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

作者:悟愚

奶奶一辈子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心底善良。她老人家一辈子生我父亲辈姊妹五人。由于那个时候的条件有限,吃喝困难,如今体质很差。奶奶看起来真的老了,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回去,她总是满怀热忱地问:孙子你什么时候回家?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转三次车,光是工作、让我分身无术,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回家。

奶奶的耳朵不好。有时候在电话里头我解释了好半天,她仍旧热切地问:“孙子,奶奶想你啦,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几次三番,我终于没有了耐心,在电话里大声抱怨她不懂部队的纪律有多严, 不是想回家就能回家的。她终于听明白了,默默挂了电话。 隔几天,奶奶又问同样的问题,只是那语调怯怯地,没有了底气。像个不甘心的孩子,明知问了也是白问,可就是忍不住。我心一软,沉吟了一下。 奶奶见我没有烦,立刻开心起来。她欣喜地向我描述:家里院子的石榴都开花了,梨子快熟了,你回来吧。 我为难地说:奶奶这是部队,那么忙,怎么能请得上假呢?她有急忙说:“你就说奶奶得了癌,只有半年的活头了!”我立刻责怪她别胡说,她呵呵地笑了,我能理解奶奶疼爱孙子的那份真情。


小时候,我是家里的长孙,奶奶对我特别疼爱。每次,父母和我几个叔批评我时,奶奶第一个站出来替我说话,她生气了就扯着大嗓门骂……你们谁敢欺负我孙子,我就和你们“玩命”,奶奶这样的举动,吓得全家人都默不作声,我只是抱着奶奶的脖子一个劲的亲她,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现如今我们远在咫尺,她在也保护不了我了,有时候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想起这些场景,始终让我记忆犹新。

记得上中学时,那天是星期六,气温特别高。我不敢出门,在家里待在看电视。妹妹嚷嚷要吃雪糕,我只好出门去买。在暑气正浓的街头,仿佛每个人都像是蒸笼里的馒头,有种被蒸熟的感觉。我忽然就看见了奶奶的身影。 看样子她刚赶集准备回家,胳膊上挎着个篮子,背上背着沉甸甸的袋子。肩上的东西压弯她的腰。她还是左躲右闪给来往的行人让路。生怕别人碰坏了她的宝贝疙瘩。在拥挤的人群里,奶奶每走一步都很吃力。 我大声地叫她,她急忙抬起满是汗如雨注的脸,四处张望,看见我朝她走过来,她惊喜地说不出话来。 一回到家,奶奶就喜滋滋地往外掏那些东西。她手臂上的青筋一根根依稀数的清楚,十指上都裹着胶布,手背上有结了痂的血口子。奶奶笑着对我说:“孙子快吃呀,你快吃呀,这全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 我这几乎没有出过远门的奶奶,只为了我说的一句话,便跑到集市上给我赶着买葡萄和梨子,奶奶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她硬是没有坐车,一步步背着沉甸甸的水果往回赶。当我看到那些水灵灵的葡萄和黄澄澄的梨子都完好无损的时候……我的心如刀割,泪水再也忍不住溢满了眼眶。 真的无法想象,从那么远的路上,她是如何走过来的?我只知道,在这世上,凡有奶奶的地方就有奇迹。

去年我休假回家,车子终于到了村口。奶奶小跑着过来,满脸的笑。我抱住她,又想哭又想笑,责怪道:"你说什么不好,为什么说自己有病,亏你想得出……!"此时,我才体会到,人活到八十岁也是需要亲人的疼爱的,因为,我们就是她精神的寄托,老人不要儿女能给她多少更为舒适的生活,她更不需要金山银山作为快乐的资本。她最需要的是关爱和精神的晴朗星空,更需要我们抽出时间在电话里对她的问候……想到这些,我们亏欠老人真的太多……太多。
今年春节来临前夕。母亲给我打电话说,你奶奶身体不好,盼望我回家过年了。当我像往常一样兴高采烈的等着奶奶来接我时,一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没有上次回家时的那种热烈气氛。我顿感事情的不妙,回家之后,奶奶确实生病了。这时候的奶奶,她骨瘦如柴,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真的老了,憔悴的模样让人一阵阵心疼,就像风中的孤灯,随时都有被吹灭的危险。在后来的几天日子里。奶奶一看到我就哭,我那一刻心里也不是滋味,一阵阵的心如刀割……有时候,我一个人躲在村外的山头,望着远处寂寞的山谷,如果我这次回部队,奶奶去世了怎么办,会不会就变成了永别?是不是奶奶就再也不会烦我了?但是反过来又一想:人生在世,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是啊,一想起奶奶对我那份疼爱有加的情景,我泪水湿润了眼睛,嗓子中犹如一块石头给压住,回想起奶奶上次装病让我回家的情景……时刻还快乐地告诉我,孙子,吃葡萄,吃梨,这次,奶奶是真的不行了……

当我忠孝不能两全即将休完探望假,回部队执行任务时。奶奶整天对我说,孙子,你别回部队了,你继续给奶奶梳头,按摩行吗?她那恳求的口气……让我心碎了,第二天,我要即将踏上归队的列车,奶奶虽然生病,但是起的很早,总是问,孙子你的生活用品带齐了吗?衣服多穿点,高原地方冷……等肺腑之言,最让我心里难受的是,奶奶用她满是老茧的手从衣兜里掏出两个鸡蛋递给我,此时,我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酸楚,我抱着奶奶呻吟大哭!奶奶拍着我的背部安慰说,孙子在部队好好干,给奶奶争口气,我此时只是泪水从眼眶大流用点头的方式,回答奶奶的问题,奶奶一直把我送到班车上,当班车慢慢开动时,我透过玻璃看到奶奶那银白的头发,被风吹的大乱,但是,她右手一直在左右摇摆告别,嘴里好像还在说,孙子,在部队好好干……好好干,此时,我扪心自问,我真的很忙吗……?连陪老人的时间都没有吗?良知告诉我……有国才有家的道理我懂!奶奶对不起,忠孝不能两全,我知道,您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

文章悟愚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悟愚80后军人。热爱文学创作,诗歌,尤其以书法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