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5

当我老了 已皮松面皱 你是否还会贴着我的双唇 把我缠腰绕脖紧搂?
当我老了 如再度一轮金秋 你是否还能给我牵肘 拉我再次在落叶的小径漫游?
当我老了 已不能立起 你是否还会推我走过 当年牵手熟悉的街头?
当我老了 记忆已经模糊 你是否还能唤起我 青春的回忆 和一生风浪中的厮守?
当我老了 你是否还在天涯的另一端低首 等着我诗句的蹦出 用你颤抖的指尖 为我点赞到白头?
当我老了 回头你已不在我的身后 你是否在另一个空间 向我看不见的挥手 和跨越时空的守护?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已皮松面皱 你是否还会贴着我的双唇 把我缠腰绕脖紧搂? 当我老了 如再度一轮金秋 你是否还能给我牵肘 拉我再次在落叶的小径漫游 当我老了 已不能立起 你是否还会推我走过 当年牵手熟悉的街头? 当我老了 记忆已经模糊 你是否还能唤起我 青春的回忆 和一生风浪中的厮守? 当我老了 你是否还在天涯的另一端低首 等着我诗句的蹦出 用你颤抖的指尖 为我点赞到白头? 当我老了 回头你已不在我的身后 你是否在另一个空间 向我看不见的挥手 送来跨越时空的守护?
涂军2016年11月于波士顿。图文诗均为原创,版权所有,欢迎转发。欢迎大家浏览我的美篇专栏: https://a.meipian.me/c/77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