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嘉定年间,乌镇以市河为界分为二镇,河东为青镇,河西为乌镇,外乡人不分,多称乌青镇,数百年后,又统称乌镇。
在乌镇游玩,最好的时段有两个,一个是早八点以前,一个是晚六点以后。其余的时间,不如望呆睡觉。
早八点前的乌镇,大概是最接近镇子原本的模样,那时候的游人多还在梦里,西市河却起先醒过来,唤醒她的,是摇橹船拨起的水波,是河两岸咿呀开启的门栅,和居民们轻轻匆匆的步履。初醒的镇子没有嘈杂,只有零星的水声从河埠两头一圈圈散开,这时候有个人从巷头走过来,你会在巷尾远远的听到。 如此懵懂一会,两边的镇子就醒透了,于是所有东西走向的巷弄里,都开始弥漫起丝丝缕缕的晨光,他们从最高处的墙头开始,扯着爬山虎的茎叶一寸寸蹒跚而下,最后落在青石板的街上,扬起金色的浮尘,挟着暖暖的风,漫过整条巷弄。
前后共去过三次乌镇,停留的时间有短有长,和不同的人,感受亦各不相同。虽也是商业氛围浓郁的景区,但骨子里的乌镇还是透着书卷气的,这是乌镇最别于他处的不同。其实也不奇怪,从古至今这里读书的人就多,小小的镇子,几百年前就有昭明书院这样高级的学院书馆,如今仍随处可见用词讲究的桥联楹联,甚至还有个说法,说是《后汉书》的下半部就是在乌镇发现的,能发掘出这种级别藏书的民间,也难怪会出茅盾和木心这样的大家了。
不过就美妙而言,乌镇最好的时光还是夜晚,晚六点后的西栅是真正的流光溢彩,但那是属于有情人的华灯,灯火阑珊处,尽是各色各样的情愫蔓延,浓情蜜意也好,暧昧还拒也罢,哪怕是两下赌气,在如此别致的夜晚,也都是难得的经过,日后回忆起来,毕竟这有情感的旅行,胜过平常日子里的言情。
乌镇桥多,其中最有名的应该就是首尾相连的通济桥和仁济桥了,在仁济桥的两侧,有一对明代桥联,上联写道“寒树烟中尽乌戍,六朝旧地”,下联又书“夕阳帆外见吴兴,几点远山”,所谓乌镇,尽在此联中。
关于背景音乐
音乐里的独白是作家林白的诗《过程》,感觉应景,在此附上 过程 一月,你还没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到了六月。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