蟹腿和蟹螯剪下,把蟹身放在一边儿。拿起一根蟹腿把前端一剪,用一根耳挖勺儿似的工具从另一端一捅,一截儿完整的蟹腿肉就出来了。

        更让人叹服的是,这位仁兄在吃整个螃蟹时一言不发,一丝不苟,像是在完成某种神圣的仪式。他的每一步都像机器一样精确,借助手中精巧的工具,像是在表演节目,从头到尾都是精彩的。最后,还有一个辉煌的谢幕——他三摆两摆,吃剩的躯壳又还原成了一只完整的大闸蟹,惊得我只有鼓掌敬酒的份儿。

        有这样的吃货朋友在一起,你怎么不会胃口大开呢?

        最好吃的留给自己。

        这倒不是我刻薄吝啬——各人的口味不同,自认为最好的,或许就是别人不喜的。留着几样自己喜欢的独自享用,相信吃货朋友也不会太挑眼的。

        白开水,我喜欢刚刚烫嘴,但不至于真烫的温度。适度地喝进满口,让水烫到整个口腔,然后下咽,享受那种烫过嗓子食道的熨帖感,很美。

        啤酒要凉,但不至于摸着冰手的最好。倒进啤酒杯中半分钟,杯子外壁开始挂上一层细密的水珠儿。太凉,顶胃;太温,乌涂味儿,都不是很舒服。

        饺子刚出锅时,不要急于动筷子,等到热气冒得不那么热烈,外皮开始收缩了,再一个个享用最香。

        家中常备几样可口小菜儿,佐酒下饭均可。无论饭桌上的饭菜能不能令你满意,有几样爽口小菜搭配,总还是会让人吃得开心的。

        

        烧鸡,味美,但只有用手直接撕着吃才最香,故不适合上席面——撕碎码放,不雅;斩块儿码齐,失味;整只端出,难以下手。所以,烧鸡是吃货最好的独享解馋美食——

不用多,半只就够。

        先打开电视找到自己心仪的节目,或拧开音响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或者干脆在小院儿里胡乱放上马扎小凳,总之,就是独享。仔细地洗净双手,坐下,吸一口气,烧鸡的香气侵入胸膛,脸上已经有了笑意。然后,望着肥嫩的鸡身鸡腿,轻轻搓着双手,盘算着从哪里先下手……

        想吃就吃。

        其实,宴会酒席上也经常让你碰到自己心仪已久的菜品,许多人,总因为不好意思而痛失朵颐的良机。我的经验是,策略地赞美一下自己中意的美食——

        有时稳重:“嗯,那道香煎鳕鱼看起来不错。”

        有时激情:“哈哈,我差不多半年没尝过这铁板松茸了。”

        有时凄凉:“唉——老婆在身边的时候,从来不让我动这道东坡肉。”

        这个时候,同席的人大多都会把这道菜让给你的。


        所以,吃货的终极秘技就是——


        和美食相处时,一定要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