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轻盈而来,飘洒着,飘入了山,缀满了树,白茫茫的没有边际。一片片地舞着宛如白色的蝴蝶;纷纷地动着仿佛无数的梨花和杏花;优雅地如同满山盛开着的流苏花。


一片树林惭渐地白了,树杆有的透着淡淡的墨色,黑白相融洇染着,呈现出一派迷蒙的色彩。


大片大片的白色,丝丝缕缕的墨色。


如此地用着白色,厚积着白色,不惜地复加重叠,于虚处着手,于无处着笔,绘出白色的天地,写出白色的心灵,画出绝不染一丝尘埃的佳境,也许,只有这一朵朵的雪花了。

雪花,轻盈而来,飘洒着,如天籁之音由远而近地飘来,飘落在秦篆的石鼓上,汉碑摩崖上,龙门二十品的造像上,晋人的书里。又飘落进唐诗,宋词,元曲之间,又轻轻化入画家笔下的留白上。


长城上的瑞雪化做巨龙腾飞,寒北的飞雪里迎来金戈铁马;大漠里的雪汇集成一道道起伏的优美的五线谱,辽阔草原上的雪化做无垠圣洁的地平线。


雪花飘飘,惟余莽莽。

雪,穿越时空,飘过了远古和历史,美化着山山水水,凝结成一道道清纯的风景,滋润着广阔的田野,净化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清白于心,无愧过往的人生。

雪花,轻盈而来,飘洒在北国的《林海雪原》上。一支由30多人组成的,身着雪衣的解放军侦察清匪小分队,踩着雪橇嗖嗖地向林海雪原深处进军。


这是1947年的2月份,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某部团级侦察英雄杨子荣,带领4名侦察员打入土匪座山鵰部内部,里应外合,成功消灭匪首座山鵰及其国民党残余势力,取得了我国军史上以少胜多的特例。就在乘胜追击残匪时,杨子荣不幸中弹牺性,年仅30岁。这位战功赫赫的特级英雄,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


鲜血染红了白雪。雪地上像开出了红色的梅花,是白雪染红了红梅,还是红梅染红了白雪?不,那是无数烈士的鲜血染红的花朵,染红的洁白的雪……


那年北国的林海雪原上,雪花漫漫,地上越来越厚,越来越沉重,而且格外的洁白……

雪花,轻盈而来,飘洒着,飘落在女诗人长长的秀发上,仿若温润洁白的花瓣,一片,二片,三片……


连同慢慢仰起的柔和美丽的脸庞,雪花挂在了睫毛上面,一眨眼,化成一行行泪水,从眼角,从鼻翼间,从嘴角,和着正飘着的几片雪花进入领口的脖颈里。


想了,又感到的,也许,那就是一种宁静的幸福感,一种欢喜的泪呢!

行走在雪地之间,细听着脚下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妙合着心律地跳动,消失在白雪皑皑的尽头,留下一行弯弯曲曲,深深浅浅的脚印。


深情地张开双手,迎接着漫天的雪花,尽情享受着纯净的空间,欣赏着缱绻的雪花飞舞,感受着一片静寂,品味着一份清凉,冷却着杂念,忘记了一切不快,让心充满优雅和快乐。

雪花,轻盈而来,飘洒着,大地像披上了银装,又如一张无形的洁白的宣纸上画着:一抹淡墨云烟,一枝细枝胧美,一点阴影幽情。一群小鸟掠空而过,远去了。


这是一片清纯的地方,

这是一片浪漫的地方,

这是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


古人云:"凡草木之花多五出,雪花独六出"。是的,雪花轻盈而来,是盛开在冬日最纯最白的花,六个花瓣,清润雅致,光彩夺目!

地上的雪一片寂静,微微地起伏着,深浅不一,似有谁在书写着什么,因无生有,因有生空,虚生自然,象外之意,晶莹明净,使人心静。


雪花又粉饰着小山,石块,小草,小树,轻柔地不忍去碰,婉约地使人怜惜,幽雅恬静,是童话里的梦,是无声的歌,是动人的轻音乐!

小枝小叶雪中立,其绿映雪,枝正影正,凸现自然生命的奇妙。


雪花依依地围在一条小溪边上,静听着细水轻音,微观着水花曼妙,不错,在天飞扬梦舞,那是小溪的精灵,于地成水,那是雪的灵魂。相依相拥,交融幻化,远去,成一片美,一片情。

孤鸟雪中立,个印清清,

无心于画,却是竹叶三,

缈缈虚白,

惊回首,振翅飞去了……

雪中柿子红,

点点挂树中,

虬枝雅姿阴阳现,

黑白丹霞相映。

不见谁画,

却成景,

相思回味自有情。

一树琼花白艳艳,

错疑白云入枝间,

其洁如玉,

其香在心,

其静淡远。

雪中墨色洇染,

化之云烟,

树中生亮色,

石上遇情缘,

陌里寻觅绿可在,

白雪轻覆不语淡然然。

雪化飘落在齐鲁石化工厂的十里厂区,又落在万米错综有序、交插有致的管廊上,巍巍装置,高耸的银塔闪耀在银白色之中。


鲜血一般的炼油流向神州大地的方方面面,年产百万吨的乙烯原料,参与并支援祖国的经济建设。那些极普通的一线倒班员工,24小时守护着,多少个网络控制节点,多少个数据难点……多少台设备装置,需要精密精熟地技术维护操作,需要广大员工精心和无私地奉献……


不管环境如何,尤其酷寒大雪天,就是散布在荒郊的运行设备,巡查操作,一刻不停,一丝不苟。


每逢大雪,工人师傅们带上扫箒,铁锨,在茫茫的大雪中清扫道路,设备,保征设备的良好运行,同时为下一个班组的维护操作创造绝佳的工作条件,这是热情,更是责任!

雪花,轻盈而来,飘洒着,飘落在田地上,农民兄弟弯腰下去,查看着麦苗。是呀,白雪仿似一床棉被,保护着麦苗不冻伤,又能化水润泽,充满着深情厚意。

雪花,轻盈而来,飘洒着,洁白无暇如玉,平凡中寓与大气,质朴中不失高贵,圣洁、雅致、带着深情,给人以美的视觉享受,又演绎着无数令人心动的瞬间,使人感悟一份柔情和厚重;品昧一种情趣和意绪;又给人以凉爽和美好,希望和力量,连同深深地遐想……

图片/网络

文字/汉晋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