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爬或者不爬,山就在那里。

城市的阴霾把天空蒙蔽
于是心飞向深邃明净的大山之夜
当我在大山之夜
银河臂弯下却又怀念城市阴霾下的一席温床

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如履平地
于是惦念河流峡谷里枕丘壑而饮山泉
却在漫漫无尽的山头
渴求虞美的鲜果和饕餮盛宴

行走,总是一朵半生花
一半是野生,一半是常生
一半盛放在苍莽峥嵘
一半弥留在半醒浮生
浮生里向往苍莽之境
苍莽之境中又渴望回归浮生的惬意
总是无处安放又渴望轮生(8264)

每一场不经意的出发,都要以一次长久的回忆记录来结束,这亦是生活的一部分,就这样自然地开始了。

等到武功山惊艳时刻的到来,一份久违的感动再次将我击中,只觉一身轻盈飘到了平流层上方,最想触摸感受这份感动了我的温度,她有些清冽但更多是回旋着的窝心。

真正的坚挺都会有着四方柔软包裹才显得更加伟岸。

就喜欢这束在多娇江山上敢于亮剑的光芒。

难得分清是翻山倒海还是如棉似絮。

平静的烟波下谁又知道藏有什么秘密,只待风儿吹走你的面纱。

还是天与地的结合更显得明朗大气。

日行夜寐,带上帐篷就带上了家,需要的就是3平方空间,就算难求,就算偏僻,就算聒噪,足以带来家的温度和旅途的慰藉,还能有什么比拥抱心中永恒的天地与之对话更值得回味。

线条分明的棱线恰似山峰,对,我就住在山里。

与天呼应,带进来的颜色同样是道美丽的风景。

卸下行囊,跑到冰凉的溪流中发着抖来了个天然浴,真是爽到发尖,山泉清洗过的物件在余晖中滴滴答答,估摸难得干,好事变坏事。

山上的“原著民”每天都忙着抢占地盘,来晚了一地难求,假期就是热闹。

等大地沉寂下来,等周遭沉静下来,你拉开帐帘,陶醉于浩瀚唯美星空。你心中填满童话,帐篷里住着精灵。

风云诡谲的山顶,白云游动在山峦间,站在山的这一边正准备下降,抬脚举首间捕捉到前方的路是这样充满挑战,有时候心中没有目标反而不会胆战心惊。走吧,没有比脚更长的路,说好在对面的垭口等候,不见不散。

你在看风景,别人在看你。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三毛

如果有来生,要化成一阵风,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没有善感的情怀,没有多情的眼睛。一半在雨里洒脱,一半在春光里旅行;寂寞了,孤自去远行,把淡淡的思念统带走。从不思念、从不爱恋。—三毛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三毛

如果有来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为永恒。—三毛

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舒婷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舒婷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舒婷

噢,原来你也在这里。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暮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这个季节的草甸由荣转枯,黄绿交错,站在小路的这一端,定格光影下草海里的天人合一。

的确没有什么后期处理效果,要的就是这份自然。

坡的尽头叫垭口,说好的不见不散。

逆着熹微晨光捕风捉影,丁点的人形轮廓是富有灵性的沧海一粟,有点渺小,有点伟大,还有点喜悦的情感流露在眼眶。

让我再看你一眼,往下走是个叫吊马庄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们中的另一半是谁,这一点也不影响我欣赏这幅和谐画面的味道。

不管是山里还是城里,都会时不时感觉人群很是神秘,此刻摇曳着的茅草是在召唤你要拉近与人群之间的距离吗,你往往觉得那么清晰,却不易靠近。

不管怎样还是要拉进与美驴的距离。下坡都下得这么有气质,舞步曼妙轻柔,你不是装酷,你是真的酷。

想到美驴一路背起比我行囊还要重的包真是自惭形愧。是吧,优秀的人她真的不止一方面优秀,她正是力量、毅力和靓女的完美结合。

神马都是浮云,这不,小马哥就横空出世了,也出师了。第一次参加重装徒步,装备逼格都配置得很高,只是带了些冤枉的物品增加了负重,第一天就走抽筋,看起来让人有些担心后面的翻山越岭,还好小马哥从来就不是菜鸟,相信收获到的比承受的痛苦还要多。

老马居然能抓拍到这种经典,小马哥是杀气太重还是帅到没朋友,这姑娘明明就是躲。

回忆就如余晖,能染红半边天,温暖一颗心,不能清晰浮现原本的模样,但总能留下独特的印迹。此刻,用看似不正式的挽留注视夕阳,明早你又如约升起。

有时看到人景合一的瞬间很是想按下快门,但又因为不熟悉抑或怕搅扰到别人会带来尴尬,在一次次犹豫中果断从背影出手,这样就没啥好担心的,很乐意窜进了镜头的你们,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

侧面也可以来一张。

你也会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天空自然得有些假,平凡路人让我觉得真切。

已想不起来自己当时在干嘛,大抵在想今天还要多久才能歇脚,每时每刻都在琢磨着,这是原始动力。

又在故意摆造型,装逼不可耻。

主要是山瀑,请忽略这蹩脚的背影造型。

2号一大早下火车就直奔两丘田起点,一行6个人开始进攻山头,走在最前面的都要承受蛛网阻击和露水打湿,随着海拔升高,步入山脊线后立马豁然开朗,怎么累都会因妖娆的云朵轻描淡写。

给女强驴来个背影,不知不觉就来到第四天的明月山的出口。才发现我的叙述是这般的凌乱混淆,不是什么顺叙、倒叙或插叙,是在乱叙,没办法,往往只要一本正经自个就会紧张,回忆都是跳跃式进行的,不受束缚。

被龙门客栈给劫了,遗憾没到发云界扎营看星空。一大早才慢吞吞地爬上来,让前面的驴友等了个无奈,直接导致后面赶夜路。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有对比就有伤害,效果鲜明呀,我的那个黑没有相对而言,是绝对的。最主要的是和美驴合个影还表情紧张,又一本正经了吧。

这是爬铁蹄峰吧。小马哥这个负重爬这种山路抽筋也是情有可原,不能要求新同志有长征经历嘛,有长征精神就足够了。

绝望坡雾气好浓,光听说绝望的名号,没见到绝望的真相,就是腿有点打颤而已,一不小心就过去了,so easy!要反穿才知道厉害。

国庆这几天武功山的早上往往是风轻云淡,艳阳高挂,转眼到下午三点后就风云突变,滚滚浓雾席卷而来,天空一下子阴郁下来,给本来就很吃力的旅途再增压抑。路在脚下,屏住气息小心趟过这崎岖崖石,争取天黑天拿下任务。

爬累了就卸下包裹,放松心情欣赏自然的馈赠,抓拍一张融入画中的同伴图像,自显得意,也乐在其中。

草甸和丛林的界限如此分明,犹如理发师的魔剪,干净利落,层次分明,再加上光影投射,更显神奇。我想造就这一奇特景观还得归功于太阳角度和地球纬度吧,山脊线成为分水岭。

前两天在草甸奔袭中视线范围从来不会被局限,快进入丛林时,遥望连绵不绝的山峦,心里有些没底,但更多是激动,后面的行程证明的确轻敌了。

同伴们依次排开,老马从这个角度拍去,近大远小。还在山顶上那一丁点的我,总是磨蹭在最后面各种拖延,不得不说是赶夜路的罪魁祸首。

又喊我快点,别墨迹了行不行,这里逼格很高,让我再留恋一会吧。

一个个不是猴子胜似猴子。

老马的包很是骚红。“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让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用这句话向照顾了我一路的老驴、强驴们致敬。

进入沈家大院前休整,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其实才得一半路程,够呛。

这样的腐败需要多少体力和汗水的支撑我真的不想去估算,主要今晚上的场面没有我的体力或者汗水的体现,完全是蹭吃,这是我心中所想的山珍海味,不会忘怀。

哈哈,有人欢喜有人愁,此处省略一万字。

从沈家大院开始围着羊狮幕景区的防火隔离带绕行,收了费的景区人工痕迹就多了起来,总想搞出点特色来。景区里的铁路真是看不懂,谁说这不是正在流淌的迷惘。

装逼不要钱。

明月山脚下来一张全家福就各回各家,伤感的话请各自憋在心里。

离别的车站最让人难受,喜欢跑出玩的看似一个个坚强开朗,遇上分别总是多出几分惆怅,在很大程度上说明我们内心都变得柔软了,总比麻木冰封的好。

山瀑散落开来,无边无际,如织如絮,细如针尖,隐隐作痛。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就让云朵夹杂作愁绪再飘一会儿。

让灵魂回到群体寻求港湾。

每当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些话语来慰藉下自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周国平)

没有圣路,坚持向着平凡之路前进。

下一刻就拨云见日。

都说已经犯有初老症状,趁还没模糊前尽快刷新,把这份属于秋天的回忆让一路的点滴收纳进来。一张图片一个故事,一段旅途一生有你。

欣喜又翻过了心中的一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