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秋之坝上--坝美@霸美

彬彬

还没有褪去夏的燥热,秋天便来了,那些关于夏的文字,还没来得及整理,就被遗忘在秋天里。 林语堂先生在《秋天的况味》里写道: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晈洁,也未陷入懔烈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那时的温和,如我烟上的红灰,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 对于秋天,其实从第一片落叶开始,就已经让人期许着与金秋相见。于是某时某刻,上帝不小心打翻了调色盘~于是它,就这样诞生了---坝上草原。 坝上,是古清明皇家狩猎地,现中国唯一的军马饲养基地,在秋天里走进去就仿佛走进了童话世界。

从蜿蜒的车道到草原到山岗上,满眼就是色彩缤纷的童话世界,也是摄影家、美术家、影视家们的幻彩艺术世界。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

草原的腹地,处处皆美景。没有了夏日一望无际的青翠,草原被浩浩荡荡的金黄色所覆盖,绵延起伏,莽莽苍苍,平添了几分雄浑的气息。

蜿蜒的湖畔,一片辽阔的草原。

金黄跳跃在树梢,流雾在坡地上起伏,俏皮的白桦叶在林间闪着红光黄金海洋,层叠光影的梦幻。

耸直挺立的金色白桦,一棵棵直逼蓝天,抬头仰望,那灿亮的金色迷醉你的心灵。

一片片白桦树,浓装玉肌,雪白的树干、金黄的树叶,夹杂着一些灌木的色彩,化作了姹紫嫣红的秋色,漫步金黄的林中,如沉浸在黄金的海洋中。

一起骑马 穿过金黄色的白桦树林 勒马立在斜阳里 看着白桦林 阵阵苍红 阳光穿过旁逸斜出的枝干,穿过鹅黄或赭红的叶片,泻落一地明明暗暗的图案;白桦树两两成双,相依相偎,恋人般地窃窃私语,时而又睁大布满树干的大大小小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生怕游人惊醒它们爱的甜梦。

雄浑的马蹄声在大地奏出鼓点,悲怆苍劲的嘶鸣、叫喊在拥挤的空间碰撞、飞溅,划出一条条不规则的旋律。

一阵秋风掠过,几片叶子恋恋不舍地离开枝头,飘飘荡荡,看似飞翔却在坠落,就像很多年轻时代的爱情。不远处,一条小河蜿蜒流过,默默地注视着身边的一切,见证着草木枯荣,四季流转,生命轮回。

坝上的秋天,浓得化不开的艳美,厚得有点沉重的味道。

夕阳从山丘后面落下去,天染上金色的边线,顺着山路寻去,豁然开朗的秋色中,范仲淹的一句:“碧云天,黄叶地。”便是当下的景观。

牧归的牛羊,在夕阳的映照下,如同撒落在草原的珍珠。

有一种在戈壁中行走的幻觉。

时光的匆忙,搁浅了葱郁和绽放,当树叶爱上秋风的那一刻,就注定会凋零。但它是无悔的,因为曾经的繁盛,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永存在心间,因而它义无反顾。

感谢王民忠老师摄影指导及王德强老师提供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