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读小学时,城关一小街对面偏左,有一家茶馆。
  吃过早饭,茶馆内陆陆续续就会进来一些茶客。茶客们懒洋洋地喝着大盖碗,聊着家庭琐事、邻里长短;茶保提着茶壶在店内来回穿棱,与茶客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腔,顺便飞起一脚,将进店找食的狗踢出门去。
  县内茶馆很多,但这家茶馆比其它茶馆更有名气,因为有两位艺人长期在这里讲说评书。这两位艺人中有一位名叫曹荣,名气在县内十分了得,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的年代,听他的评书,绝对是一项十分难得的高级享受。
  曹荣说书时,我们在校门口瞄一眼就能知道。听书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把茶馆围得水泄不通,很多人已经站到了店外的人行道上。所有人都提着脖子,定定地盯着店内的同一方向。

  茶馆呈正方形,大约有一百平方米,店内站立着八九十人,围成一个“U”形。这些人多数是周围店里的小职员和过路的行人,也有每天专门来听评书的,他们想听书又不想掏钱,站在外围随时准备跑路。“U”形中间坐了十多位茶客,手中端着各种各样自带的茶杯,他们喝着茶,嗑着瓜子,津津有味地聊着上次评书中的精彩段子,等待着享受今天的评书盛宴。

“∪”形上沿开口处站着的就是曹荣,浓发,宽额,白净面皮,双眼炯炯有神,左手拿着折扇,右手把玩着醒木,偶尔呷口盖碗茶,静静地看着黑压压的听众。人们眼光集中在曹荣的身上,耐心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开场时刻的到来,无疑,曹荣现在就是这个小小世界的中心,书还未讲,气场俨然已罩全场。

我们小学生只有礼拜天才有时间去听曹荣的评书,如果运气不好,正好那天曹荣没讲,我们还只能失望而归。一至周六想要去听评书的话,那就只能逃学了。一个人逃学心里太虚,两个人相约一起逃,可以互相壮胆。我们一边听着评书,一边担心着明天将会受到的处罚,担忧与享受并存的感觉很是奇妙。

终于,醒木声如炒豆般快速响起,全堂人的目光齐刷刷一起聚焦在曹荣的身上。醒木声由徐到疾,再由疾到徐,慢慢停了下来,店内接着便响起了曹荣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各位客官,上次说到……”
  我常常想,我们的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为什么不能象曹荣那样讲课,那样吸引我们的目光呢?曹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啊一一高吭而不刺耳,浑厚而有穿透力,弹性十足又充满激情!人们站在大街之上,就能清楚明白地听见那声音,就会被那声音深深吸引,不自觉地走进店来!
  曹荣主要讲的是《水浒传》,尤为擅长讲前半部书中梁山武松、鲁智深等英雄除暴安良、逼上梁山的故事。我特别喜欢他讲的“武松打虎”、“三拳打死郑关西”、“林冲雪夜上梁山”、“三打祝家庄”等几个段子。
我后来把曹荣与国内其他评书大师放在一起作过比较,特别是与川内几位名气很大的评书名家进行对比,我认为曹荣的评书与他们相比毫不逊色,相反,他独特的语言艺术,对人物的形象模仿技术独树一帜,无人能及。

然而,他的艺术之花开错了时代,开错了舞台,它们没能绽放,它们只能在离繁华之都很远的艺术荒野独自生长。

更可悲的是,这种独自生长、自生自灭的机会也被扼杀贻尽,曹荣的评书被当成资本主义毒草进行了剪除,他坐了几年牢,刑满释放后,他已经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了!
然而,现在,在七十年代的这个茶馆内,曹荣却是绝对的主宰,听书的人完全被他强大的艺术光芒所感染,整个店内鸦雀无声,人们跟着曹荣穿越时空,来到千年前的大宋王朝,徜徉在热闹的市集,奔跑在杀声震天的古战场,仿佛自已也成了除暴安良的真英雄,成了顶天立地的梁山真好汉!

这时,曹荣的语速渐渐慢了下来,最后猛然打住话头,人们的思维一下子从古代回到了现代,一个个终于醒过神来——曹荣要收钱了!

站在后排的人群开始松动,前排的人纷纷后退,瞬间就有一半人跑出了店外。曹荣拿着收钱的盘子绕场一周,盘内多出了几个五毛两毛的毛票,偶而我会看见一个一元的大票子。

  我们小孩子不用跑,曹荣不会赶我们也不会找我们要钱。我怔怔地看着曹荣略显失望地走上讲书台,喝口茶,醒木重新响起,人群再次聚集拢来。
  我惊奇地发现,曹荣并没被刚才的不快所影响, 也没有对重新回来听白书的人面露愠色,他很快进入评书的故事情节之中,一会儿变成武松一角,面对景阳冈猛虎拳打脚踢;一会儿变成智多里吴用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一会儿变成小李广花荣挽弓搭箭,“左手如托泰山,左手若抱婴孩,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嗖‘的一声……’
  这一声“嗖”,就像那支射出的利箭,带着长长的尾声,与前数句一气呵成,曹荣憋红了脸,语句如珠,语速短促,醒木快马加鞭,折扇“唰”地打开……故事终于被他推到了最高潮,我们的热血被他点燃,心儿被他拽到半空。然而此时,曹荣却突然打住:“要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曹荣的评书讲完了,我们的心还痒痒地悬在空中,欲放不能。我们带着今天的遗憾和明天的希望,悻悻地离开茶馆。

  我是一大早起床想起要写写曹荣的,我想把这位用艺术语言带给成千上万精神荒芜的人们无穷快乐的说书人记录下来,作为南部值得记忆的一部分……正当行文至此,一朋友告诉我,曹荣已于几年前过世了!我震惊之余,深深的失落涌上心头。
斯人己去,音容犹在!
如今,原来茶馆的位置己变成了高楼,站在我家的窗前正好可以看见当年曹荣讲书的地方,当年茶馆内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那说书人,那听书客,那醒木,那折扇……

  说书人曹荣的评书,在中国第三届成都国际非物资文化遗产节上,被评为”省级非物资文化遗产"。

(曹荣于2013年7月离世,他说书45年,享年67岁。)

(永远平安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