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恋) 冬日的阳光,透过车窗,娓娓地洒在柔绵的碎花小褥子上,柔柔地抚摸着小憩的女子,那一头软黄的长发散落在脸颊、胸前,长长的黑色毛衣裙裹着苗条的身材,也衬得女子的脸清瘦白皙,略显憔悴。副座上的手机播放着莺声燕语的(语花蝶),女子鼻息轻轻,似乎睡得很安静。
车,泊在马路一侧的花坛边上,旁边是一条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大街,不时有公交到站下来的旅客,不时有洒水车路过,细密有力的水花飞溅在车玻璃上,穿黄衣服的清洁工在车旁走来走去地打扫,来来往往的行人偶尔侧目车内隐隐约约的女子……喧闹热情的艳阳日!可车内的女子是那么安静,微微起伏的胸部,悄然垂落的手臂,只有微颤的睫毛透漏了女子假寐的秘密。无我的心情,安恬的神态,睡美人一般的纯净,她,在这微暖的冬日阳光里,想什么呢……
(秋冬情话) 凄风冷雨天欲雪,一夜花落知多少?玉软花柔化香泥,落红多情谁知晓? 阳光如此好,心事这么老...... 光阴如此惊艳,冬阳如此浪漫。 就着温暖的冬阳,再读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在时光隧道的一端,温婉优雅地向钟书先生迎去......天上人间,花开尚好;斯人如歌,婉婉低诉...... 夜如此深,人如此冷,渴望无处安放的柔软,有微微的暖。静静地,望月,清澈的眼神能否穿透薄薄的丝云,包裹山寒水瘦的孤凉。云在温柔,星在垂怜,那一弯含情的眉月,是否为一抹淡淡的远黛的青山浅吟低诉、千回百转?夜阑,滋长素心绵长、指尖轻挽,为寂寂雪冬,柔肠百转...... 日出宇朗,瞬间明媚的冬阳暖色润心,酸疼依旧在,热热的是体温还是暖阳? 女子的心是安静的!因为禅,因为爱,因为慈悲,因为沧桑!愿我们静静地付出、接受,淡淡的矜持,轻声慢语的不慌不忙! 天气如此晴美,想那温婉的海定然是玉润似的水蓝,绸缎似的丝滑,女孩儿眼眸似的清幽,白鸥翩翩,浴着透明的天光水色,亲吻着点点白浪,今夜,定有一曲动人的情话,在海滩上不期而遇...... 薄薄的丝云,羞羞的月,冰凉的寒色夜,适合闲敲棋子落灯花,更醉美: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雾茫茫,一地哀怨的眼神,花儿、黄叶和湿漉漉的人。 阳光暖暖,清风拂尘,尘缘了却,梅雪洁冬。安暖! 清净的小店,秀气的店主,甜甜酥酥清香的味道,爱上了这种小东东…… 久违的艳阳久违的明媚,谁家贤淑小娘子,楼下袅袅晒冬被? 世间最盛大、最厚重的,莫过于内心的禅意与深情。静坐一隅红尘,用素笔修剪心中的枝蔓,人生起落跌宕,终究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悟不尽的万物禅意,一程心路,几番风雨叠复,也不过活一回明了的心境。 悠然的午后,可以煮一壶茶,唇齿茗香;可以沐浴在书香里,温润心灵;也可以欢歌一曲,韵律芳心;也可以淡淡相思,温暖情怀。这种悠然,可以是空谷幽兰,可以是暗香疏影,也可以是庭院深深。尘世微凉,水色养心,不出尘,不落尘,素素简朴,一粥即暖,一爱即安,不负此生,于高处,于低处,于沧海桑田。 秋思绵柔如秋色,长天秋水共花廊。 盈盈秋水陌陌垧,幽幽深径寂寂场。旧日池塘绿植茂,不见稚子笑语长。林中黄叶又一层,几分惆怅不思量。 幽香桂花夜,朦胧弯月影。娇羞秋色美,浅黄诗意浓。 金柿飘香,缀满枝头,红妹妹送来一筐红柿;芦苇曳曳,风姿绰约,真姐姐送来两袋野生鱼;秋色宜人,佳人相伴,美味相惜... 昨天是个好日子,今天赞赞!二十五年,平实中的寻常幸福!发苍齿摇,仍是摇椅中彼此的宝! 桂子馥郁中的国庆,举国欢腾中的华诞,祝福绵长吉祥,情韵山水之间。 带着耳机听着轻柔的音乐,看书,是和幽幽的秋色寂寂的夜最好的对话。 精致生活方式显现在温馨的室、清香的茶、幽香的衣饰、温婉的谈吐、淡淡的微笑,你们的赞许,心底的小暖小娇小资婉婉绵软。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有结果的季节。春的浪漫、夏的醇热,都会在秋天里成熟,有结局。这结局是孕育新生命的种子,还有一种就是:珍藏与结束。 温柔和安静,是世界上最为持久的力量。在它们面前,一切汹涌,一切澎湃,一切喧嚣不过弹指须臾。最幸福快乐的人,一定是安静做事,温柔待人。 黛玉葬花是心碎,今食花瓣是心醉。 在秋意阑珊的红枫里读书,享受温良的阳光在身上跳跃,纯净的空气拂过脸庞,有一种暖暖小酸楚的回忆涌上心头,书中的文字便晃动成一张张温暖的笑脸,在湿润的清眸中盛放,有爱的女子心波里荡漾起一片柔情缱绻的光阴,这片光阴就在多情的暖秋滋长,爱情、友情,亲情,就像秋日午后的细细山泉,柔软、深情、绵长...... 当属感冒深情,不离不弃数日。 昨夜迷迷糊糊中竟接到老母亲的电话,于深夜的秋风中絮絮叮咛,方觉体温渐凉、疼痛渐减,时间指向十一时,子夜的独一无二的牵念...... 秋色绘残荷,白露瘦黄花。画帘卷西风,一梦醉韶华。 静静地坐着望着,心里的花一点点枯萎了,眼眸深处的向日葵花开成海,只有心碎流成泉,方能浇开一地花。人生往往在绝境,才能清醒。--- 虽然已远离,却如家般时时接近你,一千多个光阴的印记,星星落落的欢喜忧郁,你已经在我心里种下了星星和月月,我的清歌和小郁,你的简陋和朴质,你是我时光里一剪深眷的哗哗的泉,流在夜来香悉索的夜语里,我的小居! 浅秋夜风晚来凉,裙袂飘起长发扬。天色欲雨人不寐,却向车里添衣裳。 二十七年前的今天,是七夕,在红尘最深处,在千万人群中,在双髻婉婉的青涩年华里,被遇到了你…… 独发性灵、淡雅温婉、贵气风骨、情深不寿的纳兰;心清如水、喜着素衣觅锦色、一花盛开一世界、一生执笔、只为有情人的爱玲女;世间女子,纷丽多姿,唯独有她,哀艳如诗、才貌双全的徽因;落笔如花、人淡如菊、凄苦飘零的芳魂一缕绕呼兰河畔的萧红........纯净简单唯美的奇男子和美女子,影影绰绰中,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有婉约隐约的箫声飘来....... 这糯香的小果子,伴了我一季又一季,还有亲爱的红妹妹温婉的暖暖情意.红尘行走,你们的陪伴馨香如莲,醉了风语,熏了云容...... 若温柔似水,就似水,就似水,像山泉,无波无澜,无波无澜,任云卷湖潮、自叮咚细细,临风听涛......
梦,是被鸟儿唤醒的!你听,细碎有力的鸟喙哒哒地啄着窗,微闭着眼,一抹温柔的笑轻轻涂于嘴角:一定是那只灰灰的灵灵的俏鸟,从合欢树跳到我的窗台,啼叫、啄窗,然后静候帘后的人洒下几粒米,熟悉的女子惊扰不到它,觅食后会在阳光里飞回枝头,跳跃着唱歌......打开窗,和一个清冷的冬晨深情对话,还有那只美丽的鸟儿,一切都是新的开始,只有遇见,是一往情深的旧时光...... 夜,寒瑟,揽月入帘,调一阙相思,墨韵诗瘦;舒一曲离歌,指凉琴素;一朵瘦瘦的杭菊,在氤氲的雾气弥漫中婉婉丰腴;一缕静谧的思绪风骨渐浓;郁郁的,想写一首冬夜之间的情话,寄语山寒水瘦的朦胧,飘忽的的眼眸深处是无言的清冷;安然的,想抚一曲素琴,遥寄梅雪冷冷的香魂......在这安谧的夜深处,触摸到灵魂最柔软的角落,那里有未修的篱,未开的菊,和一条涓涓的溪,只有梦栖落的声音,悉悉索索,还在等一个素素的女子,翩然而至,调一苑嫣红、菊黄、鸟鸣、雾起...... 喜欢在梦老时醒来,心柔软得滴水。你们就在柔软的水波里娓娓而至:是青梅竹马时,你髫髫的双髻,花儿一样的笑靥,还是中年沧桑的你,早生华发;是昨日还健美飒爽朝为青丝垂顺,今儿倏忽暮已成雪稀落,流年的平淡里突如其来的衰老,令岁月哽咽、光阴如歌;还是牙牙学语的你,似乎奶香尚留襁褓,今儿却不忧不惧、温暖如春、婷婷玉立;还是青年俊朗的你,仗剑闯天涯,斜阳外芳草茵茵,你饱经沧桑、鬓角染霜,却温情得似草原上那座低眉含黛的山包……就在黎明的曙光里、时光的脚步里、光波的静谧里,爱情、友情、亲情,纷至沓来,在指尖上轻轻滑落,婉婉成花!柔情似水,为红尘情缘,为深爱的你们! 冬,给雪放了个假,在冬至那一天,不顾世人的流言蜚语,约会了雨! 雪是冬的妻子,雨是冬的情人。谁是岁月的风尘?谁是光阴的故事? 云开雨霁,一纸清欢,宛如野百合般凉白;沏一壶清茶,温一壶浊酒,想在梅花坞、烟雨巷与你相遇,分享雪落红梅、风过潇湘; 在清寂的冬夜,期盼幽软的一帧花信,静静地读碎碎清秀的文字,犹如聆听你脆生的笑语,端详你青梅一样干净的笑脸; 风来了,雪也翩然,一管洞箫吹得满阶雪花纷乱,恰如落花,拂了一身还满; 冬阳微弱,似乎还在对雨留恋,满园的清风,浅浅的明媚,或浓或淡的光影,禅心佛意的心境,纯净如莲的心事; 韶华斑驳,不老的流年,安静的姿态,画作清澈的水墨盈盈绕在指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