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风尘仆仆,黄沙拂面。三千年沧海桑田,盖地铺天。不见江南烟雨,小桥流水。一路风沙一路行,直上西北天外天!

     没去过大西北,感受不到西北的美!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大西北刻画成一篇黄色的画卷。开启画卷,美不胜收。 茫茫的戈壁,苍凉的大漠,巍峨的雪山,斑斓的丹霞,辽阔的草原。跟南方的柔弱相比,我更喜欢西北的粗犷。走进西北,哪怕是来自雪山的寒,带着沙尘的风,都一样会让你觉得心旷神怡,荡气回肠!
遥遥的就望见城市尽头的鸣沙山,静静地立在那里,一直都在
每一个驼队背后,都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阴的天,仿佛要塌下来,但却丝毫阻挡不了游人的脚步
守望。大娘家有几头骆驼,傍晚收工后静静的等着还没收工的丈夫和儿子
《归》。骆驼累了一天了,当地的农户也收了工,各自领着自家的驼队回家喂食休息
黄沙汇聚成的大山
《攀》。这沙山真是不好爬,从山脊上走稍微轻松点,从山腰走才是走一步退两部,体力不支还真上不了山。有幸在途中偶遇一登山的老人,年近80了,一样登顶
热情的沙漠
人如蝼蚁
征服
征服
穿行
山高人为峰
一岁一枯荣
我在拍他们,他们在拍我。我拍他们的照片你们看到了,他们拍我的照片不知道丢到哪个爪哇国去了
架在云端的线缆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不朽
玉门关
春风不度玉门关,说的就是这里
敦煌雅丹魔鬼城,看到这个碑状的土堆第一眼后,我就不淡定了
黑戈壁带来的震撼绝不止影响到我一个人,看到大家惊艳的目光和狂奔的脚步就知道我们的想法都一样:不虚此行!
无人区
公园现在不开放私车进入,听说会迷路,戈壁深处有强磁场的干扰,手机信号会消失,连指南针都不能正常使用。以前敦煌雅丹有过游客失踪的事件,所以现在如果没有相关部门的特批,私车是不许入内的
旅行途中偶遇的一对小情侣,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一起
在自由的天空下
嘘!不要爸爸抱的孩子才是勇敢的孩子
逐日。景区的导游说,这里的落日美得让你说不出话来。运气不算太好,落日是赶上了,但没赶上好天气,云彩不给力。看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人疯了似的追着太阳跑,我觉得我还是不去凑那个热闹好了
闺蜜,陪你到天涯。送你一个七月,还你一世安生。
莫高窟。窟里因为有规定,禁止拍照,好几次都举起了手机,还是没好意思按下快门,脸皮不够厚呀!
莫高窟,满目疮痍的洞窟,饱经沧桑的黄土,惟妙惟肖的石刻和壁画,沉甸甸的历史厚重感,让人惊艳工匠高超技艺的同时不得不肃然起敬,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啊
乡间的骆驼
驼语者
牧羊图
牧羊老伯,家里四百多只羊,我们抽了烟,聊了天,我不会告诉你大爷跟我们聊的霍去病
其实左边有一个小坡,被我P掉了
茫茫戈壁,有水的地方才有人
嘉峪关草湖湿地公园,湿地每年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并沙化,政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治理土地沙化,可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
西北的秋天给人最直观的感受,秋天跟西北很配!
南方没有秋天,重庆更是没有秋天。春末开始入夏,一热就是五个月,然后就不断在夏天和冬天的冷热交替中直接入冬了。因此,西北的秋天最让我流连忘返
入秋后,一阵风吹黄了树叶
金秋十月,西风落叶,层林尽染,蝉不知雪
金塔胡杨林
嘉峪关,边关要塞
天下雄关
楼外楼。嘉峪关城楼,历经600多年风雨,屹立不倒
雪山下的古城,冰川下的嘉峪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老的嘉峪关城楼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迎接一批批的人到来,再送走一批批人离去。城门里被踩磨得光滑的地砖足以说明一切
悬臂长城
123,茄子!
“虽然我寸草不生,但不妨碍我高耸入云”——山说
风云变幻,前一秒晴空万里,后一秒可以乌云密布,矗立在城郊的几个烟囱,跟悬臂长城显得格格不入,犹如一把把匕首,刺破城市的天空
再高一点,我把那朵云钩下来。
戈壁荒凉
冰沟
索桥
有水的地方就有人,我们就是奔水去的
嘉峪关黑山湖,听说是嘉峪关的生活储备用水
冬天的黑山湖
不解释,最美的丹霞地貌,中国张掖
去往康乐草原的途中,这一段路有一个漂亮的名字“中华裕固风情走廊”,“风情”二字确实名副其实。因为天气有点突变,加上部分路段害怕滑坡,所以基本未做停留。到了草原后才追悔莫及。最美的风景在路上,我们却错过了
草原到了,这是裕固族人的草原。裕固族现在应该两万人不到,是回鹘人的后裔,擅长骑马射箭。每年七月,附近的族人都会在草原上举办赛马、摔跤、射箭、顶杠子、祭鄂博等各种盛大的祭祀,体育活动及文艺汇演。我们刚到草原,就遇到天气突变,大雨倾盆,大雨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就停了,天又慢慢放晴。午饭时听饭店的老板娘说,这里天气就这样,说变就变,还说我们运气好,赶上了明天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盛会。原本打算停留一夜,感受下裕固族的年度盛会,可由于行程计划和时间关系,不得不放弃了。
马儿悠然吃草
丫头是最高兴的,在草地撒欢,一路银铃般的欢笑
这水印真是日了狗了。小美同学,你说要是水印能调个透明度什么的该有多好,您说是吧?哈哈!
红花总需绿叶衬
有点闲庭信步的感觉,马儿跟草原很配
最后两张,请把手机横过来
张掖丹霞
敦煌莫高窟外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