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长城建造时》
文/廖又蓉
(一)
没赶上开工典礼,但
并不妨碍你我成为
进行曲上一小块鲜活的鳞片。
一直在孟姜女的泪天倒地中连通着豁口,
又将踏着传诏人徒劳的脚印,越过
糊涂一片的王朝骨灰坛,在
集权的空洞碰头。
2012.5.21
(二)
究竟该先筑长城还是先造巴比塔,
或者在长城的基座上再建巴比塔?
庞大的长篙还没有撑开笙箫的按钮。
那些无用的基石就这样堵在了历史的环面,
膨胀的瞳孔在发酵中两千年如如不动。
(三)
难道就没有一个季节可以让
台阶和墙壁自行消融?
难道美化一个又一个神人
都不能完形一个真实的自我?
暂时放下青黄不接的太阳,
赖在袈裟壳里翻找丹药拖延时日。
2012.5.21
(四)
许多许多年过去了,父亲越来越
没有力气驱使我们劳作;
长不大的孩子偷偷长成少年。但
苦难和苦难的分段工程还在夜以继日,
长和宽的甜蜜还没有被我们拼接起来。
2012.5.22
(五)
“高峡出平湖,极目楚天舒”
只会借东风借不来西风的孔明
还能算正宗军师吗?
罗马处处通各地,
自由女神计算机终将遭遇
强龙小九九。
2012.5.23

【打赏稿费200元的朋友请点击此链接选好喜欢的梅花小品并留言告诉邮寄地址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