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把他们安排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上,东西长约一千公里,南北宽不足两百公里,最低海拔60多米,南北落差达八千多米,85%的国土都是山地。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占地表面积的0.1%,却栖息着地球上10%的鸟类,包容了六十多个民族。这就是喜马拉雅山那边的尼泊尔。

飞机越过喜马拉雅山脉,便进入尼泊尔。

没有漂亮的外表,总以贫穷落后混乱,甚至灾难示人,但他们拥有坚定的信仰,强大的内心,和充足的幸福感。相对于那些外表华丽,内心肮脏的人来说,他们是值得尊敬的。
尼泊尔的国名NEPAL出自一句话:never ending peace and love,爱与和平永存!

面向佛塔祈祷的僧人。

地震废墟无处不在,这是猴庙旁的一处。

猴庙的佛塔。

在猴庙山顶俯瞰加德满都市容,大部分都是各个家庭的私房。

劫后余生的杜巴广场上的寺庙与皇宫。

杜巴就是皇宫的意思。

前皇宫。虽然已经废黜国王改为共和国,但一些重要仪式还会在这里举行。

加德满都众生。

加德满都(Kathmandu)在一个谷地中,进出需要翻山越岭。车子穿行在山间,两边的景色很像当年的318国道,但路况似乎更差,狭窄拥挤,坑洼崎岖,经常漫天尘烟。不时出现滑坡,或滚石掉落在路中间。还好喜马拉雅山的雪峰,不断闪现,一成不变的云白天蓝。

奇特旺(Chitwan)在南部,与印度接壤,因热带风情的国家公园而出名。这是入住酒店房间窗外的景色,有点像农家乐。

拉普蒂河(rapti)的日落,吸引着前来观光的各地游客。

夕阳西下,河畔满是各色游客,喝着啤酒或是默默伫立。

国家公园的独木舟乘船起点。

一条简易的独木舟,竟能乘坐十几个人,还不配救生衣,而河岸边不时有鳄鱼在窥视。

就是这条河(narayani)。

上岸后走几百米就到了野象保育园。然后开始丛林徒步穿越。

热带丛林里藏着孟加拉虎,印度白犀牛等珍稀动物,最常见的还是梅花鹿,和蚂蟥。

在大象营骑乘大象穿越丛林,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只是颠簸在三米高的象背上,树枝不断在身上划过,还需小心。

来自孟加拉和欧美的游客。

踏上回程的大象。

阳光斜射进丛林,增添了幽深隐秘的气氛。

离开南部的奇特旺,前往中西部博克拉的途中,路过一个山顶小镇,班迪布尔(Bandipur)。这里是一个古镇,一些欧美人常来这里度假,一本书一杯咖啡,虚度一天光阴。

镇子边上的观景台,可以遥望喜马拉雅山脉。

菩提树护佑着这里的人们。

班迪布尔的孩童们。

古老的街巷,永远是孩子们的天堂。

博克拉(Pokhara)因休闲的费瓦湖和对面高耸的鱼尾峰而著名,环安纳普尔纳峰徒步每年引来大批的游客。

鱼尾山庄酒店内看到的费瓦湖景色。

山庄内可以看到对岸的鱼尾峰等雪峰。其中鱼尾峰海拔7997米,天气好时能看到八千米以上的道拉吉里峰和安纳普尔纳主峰,以及七千米级的安纳普尔纳其他三座雪峰。

在萨朗科山顶看到的早晨的鱼尾峰和安纳普尔纳次峰。

晨光中的鱼尾峰。

鱼尾山庄是当地最好的酒店,经常因政府公务而招来大批军警值岗,但他们不会影响客人的正常活动。

费瓦湖中的外国游客。

湖中独自发呆的洋人。

博克拉以徒步登山而闻名,这是登上丹泊斯山半腰时看到的情景。

丰收季节,徒步行者不忘分享。

嘉禾丹泊斯。

因为是山地之国,梯田便成为常态。

山顶午餐时看到的农民。

收获。

巴德冈的杜巴广场。

神奇的五层寺庙,居然挺过了大地震。

与加都一样,这座庙宇檐下也有情色木雕。

拍广告的模特,顺便捞一张。

国旗。

廊下发呆的人们。

离开巴德冈,向山顶开行一个多小时升高八百多米,来到纳加廓特村,海拔两千一百多米。这座城堡酒店是看观看喜马拉雅山东段的绝佳地点。可惜当天浓云密布,完全看不到雄伟壮丽的雪峰。

当山风舞动枝叶,明月高悬云端,我却得到了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的领悟。那一刻,面对重重雾幛,坚定地朝着喜马拉雅的方向,闭上眼睛默默祈祷:愿我所有的亲人和朋友幸福吉祥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