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7

额济纳是世界上仅存的三大胡杨林地之一,最负盛名的是金秋胡杨的美景。每年国庆前后十天左右,便迎来当地赏胡杨的最佳时节———一眼望去,阳光下金色的树叶衬着湛蓝的天空婆娑起舞,气势动人。

秋日的额济纳则无疑是一个天堂:一大片金灿灿的胡杨林,放眼望去,阳光下金色的树叶映衬着湛蓝的天空,于风中婆娑起舞;怪树林中,一棵枯死的胡杨,远远看去尤如一只亭亭玉立的凤凰,孤独而忧伤地望着远方,似乎在等待些什么……一望无际的大漠,看上去像大海波涛,使人心旷神怡;一串串骆驼悠然走过,悦耳的铃声敲醒沉睡的旷野,和大自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美仑美奂

主要观赏景观和物种:胡扬林、柽柳林和荒漠、戈壁沙漠、居廷海、巴丹吉林沙漠和神树;甲渠遗址、黑城遗址、绿城遗址、大同城遗址、居延城、五座塔和红城子等。

胡杨是中亚地区唯一适合生长的乔木,它是大自然漫长进化过程中幸存下来的宝贵物种。它妩媚的风姿、倔强的性格、多舛的命运激发人类太多的诗情与哲思。古往今来,胡杨已成为一种精神而被人们所膜拜……

这是一个神奇的树种,它的生长总是和凤凰与鲜血紧密相连……这是一个多变的树种,春夏为绿色,深秋为黄色,冬天为红色……这是一个坚强的树种,活着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

胡杨(学名:Populus euphratica),又称胡桐(汉书)、英雄树、异叶胡杨、异叶杨、水桐、三叶树, 是杨柳科杨属胡杨亚属的一种植物,常生长在沙漠中,它耐寒、耐旱、耐盐碱、抗风沙,有很强的生命力。这是一个神奇的树种,它的生长总是和凤凰与鲜血紧密相连。这是一个多变的树种,春夏为绿色,深秋为黄色,冬天为红色。这是一个坚强的树种,“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胡杨是生长在沙漠的唯一乔木树种,且十分珍贵,可以和有“植物活化石”之称的银杏树相提并论。

它曾经广泛分布于中国西部的温带暖温带地区,新疆库车千佛洞、甘肃敦煌铁匠沟、山西平隆等地;如今,除了柴达木盆地、河西走廊、内蒙古阿拉善一些流入沙漠的河流两岸还可见到少量的胡杨外,全国有多处胡杨林存在的区域,但要数最为美丽,最为壮观,胡杨林最为聚集的地方就是额济纳旗胡杨林了。

到了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西南28公里处的怪树林,又是另一番景致。你会发现,大片枯死的胡杨树干依然挺立,形态怪诞,竟是一种震人心魄的极致之美,仿佛走进了一片虚幻小说里的怪诞迷城。荒漠、蓝天、枯树、夕阳构成了怪树林最经典的标志。

素以取景着称的张艺谋曾将额济纳胡杨林作为《英雄》中张曼玉和章子怡的决战之所,大师级的摄像也靠着天然的美景才成就了酷炫的电影镜头。金黄的胡杨林、红色的红柳丛、白色的芦苇荡、绿色的窜天杨,游人仿佛行走在色彩斑斓的童话中。

苍凉的“怪树林”,据说是黑将军及众将士不死的灵魂所在。相传,当年黑城有一个守将名哈拉巴特尔(即黑将军),此人英勇善战,威名远扬。后来,有大兵进犯功城,来兵把河水截断,黑将军在既无援兵,又无饮水的困境中,率兵突围。出战前,黑将军将70多车金银财宝和一顶镇城之宝—西夏皇冠全部投入城内的枯井中。为了不使亲情骨肉遭受入侵者蹂躏,黑将军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推倒井里,封土填埋。黑将军带领士卒冲出城外,一路拼杀,最后战死在离城西不远的怪树林。

胡杨是一种奇特的树种,生命力极强。近代以来,由于人类的不合理开发,极大的破坏了胡杨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特别是额济纳河断流,沿河两岸的大片胡杨林因缺 水而枯死。胡杨特有的耐腐特性,使大片枯死的胡杨树干依然直立在戈壁荒漠之上,形成形态怪异的悲凉景观。
胡杨蒙古语称为“陶来”,是落叶乔木,木质纤细柔软,树叶阔大清杳。耐旱百涝,生命顽强,是自然界稀有的树种之一。额济纳胡杨林区是世界仅存三处之一,且保护最为完整。现有数百年的胡杨,仍枝繁叶茂,领尽大漠瀚海风骚,是大自然独钟的奇迹。
胡杨是树木中起源最早的类群,被称之为植物的“活化石”,一棵胡杨的主根,可以穿越地层一百多米,“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漫步在浓郁的胡杨林中,仿佛进入神话般的仙境。茂密的胡杨千奇百怪,神态万般,或挺拔、或似苍龙腾越,令人惊喜不已,叹为观止。每到深秋,树叶金黄,矗立在沙海中的胡杨更显娇美动人,风光无限。

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额济纳绿洲,是世界上仅存的三大原始胡杨林之一。胡杨是古老而又长寿的树种,素有“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之美誉。额济纳城外有大批枯死的胡杨林,与荒漠、蓝天共存,给人无限的震撼。而额济纳河畔的胡杨则是另一番景象,绵延40多万亩,葱绿富有生机。

漫步在浓郁的胡杨林中仿佛进入神话般的仙境。茂密的胡杨千奇百怪,神态万般。粗壮的几人难以合抱,挺拔的七、八丈之高,怪异的似苍龙腾越,虬蟠狂舞,令人惊奇不已,叹为观止。10月初一阵秋风过后,大片胡杨由翠绿转成金黄,与湛蓝的天空,共同绘就了一幅亮丽、神奇的秋色油画,分外夺目灿烂

到甘肃省嘉峪关市,可乘飞机,可飞往西安,在转机嘉峪关,周一至周日均有航班可乘,也可直飞银川,后乘坐班车至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转车至额济纳旗达镇。也可乘火车到酒泉/嘉峪关,北京—酒泉/嘉峪关K43/T177/T69次、西安—酒泉/嘉峪关K591/K697次、成都—酒泉K452次、兰州—酒泉T9205/T9203/T9201/T295/K9661/K9667次。换乘酒泉/嘉峪关至额济纳旗长途汽车,从酒泉/嘉峪关到额济纳约400公里,一般每天早上一班,胡杨节期间会有加班,最晚一班大约12点,约6小时到。
从呼和浩特出发直达额济纳,每天晚上有一趟列车双向晚7.00发车,记得早早订票,不然回家太困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