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一个人工小湖。
坐落在小城东边故名东湖。
小城西边也挖了一个,叫西湖。
以地理位置来命名,易记。

在我们这里,出城溜达

如果没有走进沙漠就是拐进了东湖
无论到那里,都是一片天地。

在我有限的生活经历中,去过两个湖泊。

一个是青海湖,另一个就是东湖。

青海湖名满天下,自然演变的结果。

东湖名不出金昌,城市发展的结果。

大湖小湖都不算事儿,蹦较劲。

窃以为,咱这也是小家碧玉。

画眉点唇,略施粉黛,有的看哩!

色眯眯的看,才是正确姿势。
珍惜身边的人,回望自己的城市。

秋色染小湖

笨笨的想也能擦出火花

相机变成大号画笔

放下身段儿尽情涂抹去
不期而至的一场雪索性当做白色用了
身体里的那点不安分偷偷溜出来,四处张望
一场色彩狂欢,撒欢儿乱弹的乐章
一场视觉盛宴,一气儿乱点的菜谱
成熟着你的成熟
惬意着你的惬意

在西北高原上 ,举着相机,瞄准一个水泡子。

追着一群水鸟儿不依不饶的尕老汉
一种自得其乐的状态,细节忽略不计。
戈壁小城里的人工小湖,放进秋天里把玩。
抖落一身烟尘,放下日常琐事。
专注于自己的兴趣,才是最好的享受。
几分秋色,几分清爽,寂寞+芥末。
民谣小调,长空雁叫,端的几分受用。
呼儿嘿呦
呼儿嘿呦…

这个秋天里我来过两次

难得看到一个人影

人们好像忘记了这个小湖
记忆似乎被一场风沙卷走了
一群群水鸟却随风而至
它们在人的城市外坐拥天下
我的镜头跟它们保持无可奈何的距离
在我的城市就不能停下让我拍一张吗?
这些鸟娃子怎地不懂事呢?
人工湖脱离了人们的视野变得野逸
野逸使人的想法变得不羁
水草疯长 ,芦苇荡出一种情绪
多年前的人造景观,锈迹斑斑
时间沉淀出底蕴,镌刻了故事

荒木经惟说

我们拍摄的不是空间,是时间啊!

城市的发展不因风沙阻碍而放缓

新的建筑拔地而起
各种树木长遍周边
人为美化的地方还在人为美化

自然沙化的地方还在自然沙化

小城的美丽和清新
小城的污染和空洞
无法回避且一览无余
游东湖更多是沉淀思索反躬自身
看秋色更多是自由挥洒放逐心灵
芦苇长到可以困住一个中年男人
第一批来过的侯鸟也许已客死他乡
即使长期生活在这座小城的人们
也未必都来过这里,来过未必都驻足过
不来有不来的理由,来过有来过的理由
践行对生活的想象,记录对生活的过往
让一个糙汉逼格高高的活出点模样
才是发生在东湖的大事,余者皆不足论

一张照片总结这座工业小城

近景的香草园是未来的遐想

中景的土墩子是历史的遗留

远景的工业园是发展的驱动

剩下的看你了…


图文: 峰
音乐: 钟立风《在路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