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来,一直对白莲有种特别的喜爱,也许是因为它的纤尘不染,也许是因为它的纯净高洁。

此幅工笔画作品,表达了我对白莲出淤泥而不染的敬意。

这一幅图,是在我完成作品的过程中,白莲最美的一刻。悠然地看着它,让我有了一种“抛却红尘凡俗事,静赏白莲入画中”的怡然之情。

以下这张图片,是此幅作品的完成图。

最要感谢的,是朱静老师耐心细致的指导,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宝贵的知识。

虽然在画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它锻炼了我的意志。使我的技艺得到了成长。

感谢磨练,也感谢自己的坚持。

这张照片,摄于呼和浩特市青城公园的莲花池。是我最初的灵感起源。

在那个风和日丽的盛夏,这两朵白莲的动态吸引了我,它们像一对相偎相依的恋人一样,缱绻在水中央。所以后来把作品的名字定为《相依》。

此为铅笔草图。

在绢上过稿。

第一次在绢上画画,用的淡墨过于浅淡,以致于笔痕几乎看不清楚,在正午的强烈阳光下,才费力地看到了若有若无的笔痕。

用淡淡的白色平涂花瓣。

平涂三遍过后,左看后看,上看下看,看不出来效果。最大的感觉就是,在绢上做画和在纸上画的,确实差别很大。

调淡淡的芽绿(花青+藤黄+少量赭石),从花瓣根部向中部分染,范围不超过花瓣一半的位置。分染过三遍后,调了淡的胶矾水,平涂花的部分。

这时从正面看,白色依然不明显,从画面的侧面才看到了白色的痕迹。

继续对花瓣用白色分染N遍(至少六七遍)。

分染六遍白色后,再刷胶矾水。

颜色还是很浅淡,没达到想要的效果。

用芽绿提染根部及花瓣之间有遮掩关系的部分。目的是要突出根部的层次关系和花瓣之间的前后关系。

N遍过后,花瓣根部的芽绿有了层次感。

用稍浓的白色继续分染花瓣的白色部分3~5遍。

用淡墨勾出了荷叶和水草的位置。其实这一步应该在定稿前就确定下来。

用淡绿(藤黄+花青)对荷叶进行平涂,一遍即可。再调淡淡的花青,对荷叶留水线分染3~5遍。

荷叶分染充足之后,再用淡花青统染3遍。

用淡花青对花瓣的下部与暗部缝隙处进行分染。

用淡白色在叶子上画雾气。

用淡花青处理背景。

离远看一下画面,调整大体明暗关系。

用较浓的藤黄点花蕊。在白天的自然光下,色彩比较柔和。

此时这幅作品已接近完成。回想最初定稿的那一刻,已过了将近一个月。就是在这种简单重复的单调中,逐渐完成了色彩的逐层渲染。

离近仔细看每一朵花的细节部分。

好多地方是存在不足的。

接着用浓稠的白色,提染花瓣尖的部分。

这个时候的画面,自然地呈现出了淡然优雅的气氛。也是这幅画最美的一刻。

接下来进行的步骤,是把绢从画板上取下来,在反面对花瓣进行浓白色的托染。

可是没想到进行这一步骤时,出现了意外,绢和画板之间的生宣纸粘到了画面上,与浓稠的白色颜料混合在了一起,把画面破坏了。

看着刚才还是清新纯美的白莲,转眼之间变得色彩混浊、皱皱巴巴,我的心里非常地沮丧。

辛辛苦苦一个多月的劳动成果,在即将收获时却付之东流。

虽然这幅画不再完美,可转念一想,这何尝不是一种磨练呢?这正如人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没有十全十美,最美好的往往都存在于心中。

重要的是,画还可以再重新画,人生却不会重来。

画画这件事,重要的是享受过程。

想到了这些,心态变得从容了起来,又开始对画面进行了补救。

补救成功之后,印上了印章。

这幅作品完成。

虽然它失去了原有的、犹如少女般的风采,但还是像一位虽已过中年、却风韵犹存的女子一样,散发着沉静的美。

不语荷塘满池香,

睡莲轻展舞霓裳。

世人皆赞华衣美,

独爱出尘共素妆。

非常感谢杨静女士,为我这幅作品赋诗一首,意境优美。

在学画的路上,深深地感恩遇到了这么多的良师益友。

再次衷心感谢我的恩师朱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