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父亲年轻时,在省建筑五公司当工人。他随着工地辗转过很多地方。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拉萨的最美时光。
  初来西藏的人,常有头痛、胸痛、心跳快、气喘、呼吸困难等高原反应。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这里的温差太大。父亲常说,在西藏一天就像是过完了一年。
        父亲的单位驻地正好在藏东南地区,这儿人口相对稠密。整个建筑队总共有50几个人。大家都住在用铁皮做成的临时房子里,每个屋子都有火炉。父亲和一个西宁的小伙子住在一起。小伙子二十几岁,还没有结婚。名叫周陵。大家喜欢叫他小周。
         
经理是个湖南人。他四十几岁,身材魁梧,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这次是他带队,整个工地的安全是他最头疼的事,尤其在工地上,很多藏民乘晚上大家睡觉的时候,会来偷水泥,钢筋,机器,还有很多很多建筑工具。然后他们转手卖掉来赚点钱花。这也是经理最担心的事,进藏公路经常堵塞,很多材料一时半会运不进来,会严重耽误施工进度。他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让大家看到眼里疼到心里。

        有一天,他找到父亲。语重心长的说:“老张,我知道你为人善良,勇敢正直,我把每个人从头到尾捋了一遍,这个任务还只有你能完成。”父亲很诧异,他不解的问:“经理,您说明白点,到底是什么任务呢,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呢?”经理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就是看工地的事,不知你是否愿意。”

“当然愿意呀,即使你不说,我也会去找你的。”经理激动地攥紧父亲的双手,高兴地说:“太好了,老张,你真帮了我大忙,我代表所有队友,向你表示感谢。”说着经理向父亲深深鞠了一躬。

 

“经理,使不得,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放心,就是豁出我这条老命,也要把工地看好。”父亲说到做到,打那以后,工地上的没有丢过任何东西。

        大家再次对父亲产生了由衷的敬意。像往常一样,父亲每天晚上睡到12点就起来,打着手电筒,像警察一样,每个角落都不放过。他担心一有情况自己起不来,还特地定好了闹钟。
         有天夜里,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父亲拿着手电筒,感觉格外得轻松,这场雪就像一剂良药,将繁杂的一切心事洗刷的干干净净。
        突然,他看见有一个身影越来越近,只见一个藏族姑娘,急匆匆的朝工地这边赶来。她上衣是齐腰间的小袖毛绒短衣,披着方形缀绒披肩,手带银镶珊瑚戒指,左手戴银钏。很显然这是一个富家小姐。她走到父亲跟前,叽哩哇啦的说了半天,也没听懂她说的是什么。她身边那个黑色牧羊犬,看起来彪悍威猛,眼睛里却闪出异常的温柔。
        没有办法,父亲只好叫醒了小周。小周在西藏待过很长时间,他懂藏语。当小周看到这个漂亮的藏族姑娘时,他内心有种莫名的喜欢,她太漂亮了,尤其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年龄的惊人美丽。
小周和他聊了一会,他转过身来告诉父亲说:“她叫梅朵,身后的牧羊犬叫格桑。就住在我们工地附近。她只有一个母亲,父亲三年前去世了,现在她母亲心脏病又犯了,要赶紧送往医院。她知道我们工地上有车,不知道能否送她妈妈去医院。”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父亲急忙对小周说:“没问题,救人要紧,你赶紧开车送她们去医院,其他的事我再告诉经理。”说完,小周和梅朵都上了卡车,
        临走时,梅朵对格桑悄悄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父亲。格桑听话的向父亲摇尾巴。汽车走了,格桑再也没有回家,只是趴在雪地上,望着汽车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父亲拿来很多干粮,让格桑吃。他凑近闻了闻,用舌头舔了舔,好像没有胃口,又高傲的扬起头来,转动着脑袋瓜看着父亲。父亲明白了他的心意,他就拿出一条羊腿来,把吃剩的骨头和肉全抛给他。它欣喜的接住了美味,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小周开车把梅朵的母亲送到了拉萨的医院时,已经天亮了。经过医生的抢救,老阿妈总算苏醒了。

“谢谢你救了我。”老阿妈握着小周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老阿妈,您就像我的亲人一样,看见您,就让我想起了妈妈,父母每天都盼着我回去,可是工作太忙,我一年只能回家一次。”

“真是可怜,你以后就常来我家坐坐,阿妈给你做好吃的。”小周连连点头,他偷看旁边的梅朵,她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扭过头看窗外的风景。
          医生把小周叫到病房外,告诉他梅朵的妈妈病情很严重,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小周听到这个消息,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吸走了元气一样,瘫软的没有了一点力气。高原心脏病太可怕了,它肆无忌惮的带走了多少人的生命啊!
          他从医生办公室里走出来,正好看见梅朵向他走来。他想逃避她的眼神,可是又不忍心欺骗她。“我妈妈的病到底怎么样呢?”
他吞吞吐吐地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坚强……”梅朵听见他闪烁其词的回答,心里咯噔一声,她好像预感到了什么。小周知道不好瞒她,他把医生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她。   那一刻,梅朵感到天昏地暗, 她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无助。 

       他们来到病房里,看到脸色苍白的母亲,梅朵强忍住哭泣。母亲鼻子里插着氧气罐,她吃力地说:“孩子,别难过,妈妈相信佛祖会保佑我的。”梅朵连忙擦干眼泪,示意让她不要多说话。她坐在母亲身边,轻拍着被子,很久母亲慢慢得睡着了。

  晶莹剔透的泪珠,粘在她美丽的长睫毛上,充满了幽怨,孤独得让人心疼。那一刻梅朵的眼泪让小周再一次感到崩溃。
他紧紧得把梅朵拥在怀里。“要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过,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爱护你,不让你受一点委屈。” 梅朵双手环抱着小周,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突然找到了依靠。
      工人们紧张得投入到建设当中。格桑越来越像个管家,它的表情很丰富,喜怒哀乐通过全身各部位的变化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来。高兴时耳朵下垂,尾巴不停地摆动。
         它越来越受到大家的欢迎,大家把吃剩的饭菜送给他。父亲更是一个爱狗如命的人,他把很多骨头,晾干后装进一个塑料袋里,平时给它解解馋。有时他排队好长时间才盛来一大缸子饭,先倒在格桑的碗里,自己才开始吃。
          没过几天,格桑已经和大家很熟悉了,谁叫它玩,它都会去。它的精彩表演赢得了大家的一片掌声。 有一天,它带来了三个姑娘,两个小伙。大家开玩笑得说:“瞧,格桑的女朋友来啦,还三个呢?”
          吃晚饭的时候,格桑的朋友们也来凑热闹,争先恐后得吃格桑碗里的东西。这时它会很生气,包括“女朋友”它也不会手下留情,只要谁抢他的食物,它会毫不客气得冲它发火。等它吃饱后,其他动物们才敢凑过来分享残羹剩饭。
有天夜里,父亲还在睡梦当中,听到激烈的狗吠声,一定有强盗。他急忙穿好衣服,拿上手电筒,冲了出来。  
只见两个高大魁梧的藏族男人,正背着偷来的东西逃出工地。一个小偷拿把刀子,正和这些工地的“卫士”决一死战,格桑气得呲牙咧嘴,只要碰到有肉的地方,它就咬住不放。两个小偷疼得左右难防,正想逃走。父亲急匆匆赶来。他们见大势不秒,扔下东西,撒腿就跑。格桑撕住了小偷的大腿,父亲乘机拧住了小偷的胳膊,小偷乖乖地被擒住了。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子刀在空中一闪,父亲的胳膊被划出一道血口子,白肉往外翻,鲜红的血液很快染红了里面的白衬衫。父亲疼得使不上劲来,抽出手的刹那,小偷乘机逃跑了。父亲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大喊:“快来抓小偷啊,别让小偷跑了……”就在这时,经理也赶了上来。夜很深,伸手不见五指,经理三步并作两步一闪身就擒住了另一个逃跑得小偷,格桑为了给父亲报仇雪恨,黑夜中,它把把刺伤父亲的小偷撕扯得遍体鳞伤。他在地上疼的打滚,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狡猾的藏族男人哪里肯放过一丝逃跑的机会,他从大腿上掏出一把匕首,向经理腹部刺去。“啊”的一声,经理瞬间倒在了血色的泥土里。  

  这下更惹恼了格桑的同伴。它们眼睛里流露出饿狼一样的凶光,把杀人凶手团团围住,恨不得咬死这两个凶残的家伙。

等父亲和其他人赶到时,两个小偷浑身是血,已经面目全非。大家含泪把经理从血泊里抬到工地上,连夜送回医院。
“伤势太严重了,要赶紧做手术。可是病人失血太多,得先输血。”大夫一边检查经理的伤口,一边说。大家争先恐后地撸起袖子,要给经理输自己的血。“你们先别急,等结果出来了,看有没有配对的血型?”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经过检查,经理是AB型,只有父亲的血才能用得上。可是父亲也受过伤,还缠着绷带。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红色的液体缓缓从针管里流出,200毫升的血液注入经理奄奄一息的体内,他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
四个小时的手术,就像熬过了四个世纪,漫长的让人感到窒息。
手术进行得很成功,经理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老张,关键时刻,你为了国家财产不受损失,忘记生死,与歹徒搏斗。身负重伤,又给经理输血,救了我们的大英雄刘经理。你是好样的,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工程师老王握着父亲的手,他老泪纵横得说。大伙感动得擦眼泪。“这是我应该做的,大家不要难过,刘经理一定会好起来的。”因为心中有正义的天平,父亲对自己永远认识得那么清楚,那么透彻。 在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面受到冲突时,他永远会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半个月过去了,父亲和经理平安出院了。他们迫不及待地回到工地,工人们向他们献上哈达,表达最崇高的敬意。格桑也被大家追封为“雪域格桑,相当于草原的英雄!”这是父亲永远忘不了的感人时刻,,泪水从他眼眶中流出滑落到嘴边,尝尝这甜甜的泪,他笑了... 格桑跳起来亲热地舔舐着父亲的脸和脖子,父亲蹲下来,用力地拥抱他心爱的小宝贝。格桑亲吻着父亲受伤的胳膊,仿佛在询问:“您现在疼不疼了?”父亲笑着说:“不疼了,不疼了,只要看见你,那都不疼了。”
经理开心地抱起格桑转了好几圈,“我的小英雄,多亏了你呀,要不然这一次我真的就去见阎王喽!”格桑快乐地笑着,它的眼神里满是骄傲。“老张,真的谢谢你,今生今世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恩情。”若干年以后父亲因为当面顶撞了厂长,他差点被开除,多亏经理帮助,才总算保住了工作。他们成了一生好朋友。
正如医生所说,三个月后老阿妈没能逃过死亡的命运。梅朵伤心欲绝,她恨自己没能留的住母亲迈入天堂的脚步,她在母亲的坟前哭得撕心裂肺。在梅朵的心里,天空都是灰沉沉的,心情更是莫名的忧伤,一想起父母的离世,她的心就疼得厉害。
一个月后,小周带着梅朵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临走时,她抱着格桑哭得死去活来,所有的委屈被掏空了。最后,她把格桑交到父亲的手里,让父亲好好待他,说他会很听话的。
主人离开后,格桑变了。整天不见它的影子。大家都不知道它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天,父亲偷偷跟在它后面,才知道它去了老阿妈的坟地。整天都趴在哪里,好像再等着谁回来。
工地上的活也渐渐干完了,大家都收拾好了一切东西准备撤离。临走时,父亲把它托付给一个老乡,让他好好照顾格桑,有朝一日他还会来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