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7

我始终相信,我读过的书籍,正如同我吃过的食物,有营养的部分,一个被身体消化,一个被精神所吸收,融入了我自己,成为我的一部分……

曾有好几个同事、朋友让我推荐几本"好书",这实在让我感到为难。因为都没读过几本书,哪来好书可荐?那些遗世经典,中外名著,要么没读过要么没能读完,就更谈不上读透。盲目推荐就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我读书总是读一读停一停想一想,再倒回去又读一读又停一停又想一想,理解力的捉襟见肘和记忆力的日益低下使得我的阅读速度之慢甚至不亚于作者创作作品本身所花费的时间。这样的速度是不可能成就大量阅读的,哪怕给我大把的时间。

不过,我倒是可以粗略谈谈自己读书的态度和方法。

首先,我不把书籍本身当作什么神圣得不得了的东西,它只是众多类型商品中的一种,因此,既是商品,就会良莠不齐,优劣并存。其次,阅读也谈不上什么好得如何怎样的习惯,不过寻找快乐打发时间。假如有其它途径找乐子更廉价更方便,尽管去做。

我曾考虑过快乐与快感的区别,我想,前者是精神体验并且持续时间较长,后者则是肉体感受持续时间较短。精神快乐是我唯一持积极意见的"奢侈享受"。"书是精神食粮!"形容得比较贴切,不幸的是,思想一但以文字方式出现,便从此定格不再具有活力,就像成熟的果实离开了树干便不再生长。用死的文字来传达活的思想是一个无法避免遗憾。所幸的是,大多数果实本身就是或者蕴含着种子,只要环境合适,就会发出新的生命。假若这些已离开母体的种子能以阅读者丰富的大脑作温床,激发出新的思想来,方为阅读学习之根本目的。


至于阅读之方法,我遵循的原则是:以理性为基础但不拒斥感性。不盲目相信权威,不关心作者的名气。任何思想都有它的局限性,任何伟大的作品也有其枯燥无味之片断章句。读书只是为了帮助我思考,不能代替我思考,更不能限制我思考。所以,阅读时我会带着问题,带着批判,带着怀疑,带着挑剔。我想,任何一个真正伟大的作家都会欢迎读者这样认真谨慎地对待他的作品,作家最大的自豪莫过于:我的作品经得起怀疑不怕挑剔!

我们阅读时,应当关注于作品里说了些什么而不是由谁说的。绝对要摒弃那种学习"某某人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的态度。"重要讲话"本身并非无必要,只是既然"那么重要"就应该让多数群众听得懂才对。

烂书是难免不碰到的,我说过,它是商品,就会有次品和赝品,更何况如今为迎合大众低级兴味铺天盖地的标题党!谁没有遇到假货的经历呢?每当读到这样的东西,我不再关注作品本身,而是反观自己的耐心和宽容——投机和贪婪本就是人性中的弱点!如同当年大名鼎鼎的艺谋、沈阳、本山搞出的「三枪拍案」,而今润发、润东、子丹泡制的「大闹天宫」新版,虽然浪费了观众和读者的金钱和时间,但毕竟比那些凶神恶煞明火执杖的强盗要来的文明一点。我们不要勉强自己去和全人类的缺陷作战,但可以尽力去克服自身存在的弱点。


在我看来,哲学与佛经倒是很好的读物,但是实在很不容易读。它们除了要求阅读者有足够的耐心,还得有足够的悟性。假如只为提高知识量,读一读<十万个为什么>倒是不错的选择,谁要对上面涉及到的问题掌握十之四五,那可算得上博学多才了。若是真有读书的强烈愿望而又不惧"思维苏醒忧患方始"的危险,我希望你们拿出智力,先读懂自己;再拿出智慧,去读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