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文字----山石玉子


那年深秋,在武汉东湖与你初见。瘦骨嶙峋的残荷,在如镜水面的倒映下,摇曳着凄美的舞姿,释放出淡定的禅意。残荷清影,令我痴迷,油生敬意。


那以后,一直期待着与残荷再次相遇。我的城有几处公园也养殖荷花,可每到深秋,公园的管理者却将枯萎的荷花统统砍杀。这种没文化的举动,令人心痛,哀哉荷殇。


与其无奈等待,莫如无言寻找。终于,在城郊一所大学校园的池塘,又见残荷凌风傲雪挺立的姿影。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或许,这就是我与残荷的禅缘吧。


眼前的残荷,没有了鲜衣怒马,红尘远去,浮华褪尽,愈显本真。看似东倒西歪,七零八落,却乱而非乱,乱而有道。在孤寂冷漠中,心明澄净,不悲不喜,神笃气定。残荷虽残,却残亦悲壮,残亦弥坚,残亦风流,残亦飘然,残亦空灵。


残荷是一本使人荡涤灵魂的书。我尝试以自己的感念定格残荷,参悟残荷之禅意,读懂落花之缱绻。。。


                             写于2016年1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