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是中国的古老传统瑰宝,尤以景德镇瓷器为最。故而景德镇被誉为中国的瓷都,其历史源远流长。


几年前,曾随团参观过景德镇的瓷器博物馆,见过各个历史朝代遗留的古窑体、古窑址。其实,现在烧制瓷器的窑体已经大变样了,从烧柴、烧煤,到天然气,甚至还有用电的。然而,煅烧前各种器物如何从土坯成型,这个变化的过程从未见过。


本月初,到景德镇老厂街转了一圈,记录下大大小小瓷器作坊的画面,了却了多年的心愿。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老厂代表着景德镇的一面,只有去了老厂,了解老厂,才能更好地去理解景德镇的全部。

这里有最齐全的陶瓷制造工序,这里也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匠人,这里的一切,都在讲述着一个个依靠陶瓷产业,起伏兴衰的故事。

随着陶瓷产业格局的变革,进入21世纪,当地政府出台了新的区域整顿规划后,老厂内的窑炉因为藏身于居民区,存在很多安全隐患,加上对全市陶瓷产业的统一布局的考虑,老厂的窑炉被要求全部搬迁,不久的将来,老厂曾经的景象将不复存在。


一、粗加工

景德镇瓷器最初是用高岭土制作煅烧的,现在已经不全都用高岭土了,但仍然需要从土坯制作成各种器物的过程。

   看他的神态,还是蛮费力气的
  这个小伙子仅用不到5分钟时间就将一团泥坯做成了想要的器物,靠的是简单的工具和拿捏有度的手法。
  依靠自然的阳光,也许还需要风机,将做好的器物晾晒干燥后再做下一步的加工。
  有些器物成型还需要两人的共同努力协助。
   小伙子手法娴熟。
  搬弄这些东西还是要小心翼翼的。
  除了手工制作,现在已经有不少的产品采用了模具成型,减轻了劳动强度。

二、进一步加工

器物干燥后,还需要进一步的加工处理。现在从事瓷器制作的以年轻人居多,尽管多数情况仍然是机械性的重复,但保不齐若干年后,他们当中会产生新的艺术家呢。

  这位师傅用铲刀刮去厚薄不均匀的部分,处理的是湿坯,故灰尘小点。
  这位小伙子正打磨瓷瓶口边缘,上完釉后更光滑。
   需要用尺量,看来要求的精度还蛮高。
  瓷瓶口的花纹需要用小钩子一点点雕刻出来,真有点雕花的感觉。
  聚精会神,容不得丝毫马虎。
  工作台上的手机、小玩偶,给枯燥单调的作业带来些许调剂。
  处理如此小的物件看来只有女孩子才能胜任。
   描绘这样的图案,技艺要求不一定高,但耐心是必须的。
  这小伙子现在在瓷瓶上作画只是一种技艺,若干年后是否成为大家也是说不准的事。
  这些碗、碟都是生活用品,机器压制成型的。
  这种方形的器物前期用模具浇筑,后期需人工处理。
  经典的家庭作坊,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这孩子将来说不定能成为陶瓷艺术家呢。

三、制作工具

加工瓷坯的工具均为非标产品,包括上釉用的喷壶、刮泥用的刀具等,仍然由铁匠铺铁匠手工制作。

  这位老师傅手中拿的是上釉的喷壶,用眼睛瞄准管道是否通畅。
  女子做铁匠活,别处不多见吧。
  尽管有机械辅助,最终仍然要靠人工测量。
  铁匠作坊

四、煅烧加工

仿青花瓷产品,好像是大路货。也只能看到这些了,更加精致的作品外人是看不到的。

  煅烧陶瓷已换成了气窑,比用煤烧的污染小多了,产品温度控制便利,也节约了成本。
  一炉产品成功出窑了,可以歇会啦。

  其实,仅凭这些画面并不能诠释“由土成器”的全过程,充其量,只能是一个局外人走马观花般粗浅的印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