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龄湖 ------为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而作 江上雨(文)/龙春生(图)
庆龄湖何在?地图上看不到,百度上搜不到。她是我给那一泓澄明的碧水新取的名字,至今日此时,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心里这样呼唤她。
她在孙中山先生的故乡广东省中山市,与逸仙湖相望。
2011年9月的一天,为了写一篇纪念辛亥革命100年的报道,我赶往中山市。住宿在一个叫怡景的三星级酒店,天色已晚,看不清窗外,也不知道有没有怡人的景色。
晨起,拉开窗帘,眼前一亮:“我的个天啦!这不是仙境吗?!”
但见:窗外一片湖,远处苍山张开臂膀,把那一汪湖水揽在怀里。天虽然是阴的,却画出一幅淡远的水墨画。水上生雾,雾罩翠湖,湖上有岛,岛上生树,树栖白鹭,鹭飞天水湖山之间。一片轻淡的墨色中,点点白鹭最为生动。
窃以为,但凡叫得上好景致的地方,必有山,水,雾,鸟。好比一个美人,有山,才有身架;有水,才有韵致;有鸟,才有灵气;有雾,才有神秘感。但凡称得上好的湖泊,必有岛屿。湖没有岛的掩映和遮蔽,一览无余,便没有了层次,没有了回味。又好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岛,就是眼球,只有眼白的眼睛,能好看吗。
这里,有山、有水、有鸟、有雾、有岛,一切美的要素都有了。 好一处山水!拉开窗帘的第一眼,我就深深爱上了她,一见钟情。
这个湖叫什么名字?早餐时,我还在兴致勃勃欣赏窗外湖景,问服务员。 “长江水库。”服务员答。 长江水库⋯⋯长江水库?这个名字有点……我心想,好比一家人生养了一个俊俏的姑娘,却取名“翠花”。
这个名字取得莫名其妙。为什么叫长江?这里离珠江很近,长江相隔几千里。中山市有孔曲水、石岐水、尾沙水等数十处清流,唯独没有叫“长江”的。
“水库”倒是实在,这一汪水就是一道水坝挡住蓄起来的。但是给它取名就得浪漫一点,为什么不叫湖呢?一个水库,一个湖,一个呆脑,一个明丽清雅,给人的美感完全不一样啊!。 你看,浙江有个新安江,建成水库,叫新安江水库,现改名“千岛湖”;吉林的松花江,建起小丰满水库,水坝以下还叫松花江,水坝以上的库区改叫“松花湖”;北京平谷有个金海水库,改名“金海湖”。
我也就是心里滴咕,人家的孩子人家的名儿,外人不好插嘴。
一晃5年过去了。我与这片水真有缘份,2016 年11月12 日,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日,中山市决定隆重纪念。9月,中山市政协邀请了一批散文家和记者前来采访写作,我也有幸被邀请。
前几天我们住在另一个酒店,但我心里很想很想“怡景”,惦念那个“她”。我私下给主事的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先生请求,最后一天让我搬到怡景吧,他答应了。
我搬到怡景酒店,对前台服务员说,一定要把我安排在窗口朝湖的房间。
进房间没等放下背包,第一个动作就是拉窗帘,眼前还是当年光景,“她”还是那个“她”。 连天气都和当年一样,仍然是阴雨,只是这次没见到飞翔的白鹭。我端起相机,对准窗外,咔嚓一声,留下永远的“一见钟情”。
端详着这张照片,感觉还不完美,阴雨天摄影,只能留下个淡妆。虽然,对于有气质的美女,“淡妆浓抹总相宜”,但我还是想再看到她明媚的一面。今年南国多雨,看天气预报,中山至少还要下雨半个月。真不巧啊,来两次都赶不上晴天。
我跟怡景酒店总经理龙春生说话,掩饰不住这个遗憾。他连连说:“不遗憾,不遗憾!我拍了很多好照片,给你瞧瞧!” 他指着照片说:“这个就是长江水库。” 果然明媚鲜妍,果然气度不凡。
他提到“长江水库”,又勾起我对这个名字的纠结。奇了怪了,是谁给这个好地方取了这么个不招人爱的名字。于是,我便四处寻找“长江水库”的来历。 查证的结果是:相传,三百年前,有姓龙的叔侄二人,从江西来到这里拓荒。因他们来时,曾走过长长的山岗,又把"岗”字谐音为"江",暗指他们祖居江西之意。“长江”便是这么拼凑而来的。1963年,这里建起了水库,水库因村名而名。
我想给她改个名子,能不能改呢?现在不是反对乱改历史地名吗?不,在这里,历史地名是“长江村”这个村名,而不是“长江水库”,长江水库是新建的水库名。再说,长江村、长江水库,都不是象荆州、徽州那样具有历史意义的地名。 那,取个啥名好呢?思来想去,一夜失眠,终于想到一个好名儿。 “庆龄湖”! 以宋庆龄的名字命名这片湖泊。
这次重访中山市,知道了这里不仅有中山路、孙文路,还有逸仙湖。逸仙湖也是一个人工开挖的湖泊,从中山先生的多个名号中取“逸仙”而名。逸仙湖激发了我的灵感。不知何故,宋庆龄终其一生没有来过孙中山的故乡,没有来过她的婆家,如果将“长江水库”易名“庆龄湖”,与“逸仙湖”相望,孙中山、宋庆龄在中山先生的故乡相依相伴,这还真有美好的象征意义。 宋庆龄与孙中山的结婚纪念照
中山先生的思想事迹早就熟悉于心。这次再访翠亨村,宋庆龄的照片,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合影,再次让我注视良久。宋庆龄一生的事迹在脑子里连成一片,她的形象在眼前越发高大起来,油然而生高山仰止的感慨。
宋庆龄,孙中山先生的学生、战友、伴侣。她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参与者、继承者、捍卫者。她是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女性,周恩来称她为“国之瑰宝”。这样的评价,这样的称谓,她当之无愧。 仔细研读宋庆龄的事迹,我找到解读宋庆龄的一把钥匙,那就是她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大爱之心,她一生的所行所止,都可以从这里得到解释。 1920年宋庆龄在上海
宋庆龄留学美国威斯里安女子学院,平时就是一个温柔娴静严肃沉默的小女孩。当听到清朝帝制被推翻、共和国诞生的消息,她突然跳起来,一把从墙上扯下代表清王朝的龙旗,扔在地上,用脚踩了又踩,高呼“把龙旗拽下来,把共和国五色旗挂起来!”她写了一篇高度评价辛亥革命的文章《20世界最伟大的事件》,发表在《威斯里安》1912年4月号上,讴歌辛亥革命“是滑铁卢以来最伟大的事件,是20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之一”。文章抒发了她对“四万万人民从极端君主制奴役下解放了出来”的欣喜之情(上文见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编著的《宋庆龄》一书)。爱我中华,爱我同胞,这是她的初衷,她一生不改初衷。
她一生就是这样外柔内刚的形象:表面是一个温柔娴静美丽端庄的大家闺秀,内里却是一位革命意志坚如磐石的勇士。 爱情观反映世界观、价值观。对女人来说,选择什么样的男人,就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道路。
以宋庆龄的才貌家世,天下的男人任她挑。美貌,这个女人最宝贵的资源她一生下来就拥有了。才气,她是留美文学士,英文好得很。家世:宋庆龄的父亲宋耀如,中国第一代资本家,孙中山革命的财柱子。宋庆龄的家,是上海一座中西合璧的别墅。她给美国友人的信中这样描绘自家的优裕生活:“我们这里的生活和你们 那儿的一模一样。我们的衣食住行都是欧洲式的,甚至连屋中的摆设也是欧洲式的…… 我们家里就是有许多卧室、浴室和盥洗室。"这样的才貌家世,她却选择了革命家孙中山。这个革命家身无分文,连身家性命都难保,先是被清廷追杀,后是被叛徒加害,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到死的时候,还是“革命尚未成功”。宋庆龄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过:“我想为拯救中国出力,而孙博士是一位能拯救中国的人,所以,我想帮助他。”这一句话,是解开宋庆龄为什么爱上孙中山的密匙。宋庆龄是先有革命思想,后,才爱上革命家。她嫁给孙中山是嫁给了革命。因为孙中山是带领四万万同胞摆脱封建奴役的革命家,宋庆龄才爱他嫁他的。
宋庆龄与孙中山的爱情,用四个字概括,“惊世骇俗”。孙中山比宋庆龄大27岁,这是橫在他们之间的一道天堑。跨过这道天堑,最难的是宋庆龄。她当然知道,孙中山肯定会早早先她而去,等待她的肯定是一时的甜蜜半世的孤苦,这也为后来的事实证明。她结婚后10年,孙中山病逝,她才32岁。
最难过的人情关是她的父母。父亲宋耀如听说宋庆龄要与孙中山结婚,雷廷震怒,命令宋庆龄必须和城中另一富家子弟结婚。宋庆龄当场昏倒,醒来后发现被反锁在楼上自已的卧室。在女佣帮助下,这个平日里的乖乖女,竟然违抗父母之命,越窗而出,缒楼而下,乘船而去,赶赴日本与孙中山完婚。宋耀如大病一场。她如此决绝地违抗父母,伤害了亲人,自己何尝不受伤?半个世纪后,她回忆当时情景,说:“尽管我非常可怜我的父母一一我也伤心地哭了一一但我拒绝离开我的丈夫。”
“富贵不淫,威武不屈”,通常用来评价那些有骨气有担当的士大夫。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在宋庆龄追悼会上致悼词,正是这样评价这位女中丈夫、女中豪杰的。
如果从一般人性人情的角度,孙中山去世后,宋庆龄以国母的身份,明哲保身,不问政事,可以保证安安静静,养尊处优过好后半生。而她,犹如“一头冲决网罗的雄狮”(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语), 高举孙中山革命旗帜,与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不妥协的殊死斗争。
她的姐姐、妹妹、弟弟都选择了跟随蒋介石,都是“蒋家王朝”的台柱子。 姐姐宋霭龄支持蒋介石清党反共,姐夫孔祥𤋮是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妺妹宋美龄嫁给自己的死敌蒋介石。弟弟宋子文,先是任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后任外交部长。孙中山的长子孙科,先后任南京国民政府考试院长、行政院长、副总统。孙中山生前的战友、学生、部属,绝大部分也跟了蒋介石。
政治上选择捍卫孙中山的革命亊业,选择与蒋介石斗争,人情上就选择了与亲人对立。她环顾左右,众叛亲离,只身独影,茕茕孑立,宋庆龄能不痛苦吗?从普通的人性人情角度去体察她,与她换位思考,更能体谅她的艰难,体悟她如何来自平凡而超然于平凡。
如果说,在孙中山去世前,她只是中山先生的学生和伴侣,那么,在中山先生去世后,她成为向黑暗势力呼啸进击的勇士,高举孙中山革命大旗的旗手,独自抗击风暴的巍巍大树。宋庆龄逝世时,中国共产 党对她的评价是“伟大的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国际主义、共产主义战士”。全国人大常委会授予她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的荣誉称号。
孙中山、宋庆龄是中国革命历史上不可分割的双子星座,孙中山革命事业包括宋庆龄,孙中山文化包括孙庆龄,纪念孙中山同样也应该包括宋庆龄。 以研究孙中山文化为己任的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先生告诉我,为了纪念孙中山,全世界有360条中山路。我知道,仅中山市就有中山路、孙文路两条,还有逸仙湖一处。但没有听说过有庆龄路、庆龄湖。
我以为,别处可以没有,但在中山先生的故乡可以有。在全国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的时候,如果将“长江水库”命名为“庆龄湖”,从此纪念宋庆龄先主,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如果真的能将“长江水库”更名“庆龄湖”,我还要建议在湖畔的那几棵大榕树下,立上一尊类似宋庆龄故居的汉白玉雕像:
本文作者:傅振国,笔名江上雨,人民日报高级记者。
本文摄影:龙春生,笔名春声,中山怡景假日酒店总经理。摄于庆龄湖畔。
图文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