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我在马尔代夫的海滩,迎接2016年第一缕阳光,海涛和我有个约定,这一年要努力,要快乐,要更加丰富自己的眼界。转眼就是365个日夜,回顾一年来的走过的路,喜怒哀乐,丰富多彩。

2016年第一天,远离尘世来到这里,马尔代夫是一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静养之地。我在沙滩上踏着海浪,看着大大小小的寄居蟹没有目的的来来往往。

有两天是住在水上,可以潜入水底,色彩斑斓的鱼在身边自游自在游玩,仿佛自己在鱼缸里,只是自己完全没有身边小伙伴们那么自由自在。这一夜基本未眠,守着相机记录下了星星轨迹和日出的全过程。

三月,柬埔寨。精美的石头会说话,还有深深植根在石头中的千年古树,还有悠远的印度神话,高棉的微笑……我们两次进入小吴哥,只为沐浴那第一缕阳光。还有坐着牛车穿过乡间小道,看见许多残肢断臂的人,带着微笑弹唱着命运。还有那顿正宗的法式大餐。太多太多的记忆留在这里。
最最难忘的,永生无法忘怀的,那只半个窗户那么大的蜥蜴,静静的趴在窗户上,看着我,目光对视一瞬间,完全零乱了神经,居然都没有拍下一张难得的照片。房间里还有几只小蜥蜴在床下遛跶………

五月,福建小游,光影霞浦另人留恋。霞浦可拍的地方很多,北岐、东壁、福瑶、沙江、围江、小皓、杨家溪……可拍的东西也很多,朝霞、晚霞、日出、日落、大海、滩涂、海带丰收、海女、85岁畲族资深美女……

顺道南浔,这个小镇已有七千余年悠久历史,拥有中国魅力名镇、江南六大古镇之一等美誉。这里人不多,特别安静。有一种淡淡的乡愁凝在空气中。正是,满堂花醉三千客,一曲乡愁万里云呐。

        六月,这次的行程,从青海湖经祁连县到张掖,穿巴丹吉林沙漠,纵穿了河西走廊。吉林巴丹有最温柔的沙丘。经历了狂野的沙海冲浪,守一方宁静的沙丘,吉林巴丹是沙漠天堂。

沙漠布达拉,大漠深处一方绿洲,更是感觉神密、神圣。

        青海湖的日出,洗尽铅华。

心中涌动无数情歌,忘记了哪首歌的歌词:
我驻足在你的身边
不曾想触碰你一下
你圣洁的让我心碎
却用阳光和风将我拥抱

        六月的张掖七彩丹霞,是最绚丽的画卷。

八月,开启了兰州、郎木寺、扎尕那、花湖、黄河第一湾、年宝玉则、拉卜楞寺、色达、亚青寺、新都桥穿越藏区12日摄影之旅。
走过拉卜楞寺,拜访郎木寺,一坐美丽的山寨深深引了我。扎尕那村寨三面秀峰环拱,苍松翠柏,郁郁葱葱。《中国国家地理》发布了“寻找十大‘非著名山峰’”榜单,扎尕那山榜上有名,位居第四。村民在山坡上劳作,仿佛是大地的画笔,一笔笔描绘着动人画卷。我们在旁边的棚子里吃饭闲聊,突然天空飘起了小雨,小雨中这画卷更加动人。
黄河九曲第一湾位于若尔盖县城西南部唐克乡境内,川、甘、青三省交接处。黄河九曲第一湾被中外科学家誉为“宇宙中的庄严幻景”。黄河九曲第一湾是白河和黄河相汇的地方,全国三大名马河曲马的故乡。由于其特殊的地理条件,黄河自西向东来到若尔盖草原,转了一个180度的大弯,再向西北方向蜿蜒而去,形如“S”型,从而形成荡气回肠的黄河九曲第一湾。
唐朝诗人刘禹锡留诗:
九曲黄河万里沙,
浪淘风簸自天涯。
如今直上银河去,
同到牵牛织女家。

郎木寺镇山坡上,快乐的小伙伴。

色达,傍晚,夕阳西下,余辉为整个山坡披上金光,光线柔和极了,云朵一片一片盛开在色达红色海洋上。远远的不时传来诵经的声音,好一幅安详美好的佛国景象。走上山坡,佛学院清晰的轮廓尽收眼底,连绵数公里的绛红色建筑,神秘而庄严。

八月的高原,阳光灿烂。来到这里,不能错过讲经堂,在参观神圣的讲经堂后,坐在院子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信徙,对他们的精神世界充满好奇。无数的喇嘛、觉姆身披绛红色僧袍来来往往。觉姆院是我最好奇的地方,觉姆仿佛天际里的一个一个盛开的藏红花。我悄悄的把镜头对准了花坛后面看书入神的觉姆,那么专注,那么安静,那么美好。

太阳落下了,天色由浅变深,佛国安静下来,开始点燃灯火。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记录下第一盏灯光开始连成灯海的整个过程。每当我回看这段延迟摄影,心中都充满温暖。

大家要下坡回去了,我恋恋不舍的回望,突然发现身后一坐小寺庙里透着暖暖的灯光,与月光交互辉映,感觉有点时空交错,再次拿起相机记录下这美好的影像。

亚青寺始建于公元1985年,亚青寺与五明色达佛学院都属于宁玛派寺院,都坐落在川藏公路北线之上。不同于色达五明佛学院依山而建,亚青寺的大部分修行者的房屋是绕河而建。亚青寺现常住有两万余僧尼,觉姆(藏语女尼姑)为主。小盒子房,从数千间到二万多间,是修行者们自己建立的。昌曲河围成一个小岛,此岛是世界最大的觉姆区,岛外是扎巴(男僧)区。

纵横交错的昌曲河包围了整个寺庙的建筑群,黄昏,炊烟弥漫,河水闪耀着金光,颂经声随风远远传来,犹如天籁,动人心弦。
傍晚,一个人爬上高高的铺满经幡的山丘,远远望见觉姆岛烟云缭绕,太阳慢慢的沉下去,夜幕把这片女儿国揽入怀中。整个山头就我一个,痴痴的看月亮微笑,看星星眨眼,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天完全黑了下来,女儿国没有亮起期盼的灯光,后来听说是停电。下山的路完全淹灭在夜色中,一阵阵冷风从后脖颈钻进来,第一次一个人行走在这么黑,这么坎坷的山路........佛祖保佑,只摔了一次,这事现在想起来,还会感觉眼眶湿湿的,又是一次终生难忘的记忆,一次自我挑战。
特别是赶上一年一度的灌顶仪式,全国各地的信众聚集一堂,热闹庄严,让人耳目一新,真是不虚此行呀!

        九月,乌兰布统的秋天,满山遍野不同色彩的秋叶,藏满这一年各色的故事。一个人静坐秋的角落,聆听光阴漫过的脚步,观苍山远黛,赏日落西沉,看风起云卷,于一张张照片里,秋愁渐渐释然……

        幸运之神眷顾,敖包图云海把我带入仙境。又一个辛苦并快乐的日子。

乌兰布统的奔马依旧震憾人心。已经第三次来乌兰布统拍马了,依然是兴趣昂然。

十月,摩洛哥。左手大西洋,右手地中海,直面直布罗陀,清风拂面,海鸥低吟,还有一望无际的沙漠,可以说是一个水深火热的地方。我们沿路行驶近2000公里,基本上环绕了整个摩洛哥,高山、丘岭、沙漠,自然风光很美,还有古老的建筑零零散散的散落在路边,看上去饱经风霜摇摇欲坠,没有人为破坏的迹象,与现代建筑合谐的见证着星转斗移。还可以见到原始的游牧部落,过着简单的原始生活。
还有,看上去平凡却极伟大的伊斯兰教堂,有着巨大的艺术特色。虽然伊斯兰不塑神像,却更是充满庄严,让人敬畏。
千年历史的菲斯古城是棕黄色千条巷子的迷宫;撒哈拉沙漠是变幻无穷调色盘;恋恋白色,多情的是卡萨布兰卡;静静斜阳下,令人沉醉的是舍夫沙万,这里的蓝色不是一种,深蓝,湖蓝,钴蓝,浅蓝,甚至还有淡淡的紫色~~
如果你不来摩洛哥,你也不会真正体会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度,传统与现代交融,极具异域风情和魔幻现实主义。看似原始,又极有艺术色彩。古老而又活力四射,卡萨布兰卡的恋情悠悠的响着,三毛的荷西依然活在人们心中,一千零一夜也讲不完。
12月,三门峡。三门峡黄河湿地和平陆黄河湿地虽一河之隔,但因平陆湿地面积大,地理位置背阴向阳,吸引来更多的白天鹅。这些白天鹅于每年10月底陆续飞临此地,将一直停留到次年的3月底,站在黄河岸边,远远就可听到悠扬的天鹅的鸣叫,辽阔苍茫的水面上浮现出点点白帆似的影像。
平陆三湾依倦客,黄河九曲舞金波。
南来北往谁相伴,雨打风吹亦放歌。
云想衣裳花想艳,冷风湿羽亦婆娑。
浪中对舞戏蝴蝶,梦里双飞追月娥。

三门峡百味巷看市井。

三门峡访尚存的地坑民居。

 三门峡回京路过山西榆次,榆次老城位于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是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在汉城旧址上修筑进来的,迄今已有1400年的历史。

国内各大剧组在榆次老城内成功的拍摄了《铁梨花》《乔家大院》、《走西口》、《龙票》、《哥哥,你走西口》、《晋商》、《立秋》、《白银谷》、《幻影神针》、《李卫辞官》、《太行山上》、《双枪李向阳》、《关中男人》、《狼毒花》、《李大钊》等等的影视片。

家门口的冬天也是美的,周末与老伙伴们走走北京胡同也是件无比享受的事情,什刹海便是我们四季都喜欢的地方。

北京周边也是我们喜欢去的地方。大庄科长城,是我们走过众多长城的中的一段。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一年一年时光如梭,期待2017年,我的脚步还能走的更远,歌声代表我的心:万水千山总是情,我的未来不梦,美酒加咖啡,潇洒走一回,最浪漫的事,相思风雨中,阳光总在风雨后,一生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