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者:岁月神偷

            工具:华为P9

            记录时间:2016年9月~12月

            后期:snapseed,pixlr,足记,MIX

    

      爱在朋友圈晒图,有装逼的嫌疑。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原谅我这个刚入门的摄影爱好者,等到以后成为大师,我就不晒了,因为那时我的图可能就要钱了,哈哈,只是好像这是个不可能的事,所以你们还是再忍忍吧。

      有朋友问我:“你的照片拍得不错哦!用的什么相机?”
      我说:“手机,我用的手机!”我的单反其实已经闲置很久了。
      “那你得教教我,怎么拍?”
      “我还没那水平教人呢,我自己都想拜师!”
      怎么教?首先你得是一个喜欢记录的人。怎么拍?站着拍,跪着拍,蹲着拍,趴着拍,怎么拍都可以。拍什么?拍你眼里可以看到的一切可以拍的东西。
      当春天的雨洒落过后,路面还残留着坑坑洼洼的积水,台阶上爬着一只蜗牛。掏出手机,咔~,把蜗牛保留下来。
      当夏天的风吹过以后,烈日炙烤过的余温还未完全退去,傍晚的榕树下坐着三三两两下棋的老人。掏出手机,咔~,把一片祥和保留下来。
      当秋天的霜降染白了路边的小草,清晨的空气已经带着些许寒意。掏出手机,咔~,把顽强的小草保留下来。
      当冬天的雪铺满了大街小巷,孩子们成群结队在雪地里嬉闹,打仗,堆雪人。掏出手机,咔~,把欢乐的童年保留下来。
      这就是记录。过往的行人,拥堵的交通,喧闹的市场,奇怪的动作,破旧的房屋,崭新的衣服,这些都可以成为你记录的对象。
      记录,是一种生活方式。
      站着也在拍,坐着也在拍,走路拍,连吃饭都在拍!拍那么多照片干什么?!
      不干什么,拍了照片存进硬盘,就为了发朋友圈……

《孩子的天空》

这是两张照片合成的,都是手机拍的。带孩子逛公园,山坡顶上开着一片茂密的格桑花。我告诉她,山上有一片非常非常漂亮的花,叫格桑花,是天使播种的。丫头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朝山坡上跑去。我举起手机留下了她的背影。后期APP:pixlr→双重曝光

高原的精灵,格桑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些高原的精灵撒落在了人间。公园也好,城市绿化带也好,到处都能看到这些美丽的花儿,听说这是天使播种的。

《全世界的色彩》

满怀深情的目光注视下的是全世界的色彩。后期:snapseed

《洒满阳光的童年》

傍晚的阳光洒满弄堂,孩子踩着阳光奔跑,一路欢笑。

《曲终人散》

电影会散场,生活里也会有散场的时候。浮沉聚散,悲欢离合,本就是常态。平常心,爱长存

环卫工人游走在公园各个角落,保持着公园的干净整洁。

形形色色的路灯

不夜城,不夜城,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家伙,才让这个城市成了不夜城

圣迹湖公园

按下快门那一刻,是真正安静的一刻,屏住呼吸,恨不能连心跳都暂停。“咔…!”这一刻,你们看到的是我的倒影。

《陪伴》

《幸福》《欢笑》秋千,这头是幸福,那头是欢笑,荡过来是幸福,荡过去是欢笑!

《危城》

《我们仨》。手机的全景功能,参照网上的视频教程,跟丫头排练了三遍,留下了这张照片,丫头很兴奋…

《追寻》,丫头的前方,有一片格桑花。对!就是天使播种的那一片格桑花…

看到满地金黄的银杏叶,丫头跑到草地上收集了一大捧,准备送给幼儿园的小伙伴们

《城市一角》

夜幕降临,在公园休憩和玩耍的老人和孩子

《公园一角》

滨河公园

景观桥

公园一角

《一叶知秋》,下面这组图片用这个标题仿佛比较适合。其实这只是你们以为。拍摄的时候已接近12月中旬,进入残冬时节。这就是西南地区的冬天。

老屋记忆

1,2,3,茄子

打个盹还遭偷拍

《开门见山》

老屋

晚餐

目光所及,深情如你

很久没看到奶奶了,么么哒~~

今天追溯过这个药橱的历史,是我们当地有名的老中医张作夫的祖辈传下来的,张老如果还在的话,现在也是130多岁的高龄了。算是个老物件了。

棬子树的铡台,也是上百年的东西了,还吃过我一截手指

传说中的簸箕

苔痕阶上绿,草色入帘青

《这么近那么远》

2016年张学友重庆演唱会


96年开始正式的听学友,迄今为止整整20年,从入学到工作到恋爱再到结婚生子,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地倾听过第二个人。

电影开场之前,娘儿俩吃点东西,丫头在挑选照片墙上自己最喜欢的照片

三甲医院,焦急地等待化验结果的爷孙俩

每一层楼的大厅都显得空空荡荡的,其实每一层楼都有很多人。这是医院,病房住满了,病房外的走廊还有加床。愿世间无病痛

照顾病人是个苦差事,晚饭随便对付点

一家卖羊肉米线的老店,老板把羊头挂在门口招揽生意。我跟老板开玩笑说这是挂羊头卖狗肉,老板拿挥着明晃晃的菜刀说这是货真价实的黑山羊,我赶紧低头吃米线,菜刀晃花了我的眼

《逛窑子》,哈哈!小镇上的砖窑,小时候经常在里面烤红薯,上次抽空去了一趟,才出过了窑,厂里也没个工人。带上脚架,支好手机,拍了一组。记忆中的砖窑永远留在了我的相册

每年的9月至次年的1月是重庆的大雾高发期。自从爱上摄影后,一到雾季,如果上午下雨下午放晴的情况,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会早早上山踩点,肯定起雾。运气好的话还会遇到低空平流雾,城市仿佛在云端,颇为壮观

《海市蜃楼》

《朝阳》

《天堂》。这阵子朋友圈流行了一个段子:不要问我为什么还不找男朋友/女朋友,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天庭不允许谈恋爱!

我在想住在高层的朋友们早上打开窗户后会是个什么心情,会不会跳下去

“雾太大,睁不开眼!”

                      

                        ——佛说

能见度不足30米

一个枝条,完美的演绎了四季

小区里面,每天都会路过的单元楼门口。其实好多人的生活都是周而复始的枯燥,偶尔换个角度,你也许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很想P一架飞机在上空

朋友家的鱼缸,一条清道夫正在清理鱼缸壁

大足小城唯一的一座人行天桥,跟朋友一起,去桥上留下了这两张照片

凌晨时分的街道

《老人和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