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7

(请放低音量,让旋律细若游丝……)


(承上篇)


《冬季去喀纳斯看雪》

         ——2016年冰雪之旅纪实

目 录

    🌷   引  子

    一、旅行概述
    二、冰雪之旅第一天
    三、禾木雪韵:冬天里的童话世界
         ◇ 上观景台
         ◇ 观赏日出
         ◇ 徒步下山
         ◇ 道别禾木
         ◇ 奔赴喀纳斯湖景区

     四、冬日喀纳斯湖:静谧唯美的人间仙境

         ◇ 初遇雾凇长廊
         ◇ 又宿最美栖息地
         ◇ 奢享雪域风情
         ◇ 流连人间仙境
     五、归  程

     🌷   感  言


三、禾木雪韵:冬天里的童话世界

        1月23日,禾木游览;禾木--喀纳斯湖。

 ◇ 上观景台

        晨起,9:00出发,天色尚暗。越野车启动后,有一个故障灯不停地闪烁并发出“嘀、嘀”的警告声,Z君捣鼓了几次仍未能解除,我们也只能上路了。心下颇不踏实。


        道路既窄又滑,行驶中越野车冷不丁地在原地打了个360度的转,惊出了我一身冷汗,估摸着他们也吓了一跳,可大家都没发声。Z君很淡定,他的大将风度让我心安。后来从山上下来后,上述故障均不治而解,也许这是极端低温下车辆的自我保护功能?

        今天的重要要任务之一,是登上村庄西侧山腰处的观景台。去年秋天时,我因怕累未随同大伙儿爬上去,今天无论如何是要拼上一把的。


        铲出来的雪路到了尽头,越野车已无法前行,Z君招呼我们下车步行。依稀中只见屋顶而不见道路,无法判别观景台的方向,我们只能循着雪地中的马行道前行。先生一如既往地冲在了最前面,陈兄紧追不舍,我走在中间,儿子则背驮着沉重的摄影包跟随着我,Z君殿后。周遭景色美妙无比,但因要赶在日出前上山,谁都未敢放慢脚步。

        在深及大腿的雪道中吃力地行走,不一会儿我就气喘吁吁、颈部冒汗了,心下不由地打起鼓来:如此,我能走得上观景台么?

    

        走着走着,房屋不见了,树林更密、景致更美,但前方依旧未见山坡的影子。突然,我感觉不妙——因曾两度光临,我想起观景台应该是在禾木河的对岸,敦实的禾木桥是必经之路,而上桥之前则是禾木村最热闹的集散地,汇集着客栈与饭店,不应当是这么荒凉的。于是,我大叫了起来:“不对了,路肯定不对了!”几乎是同时,很远处传来了先生的声音:“这里是被冰封了的河,已无路可走!”


        大家返身而行,重新上车。如此这般又折腾了一回后,终于找到了那个集散地。原来,我们走岔了几条道儿。


        抬头望着已亮堂起来的天空,儿子急了:“呀,太阳要升起来了!”他转头低声对我说:“妈,若赶不上,咱就在这儿多住一晚吧!” 


        Z君听闻不由分说地拦截了两辆别人昨晚预定的马爬犁,一边让老乡打电话再招呼伙伴过来,一边让我们赶紧坐上去。其中的一个老乡坚持不允,于是我挥手让儿子和陈兄先行一步。

抢占别人的爬犁----东北称之的雪橇

先行 “呼啸而去”

        

        先生与我站在原地等待后援,正等得不耐烦准备徒步上山时,爬犁到了。于是,我坐头里先生压后,那位老乡站立爬犁尾部拽着缰绳一声吆喝,马儿拉着爬犁立即奔跑了起来。


        生平第一次坐爬犁,我还有些怕怕的,双手紧紧抓爬犁的边沿。很快,就适应了颠簸,随之那股穿林海、跨雪原的豪气与快意油然而生。只是马儿奔跑时形成的嗖嗖风儿,逮着鞋帽衣裤的缝隙就往里钻,遇上之前因快速行走生发的微汗,寒意渐起。

        马儿踏着白雪、顺着斜坡奋力地奔跑,登攀中马蹄时不时地打着踉跄,好几次前蹄磕倒在地,让我忘了心疼那50元钱而生生地心疼起马儿来。


        到了最陡处,那马儿喘着大气停了下来,好似累极而跑不动了。我问老乡:“要不我们下来自己走过这个山坎?”老乡摆摆手,跳下爬犁跃身马上,只听吆喝中夹带着一声响亮的鞭声,那马儿腾空而起,爬犁呼地一下子就把我俩带上了坡顶。下了爬犁,我来到喘着粗气、满鼻满口都挂着霜花的马儿跟前,满心怜爱地向它轻声道谢。

        10:05,先生和我也已站上了哈登观景台。从坐上爬犁到抵达高于禾木村数百米的观景台,整个过程不过十来分钟,用一个字形容:爽!

哈,我们上来了!

        

        四下环视,身后山峦的上半部分虽已完全沐浴在阳光里,但太阳还没有翻上前方那屏障般的群山。这下我得意了:嗨,别看你俩跑得快,结果都一样,但你们却还比俺多挨了半个小时的冻呢!

静候客人下山的马爬犁

      

        事后,陈兄问我:“坐过爬犁么?”我头一昂地回答:“坐了!”陈兄接着神兮兮地问:“那翻过爬犁吗?”这下我不知就里地傻眼了。


        原来,因为赶得太急,他们那辆爬犁竟在途中翻了车,把他俩生生甩到了雪地上。我使劲儿憋住了笑,一脸认真地对陈兄说:这可不是坐过爬犁的人都一定能体验的境遇,你俩真是好运气!——哈,笑煞俺了……


◇ 观赏日出

        哈登观景台也被称作为成杰思汗点将台,相传成吉思汗曾在此检阅过十万雄师。其实,这是一个形似平台、长约数百米的高山草甸,也是禾木村观看日出、拍摄村落的最佳位置。


        旺季时这里绝对比肩接踵、人满为患,但此时游人寥寥,其中的摄影客早就在雪地里架好了长枪短炮,静候日出。

游人寥寥

        

        儿子和陈兄已各占据观景台边上的两个有利地形,每人两个脚架三台相机(一台挂胸前),俨然一副专业摄影师的派头,正在专注地选景、调试或演练;先生一向喜好另辟蹊径,独自走到平台的最左端,寻找他认为理想的摄影机位;我这次给自己的定位是“三陪”——陪行、陪吃、陪拍,故未备相机,便站在坡顶被踏实的便道上,偶尔掏出手机照上几张。

我家的 “摄影师”

        

        太阳还未露脸。放眼俯瞰,苍茫雪原被一层轻柔的淡蓝色薄雾所笼罩,远方山峦、莽莽林带和寂静村庄的静态组合,犹如一幅出自名家之手的水墨丹青,满满的恬静、足够地冷峻;而那几缕袅娜升起又轻轻散开的炊烟,则充溢着祥和安宁,亦令整个蓝色画面活了起来。

蓝色的禾木乡,祥和安宁

        

        山上的气温明显低于山下。尽管我服装上与昨晚一样严阵以待,但不到几分钟,就感受到更甚于昨晚的寒冷。我忍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于是跺着脚儿大喊起来:“冷煞了,冷煞了,我要下去了!”


        这三个大男人居然听而不闻地连头也不回,倒是候在一旁的老乡们高兴了,主动表示可用爬犁拉我下去。这时,身边一个高高个头的帅气小哥转头对我说:“再等等吧,你现在原地小跑步!太阳马上就出来了,太阳一出就不冷了。”与之交谈,得知他是当地人,今晨带着客人来看日出。他指着山下一栋冒着炊烟的木屋,告诉我说他家的客栈就在那儿,并递给了我一张名片——哦,马忠英,马小哥。


        为了给他的客人展示这里雪质的柔软度,马小哥跨前一步,插蜡烛般地往便道旁的雪地里纵身一跃,人一下子就直直地插进了雪里,接着只见他上下再蹦弹了几下,白雪便已陷至他的腰部以上——呵呵,阿勒泰地区雪之轻柔松软,果非浪得虚名!


        一个女孩游客,也学着样子这么一跳,结果一下子陷了进去,雪直至其腋下,吓得那姑娘“哇哇”乱叫,逗笑了她的伙伴们,也逗乐了在一旁观看的我。一时间,那彻骨的寒冷暂被抛掷脑后。

        大约10:20左右,太阳终于姗姗地翻越了前方的山头。她的第一簇光线,首先刺透了那层迷离薄雾,斜斜地射向村落左前方那几栋木屋,随即就渐次而快速地转过来、转过来,顷刻之间洒满了整个村庄。

10:20,慵懒的太阳终于探头了

首先沐浴阳光的角落

阳光洒向大地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哑口噤声,但闻此起彼伏的快门声,只见凝神屏气的摄者们在追逐光线、与太阳赛跑……

        光影之下,天地间顿显勃勃生机:


        ——掀去了蓝色雾霭轻纱,广袤的雪野色调在瞬间转为冷暖相间,苍茫大地随之微笑;


        ——金灿灿的阳光洒向环拥村落的霜林,众树梢被染成了金色;如珍珠般散落一地的图瓦木屋群,屋顶被镀上了金色,黄色屋身也被镀上了金色;


         ——缭绕其间的阵阵炊烟若虚若幻,因袅袅而飘逸,因灵动而备受瞩目;


        ——由阳光投射至山体和树林而形成的斜长光影,纵横交错,像极了大地的褶皱……

       呵呵,一个童话世界里的冰雪禾木晨曦,活生生地跃然眼前!

禾木晨曦,果然“要得”!

炊烟袅袅

安宁祥和

光影之下

童话世界

右上角的那条进村之路清晰可辨,但河流已然不见

冬日暖阳

        

        儿子不知啥时转去了陈兄的机位,在原地留下了一台孤零零的相机,我赶紧补位,而先生则将我们仨分别定格在了画面里。

静静的凝望

迅速补位

过上一把瘾

“像煞有介事”(沪语)

两耳不闻身边事

这也是一道风景

        

        好庆幸自己没有提前退场,太阳一出果然寒气顿消;好感谢那个帅气小哥,自己这才未与这美景失之交臂。要知道,我已三次光顾此地,但亲历这众人交口赞誉的“禾木晨曦”,唯此一次!

太阳一出  寒气顿消

哼!他们说我像女座山雕……

      

◇ 徒步下山

        太阳已高,观日出的游人渐次散去,但这仨人在那儿磨磨蹭蹭,等到想下坡的时候,唯一剩下的那架爬犁是别人预约的,其他的都早已离去。


        陈兄一挥手:咱们走下去!于是我转向木栈道方向,打算拾级而下。但先生说他去走绕山爬犁雪道,还没等我发声,陈兄和儿子就立即呼应。唉,只能是少数服从多数了,我一咬牙:走! 

无垠的雪野

上下观景平台的木栈道

马爬犁碾出来的便道,我们下山路的起点

          

        事实表明,沿马爬犁道步行下山是绝对正确的选择。移步在非路之道,虽则脚下时有踉跄,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为这纯净无比的雪野美景叫起好来:

        白雪就像一条厚实且巨大的棉被,把山坡、草甸、河流等远山近景整体覆盖,只勾勒出形态不同的美妙曲线;

冬眠雪曲

雪野苍茫

纯白洁净

曾经的河流

        

        ——所有或远或近、或高或矮的植物,无一不披银挂玉,均在和煦阳光下莹莹闪亮,好似满树满枝盛开的雪梅、雪樱、雪琼;

独立寒冬

傲雪斗霜

相得益彰

披银挂玉

        

        ——秋季潺潺流淌的河流找不见了,河床上大块小块的鹅卵石,化身为团团雪球或是一个个雪蘑菇,萌态万千;

秋季潺潺流淌的小溪和金色的桦树林

此处只留雪蘑菇

桥•溪•雪

昔日的河岸,化身为雪野

        

        ——低角度的太阳照射之下,参天大树的影子被拉得极长极长,在雪野上营造出阴阳相错的梦幻光影……

光影之媚

光影之魅

光影之美

        

        那仨人边行边摄,不知不觉间走远了、走散了。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地空留爬犁印。偌大的冰天雪地间,只有我一人在独自行进,但因已知目标地是停车处,心下毫无惶恐。手中无相机,也懒得用手机,我要做的只是小心地移动双腿,贪婪地睁大双眼,开心地将这原生态的美景牢牢镌刻心中……


        阳光下,蓝天格外地耀眼。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七拐八弯的雪坡上,偶尔可更近距离地瞭望禾木村;偶尔能瞥见伙伴们在远在天边举着相机的身影;偶尔又目睹三两牧民骑马奔腾而至又一骑绝尘地消失在雪坡尽头;而当遭遇吆喝而至的马爬犁时,我则赶紧乖乖地靠边、踩实、侧身、让道。

近距离瞭望

马儿是雪地英雄

上山的爬犁呼啸而过

两架爬犁下山去

        

        后来在看到伙伴们的照片才发现,我也成了他人眼中的一道风景。确实,在这地儿上的每一个人、每一匹马或每架爬犁,都是莽莽雪域中的生动点缀。有图为证:

独行的我

吾儿远在坡顶处

哈,我在回头与他们招手

先生赶上来扶我一把

蓝天雪地一点红

地广人渺

上山的马匹

对面的游人摄过来

“此地禁行车辆”

背影

        

        下行至两条爬犁岔路前,片刻犹豫后我选择了右侧之道。当发现近处的林木越来越密,望见前方升腾起的缕缕炊烟,我意识到自己已来到禾木河旁,正身处那片秋天流金溢彩的桦树林中,然昔日景象已不复存在。呵呵,我明白此程行将到头,遂放慢了步伐,掏出手机开始四下随拍。

向左或向右?向右!

秋天金色一片的桦木林

待到雪化时

远处的炊烟向我招手

眺望河对岸

河道最宽处亦遭雪封

        

        在被白雪彻底覆盖而已不辨原来面目的禾木桥上,陈兄赶了上来。我问及另外两位,他告诉我因不堪沉重的摄影器材,我儿子已搭乘马爬犁先行下山;而我家先生却不知所踪,应该还在后头。

被冰雪覆盖的禾木大桥

回到此岸

陈兄所摄的吾儿 “座驾”

        

        跨过禾木桥,我们进入了禾木村。尽管已是正午,阳光十足,但这里的客栈栅门紧闭,门窗被雪封堵,依旧是一片冷清与寂寞。那旺季时节的喧嚣纷扰景象,已成隔空记忆……

过桥进村

冷还是暖?

“桥头快餐” “图瓦人精品”,昔日美味今何在

寂寥的村庄

此处有人家

        

        Z君仍在停车处等候我们,我想他肯定弄不明白就是一个日出,我们怎能在上面滞留这么久?但他涵养极好,愣是没出声。等到先生下来时,儿子和C兄却又遁入了村内。想是碰上这样的摄影控,Z君也只有无奈。


        时钟已指向12:30。终于,Z君忍不住催促我们回去吃早饭了。但四个人都沉浸美景,应答的竟是五花八门:

        “不饿。”

        “没关系。”

        “早晨走错道的那地儿漂亮,咱去那儿拍照吧!”

         “早饭不吃了,到时直接吃午饭吧!”


         Z君笑了,说:“先回去吧,看看还有没有早餐。然后咱再进村拍照,14:00回神苑午餐。午餐后,咱就直奔喀纳斯湖去。”

       

◇ 道别禾木

        老板娘真是给力,时过13:00,居然还给我们留着早餐。填饱了肚子后,我们立马出发去早晨的那片林木茂密地。但越野车刚进入村口,大家就又眼前的美景所诱惑,齐声大喊 “停车”。

          午后阳光和煦醉人,辽阔蓝天一碧如洗。

        驻足处的右边是村落人家,近处木屋旁的木栅栏被阳光拉出长长的光影,几匹马儿在栏内悠然地嚼着草;左边则是起伏壮阔的茫茫雪野,远处默然的雪山、成片的霜林,与近处被雪覆盖的牧场、冰封的河床和牧民的冬窝子浑为一体,令人心旷神怡。


        牧场与河床上玉立的不知名树木,或独株或数棵,或参天或优雅,其树身树枝树桠均披雪挂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禾木的冬天,山川静默,河流静默,田野静默,村落静默,树木静默,仿佛是上帝之手创作的巨幅雪雕!文字已乏力,就用一组照片来展示吧:

        

        时光在不知不觉地悄悄溜走,我们又是无例外地滞留超时。在Z君的声声催促下,我们这才无奈地上车回神苑午餐,早晨的那片林木茂密地就只能留作遗憾了。


        终于到了与禾木村道别的时候。在驶离村口的时候,我们请Z君靠边停车,再次回望美丽峰,随后恋恋不舍地挥手离去。

道别时,方才看到 

        

        再入禾木神苑,冬日艳阳正炽。跳下车,才注意到这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童话世界:阳光和白雪把一排排的小木屋装扮得分外纯美,木屋檐下的冰挂晶莹闪亮,让人忍不住想掰下来嚼上几口;那与白雪同样颜色的炊烟,直直地腾上那瓦蓝瓦蓝的天空,尔后才婷婷袅袅……

        

        午餐完毕,时针已指15:20。坐上车后,大家异口同声地表示:冬日禾木之美叹为观止,喀纳斯冰雪之旅就此已足矣!


         Z君手握方向盘,只是笑而不语。

再见,禾木神苑!

       

 ◇ 奔赴喀纳斯湖景区

        由于秋天时来来回回地好些趟,我等对禾木到贾登峪盘山路的险要路况并不陌生。然而,眼前冬季的情景,完全可用“险恶”来形容。


        被铲出推至道路两旁的积雪,使得本来就路窄多弯的山路变得更窄,且路基已无法分辨。路面残留的积雪,因过往车辆的反复碾压而变得相当冻实,极易打滑。一路驶去,我们注意到,路基下扎在积雪里的汽车或摩托是为常见。Z君告知,冬季在这条路上行驶,一旦车辆不慎滑下路基,一般就只能等待开春雪化后来拖出取回了。

        噢,难怪在此行车,司机们都极其文明,从无赶超现象。当两车相会时,其中的一辆车一定会主动靠边停下,常常还得倒退或往旁边的雪墙上冲出位置以避让。这种路况,使得我们原本替换开车的想法泡了汤,只能让Z君独自受累了……

        沿途的冬景亦与秋季俨然有别:夏秋的美景已然不见,牧场农舍银装素裹,山峦静默满目皆白,目光所及之处,无不展现冬日北疆雪野之壮阔与恢弘。

公路下方的绝美景色

夏秋的牧场

来一张棕调的

雪野风光

拉近看,这是啥动物的脚印?

        

        Z君告之:年末岁首,喀纳斯遭遇了十年未遇的连续大雪,因此今年的雪景较之往年更甚更美——你们是有缘有福啊!


        冰雪盘山路中,虽然我们仍两次呼唤停车,但发起者都是先生,儿子和陈兄的拍摄劲头已明显不足。不多会儿,他们仨都梦回江南似的打起了轻鼾。我不由得悄悄自问:我们是否已产生了审美疲劳?喀纳斯湖还能吸引我们么……


(续下篇:“四、冬日喀纳斯湖”

——提示:后篇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