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那天的云。在匈奥边界,快接近维也纳。 它似乎彰显着奥匈帝国强盛时的气象,向我们这些姗姗来迟的游人。
维也纳老城坐落着十几座宫庭和一百五十多个当年达官贵人的豪华官邸,ta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历史遗留下来的壮观建筑,一座座建筑犹如一首首凝固的交响曲。穿行在维也纳老城,犹如在交响乐中穿越帝国的历史。我该从哪儿开始说呢?
美泉宫是初抵维也纳的游客绕不过的一个所在。这座巴洛克建筑曾是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和哈布斯堡王朝家族的皇宫,ta和ta后面的花园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因为看过了法国的凡尔赛宫和俄罗斯的冬宫夏宫在先,看这个,真没啥大感觉😕
最后面山坡上那个是美泉宫的观景点凯旋门。⬇️
时近正午,太阳晒得张不开眼。这么有名的地方,咱还是得留个影😊
美泉宫门口的莫扎特真人秀⬇️
城市公园的施特劳斯“小金人”也必须去瞅瞅。
比起“小金人”我更喜欢看这个小人儿😄
有“欧洲最美的国会大厦”美称的仿希腊式建筑一一维也纳国会大厦。这一尊雅典娜为ta增添了浓郁的希腊风情。⬇️
庞大的霍夫堡宫是维也纳的“城中之城”,ta曾经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宫苑(冬宫,夏宫是美泉宫),现在是奥地利总统官邸。占地24万平方米,有18栋楼房、19个庭院、54个出口,和2500个房间😱根本是个迷宫,不跟牢导游分不清东西南北。1955年在此签订独立条约,宣布了奥地利的“永久中立”。
后面的长窗留下过茜茜公主的倩影,现在是她的博物馆。⬇️
双头鹰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族徽,在维也纳到处可见双头鹰及雄鹰的标志。在这儿,更是随处都有。
力与美的艺术品。
英雄广场,是霍夫堡宫的外部广场,广场上的卡尔大公铜像很有名,说是他曾抵挡住拿破仑的进攻。⬇️
艺术史博物馆是奥地利著名美术馆,下辖8座分馆,与霍夫堡皇宫相对,由统治欧洲近七个世纪的哈布斯堡家族出资兴建。在其中除了一睹皇室珍藏还可以领略奥匈帝国盛期的余晖。(另7处分馆位于维也纳及因斯布鲁克)如今,它是全世界第四大艺术博物馆,珍藏着哈布斯堡王朝数百年来收集的欧洲珍品,卢本斯、伦勃朗、丢勒、拉斐尔、提香等著名画家的作品,更使它名声倍增。 可惜没时间进去,容我在门口流一下口水。⬇️
1873年完工的市政厅是典型的新歌特式建筑,拱廊、凉廊、阳台、尖头𥦬、繁复的雕刻,无不体现了新歌特式的典型风格。 市政厅98米的高塔被视为维也纳的吉祥物。当时的非教堂建筑不能超过100米(匈牙利的国会大厦和圣伊斯特万大教堂都是96米,为纪念896年建国的日子,也代表了政权与教权的平等),市政厅塔楼的设计者将塔本身限制在98米,却在塔尖上又加了一尊高达3.4米的“市政厅铁人”,显示了向旧势力的挑战的勇气。7、8月夏季音乐会时,市政厅广场上有很多表演活动,我们去时也正在搞什么活动,很是热闹。⬇️
踩着高跷的小丑真不容易呵👎
市政厅对面是国家歌剧院,被誉为“世界歌剧中心”的艺术殿堂。⬇️
逛累了,去边上的人民公园坐坐是很多维也纳人的选择。人民公园以其玫瑰园著称,据说茜茜公主很喜欢此处的玫瑰。 坐在公园长椅上,远远还可看见市政厅等许多美丽建筑。
想起美国作家格特鲁德·斯泰因的诗歌《神圣的艾米丽》里一个名句:“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茜茜公主,她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
还得好好说一说的建筑是享誉全球的圣斯蒂芬大教堂。ta与科隆大教堂、圣彼得堡大教堂并称为欧洲三大教堂。 圣斯蒂芬大教堂座落在维也纳市中心的中心,故又有“维也纳的心脏”之称,是维也纳的象征。 建于12世纪末,高高的塔尖高达137米。各种拍不下来呀😭
教堂正在维修中。屋顶蓝白黑黄彩拚的图案是双头鹰,效果没拍出来🙁️
ta挤在密密麻麻的商业街中,建筑风格呈奇特的混合式。朝西的大门是罗马风格,塔尖是哥特式,圣坛是巴罗克风格。 ta还有一座庞大的地下墓穴,当年的人们在废除圣斯蒂芬墓地时把成千上万个维也纳人的尸骨放置在此,哈布斯堡王朝的成员还把自己的内脏放置于此。 登343级台阶到达教堂顶部小屋,可以欣赏到整个维也纳的迤逦风光。
教堂附近世界各大品牌汇聚,退税率很高,绝对是购物圣地。不仅可以购物,还可以随时欣赏各种古老美丽的建筑。 说实话,我已被各种建筑砸晕,基本上搞不清楚哪是哪了。
还有许多街头艺人的精彩表演⬇️
值得纪念的是人生一个梦想的实现一一去维也纳金色大厅听一场音乐会。有点小激动,还穿上了特意为此带去的小礼服😝
金色大厅果然金碧辉煌,这是个文艺复兴式的建筑,外墙黄红两色,屋顶上竖立着许多音乐女神雕像,古雅别致。里面的装饰也是冨丽堂皇。
许多音乐大师,如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施特劳斯父子、勃拉姆斯(想起好友那海写他的美文)、海顿都曾在此度过多年音乐生涯,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田园交响曲》《月光奏鸣曲》《英雄交响曲》等名曲均诞生于此。
由于建筑师对共鸣与传声的独到研究,高台木地板下挖出一个空间,楼上包厢的分割、墙面女神柱的排列、天花板和墙壁建材的使用,都经过精心计算,令厅内听众不论坐于远近高低,都能享受到一样水平的音乐,而且不借助于任何电子设备!古人的智慧不得不让我献上膝盖。 据说与其他有名音乐厅相比,ta的声音流动性特别好,弦乐器与木管乐器、木管乐器与铜管乐器的平衡达到了巧妙无比的境界。正因如此,每年一度的新年音乐会都是在此向全世界转播。 (75欧的票价与国内那些演唱会的门票相比简直是白菜价,拣了个大便宜的感觉,有木有?😆我们的导游先生是正规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的是黑管,与国内一般黑管不同,他的黑管是方形的大家伙。一路上,他丰富的知识让我们东欧之行涨了不少见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听他奏上一曲,因为他的乐器不方便携带。) 当最后老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奏响时,全场沸腾。意犹未尽啊,此生,还有机会再来吗?
团里的小伙伴还根据手机软件上的餐饮排名,带我们去大吃了一餐。嗬嗬,四人份的端上来吓着我们了,八个人也吃不了,果然价廉物美呵,推荐这家店给以后要去的小伙伴。不算啤酒(啤酒都是於老师请的客,幸福呵),人均只要几十元人民币。
离开维也纳前,还去了ta的新城。保留老城风貌,建设现代化新城,这应该是保护老城建筑的共识,为什么我们的领导们经常出国考察,这个常识却没有学到?拆掉许多古迹,建成仿古的赝品,弄出一个个四不像,真让人痛心。
最后唠叨一下的是这个远远露出个尖顶的教堂。弗兰茨·约瑟夫皇帝为茜茜公主建的教堂,让她远行回来远远看到就知道自己到家了。茜茜公主遇害后,约瑟夫对近侍说:你不知道我有多爱这个女人!可惜所有“王子与公主彼此相爱,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的故事都是童话和神话,事实上茜茜公主并不爱他,后人歌颂他们的爱情,只不过为自己找个梦想的寄托而已。⬇️
布达佩斯也好,维也纳也罢,在这样的城市旅行,缺少的就是时间,时间,还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