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月的西北之行后,收拾心情、梳理照片,静观良久,决定用这张来作开篇。

  本该高昂的头己深深的拱入沙里,扭曲折弯的身躯已近断裂。分不清屈服或挣扎中,一枝从干枯躯干上拱出的细岔,顶着几片稀疏、明黄的叶,摇曳着、讲述生命的故事。这顽强、这场景若是身边,不知能唤起多少慈心悲鸣、换来多少爱心释放!

感触良多。细细的的翻阅此行数千未能详看细品照片,此类甚多,套用时下流行“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枯干䇄立着、拥抱阳光中依然映射出生命之彩,

折叠中不屈的活着、

不朽的述说生命的曾经、

横垣天地间的豪迈,

再次面对自己称其“胡杨坟场”的戈壁野照,虽已过有感即动的年龄,还是再次眼前模糊……!

在满目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无水之塘的泥土,皲裂并泛着刺眼的白光,几百棵干枯的胡杨豪无生气、暗黑的刺向天际,面对唯一那根极细极小的金黄,呆立了足足十几分钟,身体在颤抖、大脑一片空白,仅留下这两张不清晰的尽力之作!

三干年的等待,用历程讲述“辉煌在生命止步的地方”的传奇。

挣扎中生存,不朽中辉煌——胡杨之魂

晨光斜照,光影间婀娜多姿的胡杨,美艳地张扬生命之光、之彩,像舞者挥动那史诗般的凝重,旋目灿烂。

虬髯般的枝干染成红柳般的鲜艳。

霞光投在林间,仰望一片灿烂的金红。

浊塘也被染得光鲜无限。

   

站立戈壁,静观无声的光影色舞,三千年历程在目!朝圣乎、膜拜乎、……太阳落山之时,终将挥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