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首半马
今天早上,5点多一点就起来了,去参加IMM马拉松赛。儿子和老公也一大早爬起来,去做啦啦队加后勤支持。看出发处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就知道马拉松在美国的流行度了。(事实上,美国人对运动普遍重视,不单是马拉松)。光印第安纳波利斯,就有将近50位华人参加全马或半马,以中年人为主。
我跑得波澜不惊,没有太多故事可讲。6英里处看到路边等待的儿子,开心地和他打招呼。这么早把他拎起来,就是想让他看看,妈妈可以在40大几开始跑马,如果他想,也能做到。大概7英里处超过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一边喘一边对自己说“you got to do this!”,喘几口,嘟囔一句,超有喜感。路旁啦啦队举着的标语牌也很有趣,比如说 “if Trump can run,you can”, “only 26 1 mile” “ I believe you can fly”。
虽说这次带了“御用摄影师”,我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原因是老公和儿子给我在6英里处加完油,就进Starbuck喝咖啡热巧克力奶去了,因为按照官方追踪个人跑程的数据,我还且一会儿到终点呢,没料到我后半程加速了,等他们悠哉悠哉到终点处端出相机就位,我早就跑回来一会儿了,四处看不到父子俩的身影。不过倒也没有失望,意料之中的“意外”,常常发生的“意外”。[呲牙][呲牙]。 好在我们跑群有强大的啦啦队,还有摄影师们一大早就随队前往,虽然我擅自没穿队服,摄影师们还是捕捉到了几张。太感谢了。
这次是自己跑的,没有刻意找跑伴,事实证明是对的,因为小伙伴们纷纷在跑前钻进了比预设配速快的行列里去了[呲牙],我还是乖乖走到了自己预设的4:30 官兔旁边。一人跑可能不太出成绩,但很舒服。前两迈跟着官兔,2迈以后稍稍快了一点,三迈以后就按自己的感觉跑了,累了就慢点。自知跑量少,肌肉力量不够,就专注在自己的呼吸上。10迈后锁定一个身材超级棒、跑姿又好的洋妹妹,跟着跑了相当一段距离,这位洋美眉跑步观赏性很强,抬腿、落地,如此反复,节奏感好,又很轻盈,像跳舞,光顾看也不觉得累了。最后一迈洋妹妹提速了,轻轻巧巧就把我甩开一截子,我也没有勉强自己,回头继续默数我的“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到最后还象征性地冲刺到钟点。直到最后,呼吸都很顺畅,这就是自己跑的好处。这次半马,天公作美,跑道平坦,跑得相对轻松,很多人都创了自己的PR(个人纪录)。晚上在老何和小华家聚餐,聊跑步聊得意犹未尽。
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跑半马,一年半前走过一个,2:59完赛,现在想就是打酱油去了,虽然当时也挺自豪的,要知道两年前咱走四个英里就已经觉得不得了了。 我是个爱瞎琢磨的人,比如跑步,要常常自问一下:到底为什么跑?。这里只说一点吧:跑步的好处就是我的糖化血红蛋白降了0.1%。这几年,糖化血红蛋白每年以0.1%的速度往上爬升,离糖尿病前期已经不远了,因为遗传,我一直就认为糖尿病是我的宿命,早早晚晚的事,今年年检化验完,打开结果前还有点小紧张,看到HBA1C不升反降,自然是喜出望外…,就凭这个,这步注定要坚持跑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