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 你也能发这样的图文

乡村小说之一 《秋桐》

2016-10-19 江红 阅读 659 梦中的婚礼

乡村小说之一

《秋桐》

文/江湖



秋桐是村里唯一模样俊俏相貌清秀的女孩,身材高挑,个头有一米六八左右,即使站在县城里的大街上也婷婷玉立,衬着她白皙的皮肤,一双杏眼幻若美目盼兮,清纯可人!和龅牙豁嘴的秋叔,肥如水桶一般腰粗的秋婶,一点儿也不搭界沾边,“这女娃子生得像蜜桃一般地水灵,怕是秋叔秋婶在医院抱错了,捡回来的宝贝!”,村里的女人每次见到出落得越发标致的秋桐,不由得砸舌惊奇称赞,秋桐耳边听了心里如灌了蜜一般地高兴,也不搭理她们,独自一个人跑了开去。
秋叔和秋婶也极心疼秋桐,从小把秋桐奉如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化了,含在嘴里怕烫了,俩口子舍不得吃也舍不得穿,但在秋桐身上却舍得大把花钱,把秋桐从小打扮得如蝴蝶一般花枝招展,秋桐向来乖巧懂事,体贴爹娘,放学回家抢着洗衣服做饭,秋叔秋婶都乐得合不上嘴。秋桐平时嘴里也如抹了蜜一样地甜,这叔那婶,哥哥嫂子姐姐喊得勤,如大热天里喝了凉水让人舒服,越发招人喜爱!
秋桐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也不想再继续读下去了。村里的田地早就承包了出去,种上了几千亩葡萄,周围几个村子几乎全被财大气粗的私人老板承包种植的葡萄园围了起来,煞是壮观,风景独好。村里的人也没活可干,年轻力壮的到外面的工厂打工去了,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在家,懒散的成天坐在牌桌上赌钱消磨时间,勤快一些的就去葡萄园里干活挣钱,每天干活十个小时以上,活儿也不累,就是给葡萄剪剪枝除除杂草施施肥什么的,一天也能挣七十块钱左右,比外面差不了多少。再说也比以前好多了,村里人从来没有想过在田里地里镐刨土疙瘩,还能像城里人一样领工资挣钱!就是地里太潮湿,整天在太阳底下干活。秋叔秋婶宁愿自己晒得跟非洲黑人一般,也不愿意秋桐遭这份罪受这份苦,当然秋桐也吃不了这苦,也不愿意去葡萄园里干活,那葡萄园老板的儿子每次见到水灵的秋桐都涎着口水冲她傻笑,秋桐见到他胖得像牛犊子一样圆磙的身体,就好像吞了一只苍蝇,恶心地赶紧逃到一边去。
也不能总这样在家呆着吧,秋桐寻思着想去城里找一份工作,就托了同学打听打听,看看哪里有合适的活儿。同学们反馈回来的信息是现在的工作真不好找,连大学生工作都难找着呢,何况像秋桐这样没学历没文凭的女孩,想找一份挣钱又多又轻松的白领工作,几乎不太可能,去生产车间一线吧,秋桐更吃不了这苦,熬夜受罪不说,现在的企业都是私营的,老板们永远追逐的是带着鲜血的利润,利润之下免不了对挣扎在生存线上贫苦工人的压榨,而且还没有尊严,秋桐当然不去,秋桐不想把青春梦想爱情埋葬在流水线上。
秋桐豆蔻年华,当然期望着自己也能拥有完美如甘霖雨露般的爱情,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一生相伴,爱着自己,那是多么美丽的人生啊!秋桐每当在梦里出现这样美妙的憧憬时,就兴奋地睡不着觉,小脸蛋儿红扑扑的,觉得生活也不是毫无乐趣,说不定好运会落在自己头上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秋桐想。
秋桐既没当上白领,也没去工厂的流水线上,秋桐去时装店卖过时装,也去美容店学过美容美发,像许多她这样从农村进城的女孩子一样,在生活的每一个站点,演绎着或喜或忧、或快乐或悲伤、或迷茫的人生爱情故事。
秋叔秋婶却给秋桐打电话来了,说秋桐你也不小了,王老板的儿子喜欢你很久了,王老板也瞅着你挺俊,你也知道,爹娘都在他那里干活,他待我们挺好的,说只要你答应和他儿子相处,就先给爹娘五万块钱,以后你们要是愿意在一起结婚,他愿意出钱在城里买两套大房子,一套给爹娘坐,一套给你们当新房,还答应给你买一辆好车,姑娘,你要不回来看看吧!
“不!不!不……”秋桐斩钉截铁地说了十个不后,急得直哭,秋桐更不想把自己的爱情青春埋葬在王老板那个又傻又痴的儿子身上,自己又不是爹娘饲养的鸡鸭狗崽,让爹娘肆意买来卖去,秋桐气得一夜没睡着,眼睛都哭肿了好几次。
"姑娘,你就答应了吧!",秋叔秋婶一次又一次地相逼,还撂下狠话:“你如果不答应,你就是让我们就没脸活下去,我们不认你这个不孝女儿了,我们白供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们再若逼我,我也不想活了!”秋桐啪地一声挂断电话,眼泪不争气地又流了下来,糊涂的爹娘啊!我好歹也是你们的女儿,为什么别的同龄女孩还能依偎在父母怀里撒娇,而自己却被爹娘拿来换取对他们来说,或许是后半生的保障和幸福,这不是把女儿往火炕里推吗,这难道就是自己要面临的残酷命运吗?秋桐咬咬牙对自己说:“不!绝不!”。
在秋叔秋婶三番五次诱逼无效之后,准备找人把秋桐从城里弄回去,秋桐在得知消息后,迅速收拾衣服行装,把手机卡也折了抛进下水道,离开了县城,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故乡,从此没了踪影。





秋桐辗转来到了省城,省城现代化的城市气息在秋桐刚下车的那一刻,扑面而来,让秋桐既感到陌生又感觉新鲜刺激,还有莫名的兴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穿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都让秋桐感到惶恐而有一丝不安。秋桐在小旅店里歇脚了两天,用积攒下来不多的积蓄在较为偏僻的角落租了一间房子,一次性地付给房东三个月的房租,算是暂时安顿了下来。
秋桐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出去寻找工作,省城的工作也不好找呢,像秋桐这样从农村出来的女孩在城里人眼里就是盲流,打工妹,只能干最粗最累最脏的活儿,有的门槛还特别高,秋桐从小被爹娘宠着,哪里吃得了这些苦。更让秋桐要命的是,那些面试的老板似乎个个心怀不轨,几乎都用色色的眼神不怀好意地死盯着秋桐漂亮的脸蛋和发育良好的胸部,那目光里的含义不言而喻,秋桐赶紧逃了开去。好在秋桐嘴甜,人也长得机灵伶俐,没花多少功夫就遇上一个开时装店的女老板,把她当妹妹一般留了下来,虽然工钱不算太多,但好歹也算是一份干净体面的工作,让秋桐面子上也觉得过得去。
秋桐工作十分勤恳,兢兢业业,招揽来不少生意,自然让女老板笑逐颜开。闲暇之余,秋桐偶尔也会十分想念爹娘,毕竟自己是他们唯一的宝贝女儿,失踪了这么久,秋叔秋婶不知道会着急成什么样子,秋桐一次又一次地想拨打那个默默记在心里的电话,但又怕秋叔秋婶哪一天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带人把她绑了回去,硬逼她嫁给那个王老板又痴又傻的儿子,重新跌入水深火热之中,那才生不如死呢!秋桐想起这些,心里就难受地要流下泪来。
服装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秋桐用省下来的钱也添置了不少时装,再在脸上扑了一些粉,施了一点淡妆,更让秋桐看起来明艳靓丽,楚楚动人。
秋桐的美丽,自然吸引了不少深情的目光。秋桐所在的时装店位于一所师范大学附近,经常有不少年轻的大学生们前来光顾,有的是陪着女朋友来选购衣服的,有的则是冲着秋桐而来的。秋桐一如既往地热情美丽大方,招呼着上门的顾客,也偶尔抬头会遇见一些火辣辣滚烫的目光,让秋桐心如鹿撞,脸红红地不知往哪里放。秋桐其实也渴望着那在心里沉睡许久的爱情,渴望被人疼爱,也渴望深情地爱着一个人!
夏枫是第一个敲开秋桐心扉的人。夏枫正在上大三,戴着一幅金边无框眼镜,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谈吐风趣幽默,热情大方,温尔文雅,待人极有礼貌。秋桐时不时拿余光打量着这个俊朗帅气的男生,心中如泛起的涟漪一样荡漾着,秋桐知道夏枫闯进了自己尘封已久的领地,只是碍于女孩子的矜持,没有流露出来。
夏枫也是苦读十数载寒窗,终于考上大学,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家境并不富裕,连读书上学的费用都是父母找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但这有什么呢,这并不妨碍夏枫深深地爱着秋桐,虽然秋桐只是时装店里的营业员,但秋桐身上那份不加修饰的清纯恬静之美,如山里清晨绽放的茉莉一样淡雅芬芳,让夏枫为之痴迷而疯狂。
夏枫是一个乐观积极向上的人,乐于帮助别人,热爱生活,有着年轻人特有的蓬勃朝气和梦想,尽管梦想遥不可及,在他眼里所有的问题似乎都不是解决不了的问题,包括对爱情对人生独到的看法与见解,及不可预知的前途,夏枫仿佛都能迎刃而解,侃侃而谈的举止深深地吸引着秋桐,秋桐迷恋着他的这份自信与成熟,在夏枫向她发起爱情攻势时,秋桐把心交给了夏枫。
爱情也许就是这么简单,当秋桐在人群中孤独无依的时候终于收获了一份雨中绽放的爱情,爱像一根细长的红线,把俩个相爱的人儿紧紧地拴在一起,尽管有一点曲折,但秋桐还是觉得自己是幸运女神光顾的庞儿,她想牢牢地抓紧这份来之不易的甜蜜和幸福。
秋桐夏枫深情相拥在绵绵的细雨中。




夏枫和秋桐爱得如胶似漆,仿佛每一个日子都是甜蜜而温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彼此想念着对方,时间好像永远不够用,每一天仿佛都沐浴在阳光中,生活从来没有如此多姿多彩,秋桐的笑容灿烂而迷人,眼睛温柔而多情,经过爱情的滋养,越发妩媚动人。
夏枫告诉秋桐,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大学毕业以后回到家乡回到山里教那些村里的孩子们,让他们还能有机会回到学校回到课堂里,他可以教给他们更多的知识,因为只有让他们学到了知识,才能或多或少地改变他们自己的命运,再说了那里有他的父母有他的亲人,还有割舍不断的,是对家乡那一山一水的深厚感情,“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
夏枫凝视着秋桐美丽的眼睛,
“你走到哪儿,我就跟着你走到哪儿,我们永远不分开。”
秋桐仰着脸深情地回答夏枫,
“你真是一个好姑娘!”
夏枫把秋桐紧紧地拥抱入怀。
在夏枫临近毕业的时候,学校组织学生去山区一所中学进行教学实践活动,在返程途中不料却发生了意外,山区道蜿蜒难行,弯道多且险恶,在避让一辆小面包车时,大客车发生了侧翻,不少靠窗的同学摔了出去,夏枫和带队老师立刻下车组织同学进行营救,其中一名女孩摔得最远,伤得最重,满脸鲜血,已经昏迷不醒,夏枫赶紧跳下车去救那个女孩,坡陡料峭,不料夏枫正在营救的时候,上面被同学们在慌乱之中踩松了一块石头正滚下山去,眼看着砸向那女孩的头部,夏枫生死之间本能地向前一扑,把那女孩奋力推了出去,女孩得救了,硕大的石头却砸在了夏枫的腿上,夏枫惨叫一声,疼得昏死过去。


夏枫再次醒来见到秋桐的时候,是躺在省城医院的病床上,秋桐已经哭得跟泪人似的,经医院诊断,夏枫小腿粉碎性骨折,能否重新站起来谁也没有把握,关键看夏枫身体状况。
老师和同学们都来到医院看望了夏枫和其他受伤的同学,费用也由校方和保险公司共同承担,还特别赠送一面锦旗嘉奖,授予夏枫见义勇为英雄奖。秋桐请了假一直守候在病床前精心照顾和护理夏枫,但秋桐看得出来,夏枫至从受伤以后,一直心绪不高,好像多了心事,也不和秋桐说话,偶尔还会冲秋桐发脾气,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夏枫不知道有多么疼爱秋桐!
夏枫终于有一天对秋桐说出了心事:“秋桐,你回去吧,我能一个人照顾自己。”
“为什么?”
“秋桐,你听我说,我现在这个样子,估计站不起来了,我不能连累你,你还那么年轻,你还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夏枫,你浑蛋!我们不是说过吗,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傻丫头,你那么漂亮,你愿意一辈子和一个残废在一起吗?你不会幸福的!”
“夏枫,你不是残废,你会站起来的,医生不是说了吗,你会好起来的。我不要幸福,我只要和你在一起。”秋桐哭了。
“秋桐,咱们分手吧,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一直没有勇气向你说。”
“不!我不答应,我要和你在一块儿,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要照顾你一辈子。”
秋桐抱紧病床上的夏枫,头埋进夏枫的怀里。
“傻姑娘…”夏枫流下了热泪,一对相爱的人儿深情地紧紧拥抱着。
夏枫在秋桐的细心照料下,按时服药和中医理疗,恢复地还算不错,伤口也愈合地很好,关键是心情开朗了许多,也能大口大口地吃饭了。这样过了两个月,夏枫在秋桐的搀扶下,终于可以下地,拄着拐杖试着走两步了。秋桐不断地给夏枫鼓劲,夏枫尽管疼得脸上大汗淋漓,但脸上还是有了难得一见的灿烂笑容。


夏枫在秋桐的细心照料下,按时服药和中医理疗,恢复地还算不错,伤口也愈合地很好,关键是心情开朗了许多,也能大口大口地吃饭了。这样过了两个月,夏枫在秋桐的搀扶下,终于可以下地,拄着拐杖试着走两步了。秋桐不断地给夏枫鼓劲,夏枫尽管疼得脸上大汗淋漓,但脸上还是有了难得一见的灿烂笑容。


学校已经放了暑假,夏枫拿到了毕业证书,秋桐也辞了工作一直陪伴在夏枫身边,夏枫和秋桐准备一起回到家乡去。夏枫不用像其他的同学一样毕业以后忙着四处寻找工作,山里的条件比较艰苦,教师缺口大,正需要夏枫这样的人才。县里教委的领导对夏枫能够回到家乡执教表示了最热烈的欢迎,给夏枫按最好的待遇安排,尽管夏枫还坐在轮椅上,但夏枫还是选择回到他在大山里的家乡执教,山里空气清新怡人,既可以和亲人们相聚在一起,又能修身养病。
在九月开始的清晨,山里的村民们又听到了孩子们欢快明亮的朗朗读书声,而夏枫坐在轮椅上,正专心授课。
当然,窗外站着美丽的秋桐,笑容如满山的杜鹃一样绽放着。

2015.10初稿
2017.7修改

阅读 659举报

最新评论

1505453788
江红

谢谢老师赏阅!

1505453767
江红

谢谢老师点评!

1505441772
枫子

假的

1505397308
星光

文笔细腻,描写生动、走心!👍👍

打开美篇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文章

您有一份国庆中秋的神秘奖品等待领取!

 15666

婚姻对女人的意义是什么?

 11864

我的三本美篇书,美极了

 11094

在红宝石婚的日子,与你如期相遇

 124

一道花开富贵虾,让你的家宴餐桌倍儿有面子!

 2637

我们拿什么去“同情”张爱玲?

 16459

烟云婵荷

 1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