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桂林人,当我说起要去熊村的时候,绝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在那里。”而距离熊村不过几公里的大圩古镇知名度却非常高。

  熊村始建于宋代。村上保留着完整的旧时村落格局,有上百栋明清时期的建筑,现存有湖南会馆,江西会馆,财神殿等建筑。

  熊村古巷多,石拱门也多,巷道都有石级石阶。建筑布局独特,巷道迂回曲折,曲径通幽。

  石拱门上多建有炮楼,上开有炮口。防御着外来之敌。可以想象当地是何等的富庶。

  自秦始皇在公元前214年开凿灵渠后,沟通了长江,珠江两大水系。湘桂古道渐渐繁荣,而熊村是个中转站商贾云集,曾经热闹非凡。如今却被边缘化,许多房屋破败不堪,如不加以保护终将有一天会在我们的眼前消失。

  在当年革命的痕迹无处不在。熊村一大门“革命门”

  当年的钱桩,文革时期的革命委员会所在地。当年不知有多少人从这里被扔进漓江。

  以前的人是为“人民服务”,现在的人包括哥在内是为人民币服务。

  “忠”在当年连副统帅林彪都要对最高领袖表忠诚。可不也逃不过飞机被击落,客死异乡的命运。

  在拍摄当中哥遇见一老人问,“您住这吗”?老人答:“是的,如今我住在这里”。哥又用非常羡慕的口吻问:“您是大户”?老人脸色大变,用颤抖的声音说:“你别乱说,我不是大户。我三代都是贫农”,同时飞一样的跑开,再也不同哥交谈。

  当年热闹非凡的村落,如今只有几只流浪狗在游荡。

  当年村里最热闹的地方,照片前方是财神庙。此处高低错落,四通八达可以想象当年是何等的繁华。如今是画家及摄影师最喜欢的取景角度。

  此处却有几分电影《山楂树之恋》中的场景。

天后宫

  桂北古建同徽派建筑同属一脉。

  当年的荣华富贵,如今的残墙剩瓦。

  一只正在觅食的公鸡给小村增添了几分生气。

  脱粒机,又叫打谷机。用来分离稻穗上的稻谷。

渐渐看到人类活动的迹象,有人在晒谷物。

  小型拖拉机,由于桂北的水田规模不大只能用小型机械作业。

  村中的顽童不时跳入镜头里。

家家户户门前有流水通过,好一幅江南水乡古镇的韵味。

  村中老人在享受着晚年时光。

  村中理发店里。爷爷正在帮小孙子理发。

  农妇挑担归来。

老妇人享受着冬日暖阳。

  红红的辣椒,想当年红红火火及酸甜苦辣岁月。

  拉着板车的人经过“湖南会馆”。

  如今只有村口这颗大树默默地记录着历史。同时呼吁有识之士好好保护开发利用这份前人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

2015年11月16日Gunawan于桂林。

摄影 Gunawan

版权作品。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违法必究!

原创不易,期待您的打赏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