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

应无所住行于布施。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