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等到明年山坡上的柿子红了,你就会回来娶我,让我做你的新娘,让满坡火红的柿子做我们婚礼的灯笼,装扮我们漂亮的婚房。

        从此,我甘心痴痴守候,守过了春秋,守过了冬夏,山坡上的柿子红了又绿,绿了又红,如今只剩下留恋与回忆……

接到贝蓝品电话的时候是10月底的某个晚上:

"下月中旬我要去西安搞一场讲座,正是柿子红了的季节,顺便想拍组人像,你一起去不?"

我下意识地回答到:去啊!

"女模找好了,还差个男模,要你客串哦?!"

哦!……

不想当模特的摄影师不是好方丈,

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客串出镜做老贝你镜头里的男模了



一直很喜欢老贝的唯美人像

想跟他学摄影

终于下定决心,

买齐全套摄影设备

想跟着他去拍美女

拍美女,拍美女,拍美女

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谁知道贝蓝品突然转风格去仙本那拍儿童了

而且连续去了6年![流泪]

欲哭无泪

终于带我拍美女了

居然又让我做男模![呲牙]

不管了,先去吧……

清晨,西安的摄友到宾馆接我们一行,

陈大哥打包的腊牛肉夹馍和胡辣汤

地道……

入冬的西安

没有想像中那么冷

约二个钟车程

蓝田县普化镇訾家山村

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来之前担心树上的柿子已经被摘完了

月光下的狼在市区买了几斤柿子

呵呵,估计是想往树上绑……


地道的关中农家小院

玉米面配土豆丝粉条

从左至右依次月光下的狼、红绿蓝白、高尚、钻山掠影、飞将军、方丈、七彩神仙、花农……

等等

贝蓝品不见了

试服装,道具

女模特高尚是西安一名大四的学生

之前有点担心她太洋气

换上服装后

还好

老乡找来的架子车

呵呵,老贝亲自试道具

开工之前的各种合影、显摆

村里还存留不少这种老旧的宅子

基本上不见年轻人

只剩下老人,小孩

和狗

花农找到了一处适合拍摄的老宅子


老乡很热情

让出了他的老宅子让我们取景

老贝偷偷的说

记得给钱啊……




土坑各种脏乱

铺上了他家最新的一张床单

高尚总算可以上坑了

静静的靠在窗边

淡淡的忧伤

读着一封,1989年的来信

呵呵,信是真的

不过是1989年,

花农同学当年写给花农的来信……

另一个场景在烧火

高尚一边夹柴一边拉风箱

貌似农家小媳妇儿

烧了好一阵火

突然想起

锅里没水……

屋里大妈好一阵手忙脚乱的加水

暗暗心痛家里的那口大黑锅

外景

出了村庄

村头屋后已经见到了柿子树

之前的担心消失不见

惊艳


住山边走

越来越多的柿子树

在旷野中,枝干逎劲!叶子已经掉光了,只剩下满树红橙色的野柿子,美得不可方物……

老贝在构思

吞云吐雾……

旷野中

摄友在玉米地里,芦苇丛中穿行,

手中长枪短炮

快门声此起彼伏……

仿佛当年的陕北游击队

出发之前贝蓝品告诉我陕北郊外气温极冻

带多些衣服

带了二条秋裤

12号天气巨好,估计得有二十来度吧

还没上树头巾已全部是汗

各种热

树上

上下左右都被火红的柿子包围

这种体验毕生难忘

绝大部分的柿子还是硬的

太软的有虫

所以,模特在树上不停的找刚熟的柿子

甜到入心入肺……

西安的大哥不断的在树下提醒

别吃太多

最多4个

会生结石……

据说

今年柿子大丰收

太多没人摘,人工比柿子贵



柿子太多也是个麻烦事

不断的更换角度

才能露露脸

逆光中的旱芦苇随风摇曳

风姿绰约,仪态万千……

白网监很认真

上树客串男模

下树还忙着拍照

角色转换之间

是对摄影不同的感受……

看老贝用相片讲故事

也是一种享受……

来个剪刀手

花农的笑容很灿烂

狼特别喜欢拍花絮

视力不太好

我们都很担心他摄影的对焦问题


西安雾霾

花农说连续四年到山上拍柿子树

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好天气

蓝天,白云,红柿子

还有晚霞

美得狠嘞……

背影

旱芦苇很出彩

毕竟还是小女生

这鬼脸做的

还有二把向下的剪刀手

飞飞很无奈……

准备收工,合个影先

最后一丝余晖

高尚很尽业

夕阳西下

收工

 心中有构思,自然有好作品

拍完这辑柿子红了

贝蓝品三天发片

可谓神速

节节攀升的点击率也证明了这辑作品的受欢迎程度

飞将军,七彩神仙,钻山掠影也相继发片

好评如潮

打开手机,翻看一路随行的相片

仿佛又回了关中的柿子树下

满目火红

感触良多

感恩节,仅以这辑花絮感恩身边的兄弟们!

有你们在身边,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