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父亲节的前一周,世界展望会World Vision来到我们的教会介绍-项为非洲贫困地区的妇女儿童能喝上干净水的募款马拉松跑步活动. 我的小女儿马上就帮我报了全马作为父亲节礼物。他跟教会的小伙伴们说,爸爸在她面前常唠叨说世上有意义的事情都需要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就像跑马拉松一样简单重复地去做。她听都烦了,他也知道爸爸其实不喜欢跑步,所以这次要挑战爸爸以身作则去跑一次。我就这样上了跑马拉松 “贼"船。
世界展望会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四个月的训练计划。从美国国庆节后就开始,每周跑四次, 两次慢跑,一次快跑, 一次长跑,再加上一天strength and core, 和一天cross-training. 每周六的长跑是Group run. 我的计划是尽量跟这个训练表,每天完成跑量就打了勾,如果跟不上我就改为跑半马。前面八周我和世界展望会的队友一起跑。可他们跑的很快,我常常跟不上,跑到后面越跑越难受。有一次我跑完后没法上楼,就想今年马拉松赛跑可能要泡汤了。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朱昆,他帮我介绍给徐涛,从此也就成了神龟队的队员,也认识了印跑团的牛男牛女。"慢是王道"对我这个年过半百的人真是太合适了。在这个队里我们互相提醒不要太快,所以以后的几周还可以继续按训练计划加大跑量。训练到第15周的跑量是40迈(10月15日),后面就开始Taper。
IMM前夕,不知咋的一个晚上睡不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世界展望会的Pep Rally. 500多人唱完Amazing Grace来到赛区。碰到几位神龟队员,我和海忠决定一起跑。虽然一直提醒不要快,第一迈保持不错,不知不觉第二、三、四迈一直在加速。意识到后面要付出代价,我们刻意减速,一直到全半马的分叉处,我们互相提醒慢跑后道别。一个人跑,这时开始东张西望,一边想找一个配速相当的跟跑,一边欣赏沿途风景,和看五花百门的啦啦队的标语或表演。可是生理现象无法抗拒,但每个厕所门口都排一长队,在十迈处一等就是8分钟,把热好的身体冷却下来,再起跑就觉得有点不自在。虽然如此,我觉得在离清埸的时间还够,还是每水站必喝,不断告诉自己身体的水分一定要保持。所以一路一直拜访Potty House😡。 在路上也遇见不少有趣的人,其中-位从俄亥俄州來的中午女子,戴了一顶写着Marathon Maniac 的帽子,和我跑得-样慢。我问她跑了几次马拉松能得上Maniac的殊荣,她说至少-年三次。我问她为什么跑这么慢,她说她享受路途上的风景和人物。我心想-连Maniac也不在乎成绩?她是神龟精吧? 到了22迈处左右,腿开始发酸和发软,天气温度也高了些,我把帽子扔掉,感觉凉快些。再吃了一个胶,心想这时不能停,慢点就慢点,不能受伤。就这样到了24迈左右。这时听到一个熟悉的燕子般的声音"廖大哥",抬头一看果真是神龟队队员燕子。她告诉我司令和海忠派她来关心怕我不行了,我心里顿感温暖。我知道我的家人和教会的弟兄姐妹也在Live Track 我。剩下的2辺很轻松愉快地跑完!在终点有家人,队友在等待,颇有凯旋归来的感觉。对一个从小就没有拿过任何体育奖的我,挂着沉沉的IMM纪念奖牌,还真有点激动。
我感谢世界展望会提供的机会,女儿的挑战,家人的支持,队友的关爱。在过去四个月的训练过程中也认识许多新的朋友,建立新的友谊。虽然50岁跑了人生的第一个马拉松对我个人来说确实是个Monumental event, 我更享受的是这个过程中发生的点点滴滴。
后记:跑完后,以最不喜欢跑步自称的LD提醒我全家报名去参加感恩节的火腿赛跑。她也开始跑了,没想到跑步还可以改变太太,这bonus 未免太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