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邊在哪裡?與哈薩克斯坦相连對望的那片白樺林也許就是俺能觸及的天邊。驅車趕到這裡,手持邊防證,夜宿軍墾農家,靜臥能側耳傾聽鄰國的雞鳴,對於生活在內地,今生第一次也許是唯一一次到這裡的人,該是怎樣的一種心境?從不敢想象,這個地名都是以當年駐軍番號命名的禁區,如今卻接納了幾千公里之外到此遊玩的一群閒雲野鶴。

開車上千公里,自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到阿勒泰边境的禾木,喀納斯,白哈巴,再到這叫一八五團三連的地方。邊防哨卡,連綿不斷的鐵絲網和高聳的瞭望塔,不時都在提醒和滿足著我們的好奇,西北邊陲第一連竟然都是留影的背景。沿著邊境公路,兩側是稀疏有致一望無際的白樺林和沙丘,距離白樺林南側不遠處,有一處仙境水面,當地人稱之為白沙湖。

白沙湖被沙漠包圍,堪稱"沙漠奇景",水面不小。听介绍,湖面無論春秋冬夏,湖水始終不增不減,不凝不濁,此水來自何處,又為何能常年保持常態?這是纏繞在人們心中的一個疑問,至今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但這也正是白沙湖充分魅力的一個重要原因。

滾滾沙山環抱一泓碧水,湖面平滑如鏡,湖中夏日蓮花朵朵,蘆葦搖曳,擲石子於水中,鸕啼鳧飛,熱鬧異常,湖邊樺挺楊秀,花妍草青,如在空中俯視,宛若寶鏡鑲翠,在岸邊林中尋覓,可見各種菌類爭相生長,如雨後游汕湖,能看到彩虹飛架,恰似人間仙境,一幅大漠水鄉的畫面。

據说,当年成吉思汗親率蒙古鐵騎大舉西徵,蒙古軍隊從貝爾加湖南面的蒙古國都喀拉和林出發,沿蒙古大草原經烏里雅蘇台,在阿爾泰山脈東面的科布多翻越秦萊克烏兒莫該台山峽到達克蘭河源。然後順流而下,於夏季驻扎在現稱為額爾齊斯河的岸边。沿北而行到此安營扎寨,停歇飲馬,故这儿也被譽為成吉思汗飲馬池。

在去湖邊拍攝的路上,遇到幾位來自廣東的老年攝友。拿著相機,支起三腳架,一點不含糊。交談中得知,有三個人年齡都在八十之上,最年輕的帶隊者也已經七十多歲。驚嘆之余,我等幾位朋友不無感慨的相約,再過三十年,我們也向他們學習,組團出來拍攝吧。再過三十年,都好好活著不許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