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7

  张掖——汉代的河西重镇,悠杨的胡茄之声,早已远去,丹霞之光红遍九洲。
  心向往、身随行,先后四次徘徊于留连之地,追寻奇幻的丹霞圣境!

丹霞地质公园的七彩丘陵,缤纷、奇幻。

“麻子面馆”躲在一角,向过往者述说这里最近的曾经。

美过、叹过、激动过,却终未能找到“断匈奴之臂,張中国之掖(腋)”的豪气和雄壮。
纠结、不甘、等待、寻觅,成了每次张掖之行的功课。

盘徊、游荡中确领域了“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当江南”的柔软。

发现了荒漠中孤傲耸立的七彩独峰。纠结仍未了却。

遇见平山湖大峡谷,豁然开朗!

纵列不决的排峰恰似大汉出征的雄师……

峡谷奇深。陡然下行几百步,仍不及谷底。

行至幽窄处,仅容侧身而过,昏暗少光,四壁暗红象似通往还未凝固的另一个世界。

至谷底,正午的阳光透进峡谷。奇险而单色的崖壁,似突然醒来,闪耀出奇幻的光影之彩。伫立其间,有一种经历过后无以言表的快感!

缤纷多变、绵延不绝的七彩丘陵和奇险幻化的壮阔峡谷,完整的张掖丹霞。

回首峡谷,暮然间恍见青城的水墨山峦,……!原来这世界是相连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