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再续,书接上回,话说我们一行人带上行李,来到了开罗的吉萨火车站。

天已黑了,气温直线下降,刚才还穿着单衫,现在都添上了厚厚的外套。进站例牌是验票和必不可少的安检,入站后亲切感便油然而生,这里不似国内火车站那样总是人头涌涌,嘈嘈杂杂的,
这里的火车站居然没有候车室,
没有巨大炫目的电子屏,
没有花花绿绿的广告牌,
没有晃亮的豪华大吊灯,

没有光亮照人的地板和镶嵌大理石的墙壁,内部装修朴实低调,甚至没有发现有穿统一制服的车站工作人员。

昏暗的灯光下,不多的旅客带着大包小包,三三两两地坐在水泥礅上或干脆席地而坐,在不太长的站台内静静地等候着盼望中的火车。
那感觉多么像小时候,随父母走亲戚时去到乡下小镇火车站,所有人都站在开放的站台和长长的铁轨旁,期盼着那喷着浓浓黑烟、“呜——呜——!”叫着缓缓而来的大火车,然后把我们带去奇妙远方……。


站台上候车座位就是漆上油漆的水泥礅,简单又实用,对我们这些长期久坐软座而少动的都市人来说,坐在上面能感受到天然材质带来冰冰凉凉的感觉,环保又贴心。

一队士兵在候车。

埃及帅哥。

原定晚上8点开车并在车上用晚餐,我们的火车晚点了,据说,这在埃及是很正常的,因为在这里“1分钟有120秒”,按票面上写的时间反而不正常,只要列车能来就是准点。

人在旅途,随遇而安,我们还是耐心地坐定定等待吧!和团友们轻声地聊聊天,分享大家自备的干粮小食,享受这异国火车站夜风中的恬静。

猛然间惊觉原来头顶上还有一个大钟,不过很快就淡定地发现,这个大钟所指示的时间一直没变过。

车站内不时有列车到站,有时突然间广播会响起一串叽叽呱呱的阿拉伯语,估计是在招呼旅客准备上车。随着火车入站人们会立即蜂拥而上,但不过经过几分钟忙乱,站台瞬即又变得空空荡荡,反而是我们这几十个从面孔到衣着都异于当地人的中国人,听不懂广播提示,一直饿着肚子在傻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列车,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在我们面前经过的几趟列车,

看上去都有点老旧。

不过,也看到在国内现在已绝少看到的精彩画面 :

站台上狂奔着的旅客,在最后一刻飞身跃起,轻盈跳进正在加速的列车,看得让你惊心动魄,不禁想起了老电影《铁道游击队》。

敢在行进中列车上倚门闲聊,

确实需要一定的胆量。

晚上9点多,我们终于登上了从开罗开往阿斯旺的列车,这是一种专门接待外国游客的豪华卧铺列车,和国内普通卧铺列车比较,外表看上去比较旧和脏,但内部还可以。

每个包厢载客2人,空间不大。

门口墙壁上的控制旋钮,可以控制喇叭音量、灯光、空调,有事还可以按铃呼叫列车员。

这又是什么东东?

原来内有乾坤,打开之后里面洗手盆、水龙头、镜子、充电插口、灭火器、毛巾架、水杯架等一应俱全。

车厢列车员是一位敦厚、尽责的胖大叔,一个人负责了我们整个车厢的所有服务。

火车起动出发了,列车员大叔逐个包厢分发晚餐,我们在座位上安装好可拆卸的小桌板,终于可以开饭了。火车上的晚餐类似于飞机餐,有埃及风味米饭,面包、鸡肉……还挺热乎,然而……,太饿……,食不知味!

需要饮料、酒水请另买,但列车员大叔特别为我们这些中国客人提供免费的热开水,他用一个不太大的电热水壶一壶一壶烧好,之后再送到需要的包厢。

晚餐后,想睡了吗?车厢变身开始了。

列车员大叔把餐盘收走,将下面座位靠背翻下,再将车厢壁板拉下固定好,之后再装上一把梯子,拿来枕头被子,瞬间原来只有靠椅的小车厢,神奇地变身成一间带上下铺软席的迷你卧室,而且还比中国普通卧铺车的床要宽。

跑了一天挺累的,收拾收拾上床睡觉。包厢里的空调就是给力,不管你如何将控制旋钮强制调到暖气档,始终还是输送着强劲的冷气,差点没被冻坏。不知是列车太旧,还是铁轨铺得不够平直,伴着车轮咣当咣当的轰鸣,不时还来个急剧的抖动,我们在这异国列车上摇摇晃晃、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夜。

清早醒来,火车仍不紧不慢地在咣当咣当之中。起床后,列车员送来了早餐,有面包、热茶或咖啡。

列车是由北向南行驶,终点站是埃及最南端的城市阿斯旺,距开罗900多公里,火车运行约14小时。早餐后,离到达终点站大约还有几小时的车程。静静坐在阔大的车窗旁,眺望窗外的景色,任由飞奔着的列车将沿途的景色,随意地拉进你的眼帘,就象一卷画轴逐段地慢慢铺开。

铁路走向基本上与尼罗河是平行的,火车穿行于尼罗河岸边的绿洲与沙漠之间,经常看到一边是绿油油的椰枣林和田野,一边是漫天的黄沙和荒凉的石山。

不时可以见到尼罗河柔美的身影

晨光中的埃及农村

路边典型的埃及乡村景象,大多是外表简陋的土坯房,一堆堆的干草,乡间的道路大都是土路,最气派的建筑往往是清真寺,也许千百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路边也有许多豪华的房屋,别看外表如此好像半成品,实际上是豪宅,据说,在埃及私人建的房屋多会留点尾巴,屋主籍此以未完工为由而避税。

铁路信号指示标

途经的小站

铁道边上的人们

这里大概是一个农村集市吧,场景生动有趣,人物神态各异,似乎颇有点《清明上河图》的味道。

列车继续飞奔向前,作为一个来自不同国度、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生活方式的游客,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对这一神奇的国度作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漫游,不敢作出轻率的评论,只想尽力去捕捉、品味这一幕幕真实、生动,由普通人演绎的生活画面,只想告诉自己这就是埃及。

上午10点,火车到达阿斯旺火车站。出站后,我们马上乘旅游大巴,直接前往到埃及后参观的第一座神庙——菲莱神庙(PHILAE TEMPLE)。

菲莱神庙也叫伊西斯神庙,建于公元前三世纪,是现存最好的三座古埃及托勒密王朝庙宇之一,被称为"古埃及国王宝座上的明珠",是祭祀古埃及神话中司掌生育和繁衍女神伊西斯而建。伊西斯女神据说有一万个名字,是所有人的庇护神,因而极受古埃及人的尊崇。


参观菲莱神庙需要乘坐渡船前往

码头边当地努比亚人售卖商品的店铺

努比亚人(Nubians)主要生活在苏丹以及埃及南部的广大地区,其祖先和埃及王朝前期的居民属于同一民族。阿斯旺本地的居民绝大多数是努比亚人,但在埃及他们算是少数民族,他们有着黝黑的皮肤和漂亮的眼睛。

码头上有努比亚人摆摊卖纪念品,我们经过时偶尔还会听到有人用中文说:“你好”、“清凉油”……。

色彩强烈、丰富,

极具努比亚特色的帽子。

各种造型的木雕,

绝对是原产手工制作工艺品。

岸上的努比亚人村落

远处是阿斯旺低坝,阿斯旺大坝实际有两座,分高坝和低坝。低坝是1898年由英国人修建,已有100多年历史。高坝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由苏联援助建设的那一座著名的阿斯旺大坝。

水坝将尼罗河拦住,蓄水形成了平静的湖泊。菲莱神庙原位于尼罗河中的菲莱岛上,19世纪末,英国人组织修建老阿斯旺水坝(即低坝)以后,神庙就被逐渐淹没。1960年代埃及政府开始兴建阿斯旺水坝(高坝),要抢救文物的问题更加严重。自1972年起,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助下,埃及政府在神庙周围修建围堰,抽干堰中的河水,逐渐将神庙拆卸分解后,搬迁到距原址500多米的艾格里卡岛上,按照原样重建,1980年3月全部完成,神庙才重新开放。


搬迁前的神庙(此图采自互联网)

坐上小船向湖中进发,菲莱神庙慢慢地显露出美丽的身影,碧波绿水、蓝天白云、怪异巨石、古老神庙构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

埃及最出名的除了金字塔外,可能就是众多精美的神庙了。菲莱神庙是比较著名的一座,如果光看宣传资料上对它的介绍,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可真正亲临其境,才会为其神秘的美艳所震撼。

时值正午,烈日当空,

晒得令人头晕眼花。

登上小岛,在碧水蓝天映衬下的菲莱神庙,显得美轮美奂。恢宏的柱廊、巍峨的塔门、精美的浮雕,秀美的湖光山色,都吸引着我们的眼球。

菲莱神庙是古埃及托勒密时期的产物,这个时期埃及被希腊人所统治,因此,神庙的建筑风格被渗透了许多希腊元素。

精美的柱廊

粗大的石柱上雕刻了精美的图案

石柱柱顶有莲花、纸莎草、花萼和棕榈叶等造型,带有明显的古希腊建筑特征。

走在广场上,两边的柱廊透给人一种威严、震慑的气势。

菲莱神庙主要供奉底比斯三神:伊西斯、奥西里斯、荷鲁斯,原来这三位大神还是一家子的。

传说,奥西里斯神原是古埃及一位半人半神的国王,他远征打仗凯旋归来,却遭弟弟谋害,遗体被砍成14块分别扔到埃及各地。奥西里斯之妻伊西斯把儿子荷鲁斯托付给眼镜蛇神照顾,自己把丈夫遗体的碎片一件一件找回来,并包裹起来重新安葬,在伊西斯热泪滋润下,奥斯里斯得以作为冥界之神而复活,这便是木乃伊的起源神话。荷鲁斯长大后为父亲报了仇,并成为古埃及最伟大、最有权威的神祗之一,伊西斯则被称为“万神之母”,菲莱神庙是祭祀她最重要的神庙。

高大的塔门

鹰头人形的荷鲁斯,

头戴着象征上、下埃及的头冠。

国王向荷鲁斯等诸神进贡,

荷鲁斯后面是伊西斯女神。

通向神庙圣殿的重重大门

神殿内精美的浮雕大多是描述神祗的功绩,以及国王对神的敬仰和奉献。

生命之匙

但在这些浮雕里,很多神祗的面貌被人为地损毁,据介绍,历史上埃及曾多次被不同宗教信仰的帝国所统治,曾经有基督徒认为崇拜这些古埃及神祗是异端邪说,就有意加以破坏。

神庙墙壁上的基督教印记

经过千百年历史巨变,饱经自然和人为的摧残,一些建筑剩下只有这些断垣残壁,菲莱神庙亦是侥幸逃过差一点就永远没入水底的厄运,是天意弄人,还是命中注定!

蓝天下,

巍峨的古神庙,

仿佛讲述着远古时代流传着的故事。

伊西斯神掌管生育和繁衍,也是重生之神,而正是拜其所赐,才能使这片土地人口生生息息,延续不绝,莫非寓示世间事物,只有历尽灾劫方可浴火重生。


忽然在庄严的神庙内,出现两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肃穆的气氛顿时变得的充满朝气和欢乐。

岛上真正精华所在之处应是在神庙的旁边,那就是精美绝伦的图拉真凉亭,它建于公元二世纪,是罗马第13位皇帝图拉真(Trajan)献给伊西斯神和奥西里斯神的杰作。

凉亭带有典型罗马风格,由14根高约16米雕刻精美的高大石柱环绕而成,柱子上有漂亮的装饰柱头,亭子内四面都刻有讲述伊西斯女神故事的浮雕。

蓝天、绿水和棕榈树簇拥之下,矗立于小岛岸边的图拉真凉亭,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越发玲珑剔透,极尽妩媚和优雅。

仰望着高大的柱顶,

你仿佛会见到美丽的女神,

在梁柱上翩翩起舞。

轻轻地在精美的石柱下穿行,

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恐怕会惊扰梁柱上面起舞的天神。

美丽的湖景与这绝美的建筑,

结合得天衣无缝。

流连于这绝美的胜景,

忽觉不知身在何处,

是天上或是人间?

历史上曾经辉煌一时的神庙,经过众多劫难,现在终于在此宁静的小岛上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渐渐远离小岛,金色阳光下,菲莱神庙越显宁静,或许历经了太多磨难,已不再需要喧嚣的相伴,就让这片宁静继续延续下去吧。祝福,美丽的女神神庙!

一直随船吆卖当地小手工艺品和带中文介绍地图的努比亚少年,乖巧地让我们拍照,其眼神中流露出期盼,希望这一船的中国游客能够多多帮衬他的小生意。

黝黑的皮肤和卷曲的短发,

还有那双清澈的眼睛。

脸上刻满岁月风霜的努比亚长者,

依旧为生活而奔忙。

由于兴奋,一直都没能留意船上的这位大哥,他全程陪着我们,而且目光中透出机警和敏锐,仔细观察后恍然大悟,感谢为我们付出的人。

要离开了,回头看一眼整个湖边到处是停泊着的游船,据介绍,以前来神庙的游客众多,附近的居民大都靠摆渡和向游客贩卖纪念品为生,曾经盛极一时,但近几年埃及国内比较动荡,游客骤减,现在大批的游船只能空置在岸边,不禁令人唏嘘,希望早日走出困境,让更多世人能领略菲莱神庙迷人的风采。

本篇个别相片由热心团友提供,感谢你们,使我们能珍藏更多的美好回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