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在古希腊语中意为“被太阳晒黑的人民居住的地方”。地处东非之角,平均海拔近3000米,共有80多个民族9940多万人口,主要信奉东正教和伊斯兰教。


有着“非洲屋脊”之称,
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是非洲的美女之国,
是咖啡的故乡,
是东非唯一没有被殖民过的国度

这里
有东非最繁忙的机场
有匹敌“耶路撒冷”的岩石教堂
有保存着几千年传统文化习俗的原始部落

哈勒尔城里的埃塞人

哈勒尔是位于东部的一座小城,虽然现代化的痕迹以落后几十年的状态呈现在那里,但是斑斓的色彩漂亮的街道令人惊艳。在这里,你会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由老到少无遮无挡的好奇目光,会被成群的溢满笑脸的孩童众星捧月,你就像一个来自月球的明星,走到哪儿都会被追捧围堵......

部落里的埃塞人

走进奥莫河谷,来到部落,奇异残忍的习俗、原始荒蛮的状态,野性与愚昧的交叠,现代文明似乎离这里很遥远,恍如被上帝遗忘的角落。但是,有的部落,现代文明的脚步已经悄悄走来......

岩石教堂里的埃塞人

传说12世纪埃塞俄比亚第七代国王拉利贝拉梦中得神谕:“在埃塞俄比亚造一座新的耶路撒冷城,并要求用一整块岩石建造教堂”。于是拉利贝拉按照神谕在埃塞俄比亚北部海拔2600米的岩石高原上,动用2万人工,花了24年的时间凿出了11座岩石教堂,人们将这里称为拉利贝拉。从此,拉利贝拉成为埃塞人的圣地。

后记

摩尔西(MURSI)部落是闻名遐迩的唇盘族,女子在幼年时就会被残忍的移除下颚牙齿、割透下唇、插棍、装盘,直至从小唇盘扩张到大唇盘的痛苦经历(耳盘也是如此),为的是防止部落战争发生后女人不被抢走。摩尔西的男人女人,都会按照自己对美的理解,用刀在身体的胸部、腹部、胳膊处刻意制造伤口、埋入竹签让伤口愈合成美的图案,他们以雕刻自己的身体为美,满身的疤痕象征着美丽和勇敢。

女人喜欢穿兽皮喜欢用牛油和红泥涂抹头发的哈默(HAMER)部落,至今依然保持着“跳牛”作为男子的成人礼,女子在成人礼上祈求祭司的“树条鞭笞”为祈福,以血淋淋鞭痕的次数及深度为荣耀。

将自己的整个身体作为画布的卡鲁(KARO)族人,用牛粪、用泥土等天然颜料,在自己的全身绘满各种图案,他们认为这样既美观又可以防蚊虫。这个部落现代文明的痕迹已经非常凸显,有部落学校、有摩托车、有英文很好的年轻人,村口还有卖可乐的小铺子。

当我们以现代文明人的眼光去观看,习俗是残忍的,物质是匮乏的,生活是贫困的,目光是好奇的,精神是简单的,情感是丰富的......

但是,这一切不代表他们不快乐!

他们就是这样,以自己独特的语言、习俗、文化和原始的生活方式,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生生不息,简单自然的生存着......

随着道路的修通与旅游的开发,越来越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各式各样的访客来到部落,外来文化不断渗透着,如今年轻的摩尔西族女子已经不再割唇装盘。踏着时间的脚步,部落文化将逐渐被现代文明同化,一些原始残酷自虐的习俗必定渐行渐远直至消亡。

我们期待文明的传承与更迭,期待埃塞人生活的美好和幸福。

若干年后,唇盘女人必定会消失—如同中国的小脚女人。

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PS:
非洲未被殖民的另外两个国家是北非的埃及和西非的利比里亚,但埃及一度沦为英国的傀儡国,利比里亚严格说曾经被美国殖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