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照片捕捉了历史的瞬间,记录了人生的轨迹,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反映了城乡的发展。每张照片的背后,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因篇幅有限还有好多故事遗漏(敬请移步“二”)。

爆...炒米花 (八分一炮)。爆大米是被羡慕的,一般都是珍珠米(玉米),年糕片,山芋干,“赤屁豆(蚕豆)”。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图片来自网上,仅为配图表达,并无他意。若有不妥之处,请私信留言告知,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坏套鞋修...啊,修鞋摊。

修...阳伞呃

那时还有修油布伞的

补...坏碗呃,砂锅(锔钉或叫锔瓷),俗语叫钉碗,如今这手艺已后继无人了。

啊有坏呃棕绑修啊...藤绑修啊...

削...刀磨剪刀

箍...桶噢

修钢笔

搪锅底,火烙铁焊补搪瓷脸盆漏洞等,当时的搪瓷颜料现在市场上已经绝迹,是一种装在长条塑料小口袋里的,颜色有多样。

补焊,铜匠。

弹旧棉花

篾匠,编掏萝,鱼篓……修竹篮,竹塌……

麦芽糖;“劲糖“、“搞搞糖”。

棉花糖至今还有

糖雕至今还有

剃头铺

阉鸡,“顿鸡”。

小人书摊

茶水摊,白开水0.01元/杯,茶叶茶或大麦茶0.02元/杯。还分大杯与小杯

每条弄堂总有热水店,人称老虎灶。因为烧热水的大灶,形状如下蹲的虎而名之。居民手提热水瓶、铜吊放在灶前木板上,店主从锅里掏出沸汤热水,用漏斗灌进热水瓶,后来改进用龙头了,一瓶二分,居民买回去冲茶,揩面汏脚 ,冲汤婆子。堂子大一点的还有八仙桌,长板凳,有些专门请来说书先生及票友,滩簧,评弹,越,京昆等折子戏,还有外面挂着鸟笼。

秤匠

三轮车

黑胶木电话机。那时每个里委及有些路边烟杂店都有公用电话,专门传呼3分,接听免费,主拨话费每分钟0.04元。

上海闲话个当中,有交关带有“子”额口语,既生动,又有趣。迭眼闲话,到现在也勒勒流传,侬是勿是侪读得出呢?
  雌性蟋蟀:三枚子 重磅黄金:大条子
  门周框子:门堂子 手指敲脑:毛栗子
  瘦高个儿:长条子 最小硬币:“开”角子
  看人情面:卖面子 橱窗摆设:卖样子
  阴私把柄:小辫子 油炸小食:油墩子
  苦口婆心:汏脑子 门槛不精:臭路子
  旁门歪道:歪路子 脚底流脓:坏胚子
  伏案疾书:爬格子 不务正业:浪荡子
  话不兑现:放鸽子 旁门左道:野路子
  故弄玄虚:卖关子 胡搅蛮缠:搅脑子
  拐弯抹角:兜圈子 投机取巧:钻空子
  半途而废:半吊子 出其不意:怪路子
  挑拨离间:小扇子 一命呜呼:翘辫子
  哥们义气:是模子 地位低下:灰孙子
  打情骂俏:吊膀子 暗示他人:甩翎子
  疏通关系:通路子 原来从前:老底子
扑克赌博:博眼子 乞丐瘪三:叫花子
  应酬赴宴:赶场子 手腕手段:手条子
  土里土气:乡巴子 弹眼落睛:眼乌子
  缺少玩伴:寻搭子 流氓谈判:拉场子
  女大男小:大娘子 身材不错:有条子
  傻里傻气:戆巴子 循循善诱:校路子
  弯指敲头:麻栗子 名角客串:压场子
  鸦片烟鬼:老杆子 老婆外遇:绿帽子
  中途散伙:拆搭子 身材魁伟:大模子
  过去时候:老早子 交情深厚:买面子
  台湾商人:台巴子 地位低下:小三子
  奉承吹捧:高帽子 软弱无能:酥桃子
  遭遇挫折:碰钉子 封官许愿:戴帽子
  朋友开张:捧场子 风筝上天:放鹞子
  好逸恶劳:懒胚子 弄堂游戏:打弹子
  吹捧抬举:抬轿子 运筹帏幄:着棋子

骑自行车卖棒冰已算晚期的了。早期是背着木箱子,四分一根,断棒三分。吆喝:“赤豆...棒冰,奶油...雪糕”。

大饼油条是老上海小百姓最实惠和廉价的早餐。 不是所有上海人都晓得的,上海早点的“四大金刚”之一——老虎脚爪。咸大饼三分,甜大饼四分,油条四分,淡浆三分,甜浆四分咸浆五分,里面有加油条、酱油、紫菜、榨菜、辣油、虾皮……

“笃笃笃”(挑担)卖糖粥的老照片已经难找到了。

个辰光凡是锣鼓敲到家门口个,基本以两桩事体为多:一是家属参军,二是光荣退休。相对讲参军由于政审比较严格,光身体好,成份不好也等于零,一条弄堂难得一遇;倒是光荣退休经常碰着,几乎隔日就有。五六十岁个退休年龄一到,“罄咚哐、罄咚哐”个就帮侬敲上门来。

70年代中后期 盆菜

一早起来先生煤球炉

老式房子里的二件套,马桶,煤球炉。

老弄堂里一早的一大景观.倒马桶。

弄堂里的简易小便池

葱姜摊与贩外烟是一个模式——箩筐反扣。

鸡蛋、塑料盆换粮票,十六铺、大达码头是集散地。马路边弄堂口,新村里都有。

打弹子。有多种玩法。

“搓铃”有响板与哑板之分。

滚钢圈(脚踏车,黄鱼车钢圈),竹,藤,铁制(马桶、脚桶换下来的旧箍为多)。

斗鸡,小姑娘们游戏是跳橡皮筋、拾麻将牌、造房子等。

  老上海闲话有伊独特个味道搭仔趣味,是其他语言呒没办法替代个。一个“老”字,可以讲出介许多花头经,侬讲扎劲勿扎劲。

   年高色衰:老菜皮  海派腔调:老克拉  推脱搪塞:老浆糊

  门槛贼精:老屁眼  经验丰富:老法师  推拨不动:老油条

  多年相好:老姘头  伲骂老人:老浮尸  百事在行:老懂经
  专家老手:老弹簧  见机行事:老滑头  价格不菲:老价钿
  骂人年高:老甲鱼  破旧不堪:老爷车  原来时间:老辰光
  很不要脸:老面皮  很有办法:老门槛  吹牛连天:老牛三
  勤恳操劳:老黄牛  老实憨厚:老实头  返老还童:老来少
  经常吹牛:老牛B  老年爱美:老来俏  熟人常客:老户头
  老不正经:老十三  旧屋故地:老娘家  公平公正:老娘舅
  恶称老人:老棺材  没有变化:老套头  口味喜咸:老盐头
  嗜酒如命:老酒甏  有份量人:老家生  少年老成:老茄茄
  一直不和:老相公  长期搭档:老搭子  这个东西:老鬼三
  好好先生:老好人  旧自行车:老坦克  高价商品:老虎肉
  老式建筑:老虎窗  过去时间:老底子  流传已久:老话头

  诙谐称呼:老先生  寻欢作乐:老白相  流传总结:老古话

上海人欢喜乘风凉,大热天里。上海个旧城区格老城厢呒没改造之前,大多数个上海人轧勒一道——一条十几只门牌号头个弄堂里可以住进几十甚至上百家人家。住个面积小、住个人头多,碰上三伏天,大家热煞。于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个人家一到吃夜饭前后就侪情愿到大弄堂里、到小马路浪去乘乘风凉。

打陀螺。“抽闲骨头”

打“菱角”

刮 四角片

着军棋,双方对垒,还有一人做裁判,更有四国大战。

神采飞扬斗“蹔积”

当时的营养品——麦乳精。外贸叫“乐口福”

曾几何,大白兔奶糖是高级零食,全国人民都希望能买到上海的大白兔奶糖。结婚办酒席时如果把大白兔奶糖当喜糖,那就是身份的象征,绝对有面子。那时两颗大白兔奶糖能泡成一杯牛奶,现在你再试试? 除了大白兔、还有米老鼠,至今还流传着花生牛轧、椰子糖等名牌糖果。

光明牌冰砖盒装0.44元,还有简砖0.19元。雪糕 0.08元,棒冰0.04元。

那时家里有一台海鸥相机,相当于现在家里有一辆宝马。它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最时髦的“数码”产品,老百姓要买一台海鸥相机,要花去好几个月的薪水。 海鸥135,早期方镜相机,还有海鸥205及206——120相机。

洋风炉(煤油炉;火油炉)。还根据灯芯多少分大小。火油是要凭“日用卡”购买的。由上海奋发金属品厂生产“齿轮牌”。

捂‘’被头‘’额烫捂子,还有老字号的‘’永字牌‘’热水袋。

竹壳与铁壳热水瓶,结婚时才会新买铝壳喷花彩色热水瓶。

买小菜的篮头

箅(bi)

油布伞

不是所有人都晓得这叫“吊罐”,有竹制、白铁皮。吊酒,以前酒,酱油,醋等散装货都是从甏里吊出来的,吊罐有大小计量——二两、半斤、一斤。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牌手表风靡一时,许多人恨不得将手表戴在衣袖外面。
全钢125元、半钢100元,还有生产过宝石花、钻石牌……那时都需要凭票供应的。

那个年代的家电奢侈品,早期的电子管与后来的晶体管收音机。美多,凯歌,红灯,春雷牌。

竹编墙篱笆有全高与半高之分。

汰浴牌,还有油条牌,泡水牌。有的单位还有发汰浴票。……一般浑堂汰浴0.10(0.15)硬板长条椅;0.15(0.20)硬板躺椅;0.25(0.30)棕质软沙发。休息时泡杯袋装绿茶0.08元。等服务员第三次缟热水毛巾过来就是豁拎子,你可以走了。

定量买肥皂等之用。日用牌肥皂一条0.34元。增白一条0.38元。配结按人头购买。

小菜卡,豆制品卡分大小户,每家庭四人以下为小户,五人以上为大户。豆制品每人一旬四分。

上海市区每家人家发一张“副食品供应卡”,阿拉上海人侪叫伊“小菜卡”,用场勿要忒多噢。每日每人二两蔬菜,每十天每人四分洋钿豆制品(有豆腐、豆腐干、麻糊、湿线粉、烤麸、油面筋任选),每户一斤鸡蛋;逢年过节“小菜卡”买趟鱼,还有大小户、花色与一般个区别。后来“小菜卡”个用场越来越多:热天买西瓜、皮皂、盐、自来水、香烟……好比现在个银行信用卡,“一卡在手,走遍市场”。

煤灰2.00元一担,煤球2.40一担,煤饼2.60一担(100斤)。还有自制煤球,煤饼(自制的钢模具)。

每人每月定量供应。籼米14.3;大米16.4一百斤。大米定量一月一人4——6斤。后来有了“长脚大米了”17.1元。标准粉0.17元/斤;精白粉0.22元/斤,标准切面0.21元/斤;精白切面0.27元/斤。

九十年代初,随着粮票、布票、油票、肉票咾啥取消,煤炉也慢慢进了“历史博物馆”,

当时两制单位的粮票是不过期的。

虽然那时物质匮乏,吃、穿商品都配结供应, 但大众贫富差距悬殊不大,更不会去恶意浪费糟蹋拐派头。

当时黑市一斤粮票可卖0.12元。最紧缺的还属全国粮票,黑市可卖0.35元一斤。

70年代中后期豆制品、白砂糖开始弃卡用票了。

70年代中后期之用的肉票。精肉0.98元;后腿0.90元;夹心0.78元;小排0.56元;板油0.35元;骨头0.15元一斤是要凭医院骨科医生证明购买的,与猪肝属营养菜。蹄髈忘记了。

专用券,那时基本都是买全毛绒线,毛货(尼)之用的。有些因条件所限,一丈专用券可调换三尺布票。

布票是用来买棉布(料)之用的。

光明牌 黄啤。当时还有在店里鲜啤另拷,八分一碗。

“自来火”火柴。上海火柴厂的‘生产’牌2分一盒。

0.08 0.13 0.17元

0.22 0.28

0.32

0.33 0.35

0.48 0.50

0.45 0.49

0.62 0.63

上世纪七八十年结婚,要配备的嫁妆,除了永久牌自行车,还有蝴蝶牌缝纫机。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大多家庭都自己买布回来做衣服,孩子的衣服嫌小了,接上一块儿继续穿。永久:12、13(锰钢)、17、51(重磅)、65型(26吋女式)。凤凰:18、26、69型(26吋闸刹女式)……黑市脚踏车票,花式150一张,平式100一张。

以前过江凭单位证明购买月票,公交每月6元(全市线路车通用),过江轮渡每月1.50元。次数不限。

市轮渡牌子,来回过江6分,浦西投筹。

上海公交:公共汽车票、有轨电车票。还有早期的有轨电车。

毛主席语录、老三篇,读书时是必须要背诵的。70年代初期还必须戴毛主席徽章。

高岗亭,那时的红绿灯转换都是手动人工操作的。

担负着客流量最多的过江轮渡——延~陆线。

三卡。250幸福(大炮)01牌照哦。

早期在大达码头比较多“乌具壳”与清扫车。感谢各位朋友及慕名者的点击[抱拳]才有如此强大的阅读率。“岁月亦老,时光不散”! 逝去的光阴是淡淡滑落的岁月痕迹,犹如静静飘落的尘埃,一点酸痛,一点甘露,这才有了生活的五味杂陈,突然之间就有了沧桑,有了练达,那淡泊情怀,那释然开怀,细细品来,便读懂了那岁月更长更远的其中滋味。这一帧帧承载着那年龄段心情的照片,它记录了太多的心情,艰辛与困苦,彷徨与感伤,遗憾与叹息……虽然照片充满着阴霾,但这些所谓的心痛与感慨,让我们更加懂得珍惜生活,理解活着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