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这个时候,已经厌恶自己痴肥的形象很久开始有意识锻炼了。四体不勤,只能走路。在体操馆的室内跑道不厌其烦走着一圈又一圈,有个瘦小的爸爸跑了一圈又一圈,我每次望着人家身轻如燕的背影反复鉴定该是台永动机。 同时也心血来潮大张旗鼓地搞了台椭圆机搁在家里,因为心疼不想浪费,三不五时的上去慢慢踱步。 走到二月份的时候,还是虚胖的中年妇女,有一天小红姐说五月去跑半马吧,一直以来对吃喝玩乐的邀请都舍不得说不,所以即使对自己的能力将信将疑也爽快的答应了。小红姐当时给咱们俩定了个热血沸腾的目标就是,三个小时把它走也要走完。其时我走着走着已经开始慢慢跑起来了,所以觉得半马这么遥远的事情听起来竟然也并非难以实现。而且后来才知道三个小时以后人家的确也得收摊儿耗不起了。五月比赛前的一个星期,我带着闺女在台北街头逛了几天,回来赶紧上路跑一跑,可以一口气跑上10000米,当时阿菜爹就说 哇 这么能跑 不如帮我割草,朋友老庄也大放厥词说 这么能跑不送送快递什么的太浪费了。各种嘲讽,按下不表。总之五月的人生第一次半马,跑了一大半,可是后来岔气,就一路走到终点,值得骄傲的是,我在预定的三个小时以内走完的,而且比赛前阿菜爹欲言又止,忧心忡忡的说,不然别去了……眼看拦不住我改口叮嘱,跑不动就打的回来。总之完全没有要给我正面鼓励的意思。
跑着跑着路遇活泼开朗的小红姐
开始跑了以后,越跑越爱。后来稀里糊涂加入印跑团,又被稀里糊涂拖进神龟队,神龟的意思照我理解就是神气活现的以龟速慢跑的人。至今耿耿于怀爱咋呼的司令欠我18响礼炮。一个人跑步的时候听音乐自得其乐,可是最喜欢跟女飞人还有大鹿从容这些女将一边唠嗑一边飞奔。 暑假回来,在国内没有放弃跑步,体重几乎完全回到十年前,村里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有小伙伴说我暑假回国顺道去了韩国,也有人用脱胎换骨四字形容我变化之大;从容还记得阿菜爹阿菜菜却怎么也认不出我来,这些都得瑟过很多次了,再得瑟真的要担心没朋友了…… 小红姐有一天又邀请我去参加11月的半马,俺又爽快地照办了。并且跟西雅图的好姐妹一起嚷嚷要破二。 司令老早就在比赛以前开始嚷嚷放卫星,不置可否。果然出状况,配速几度掉到九分的时候就是岔气引起了腹痛,最后真的很想放弃,一想到自己跟全天下的人嚷嚷破二实在没这副脸一走了之,咬牙硬坚持到底。1:57,总算做到了破二。可是真的快气死。一点都不好玩。 你要是有耐心看到这里,我有点佩服你可以这么容忍我的唠叨。
痛苦的半马途中,一路都在躲热心的乡亲跟摄影师,最后刚挣扎完要不要放弃的时候被教练夫人的火眼金睛抓住。
刚刚跑完气都没喘一口一路飙车去领了个小奖。
接下来要回顾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想当年清纯路线也不是没走过
只有三年多以前的工作证保留了生完小孩自暴自弃的猪头大婶的证据,也是我一度最想销毁的。
今年二月还是虚胖的中年妇女
今年四月尚未彻底消肿的肥脸
我们家除了我是励志姐之外,我大侄女也是个励志妹。十年前姑侄合影,那时她在学校人称小肥肥。
十年以后,在成功减肥的大侄女的影响下,姑姑总算在满40岁以前也及时逆袭......
很多姐妹问过减肥的秘方,我诚实地送上两个字:跑步。用数字简单的说的话,一年的时间,从157磅减到现在的125磅。今年五月底买了佳明235跑表以来,六个月走了267.8万步,一共1364英里。凭着多年屡试屡败的丰富的减肥经历,我还得掏心窝的送上三个字:别节食。节食引起的报复性饮食是很可怕的。现在想吃啥吃啥,吃得比阿菜爷俩加起来还多,只要跑步,就不会增肥。
认识一群最富正能量的可爱的人是跑步另一项丰厚的赐予。他们热心,积极,爱生活,爱健康,爱家人,爱朋友,还热爱跑步。好感谢认识你们......
跑步的伟大之处,于我而言,认识了人的潜力可以多大。体育及格的困难户跑半马已经无法想象,又完成破二,更是以前觉得办不到的事情。导致女飞人怂恿我跟她一年以后参加全马,有一瞬间也突然觉得好像不是那么难以企及的目标。 我唠叨了这么多,就为了问你一句: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