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建议wifi环境下观看视频
山西,是中国戏曲艺术的发祥地之一,被誉为“戏曲的摇篮”。早在汉代,山西就出现了戏曲萌芽。到了北宋年间,山西各地到处活跃着诸如滑稽戏、影戏、歌舞戏、百戏、技艺戏等多种土戏,这些土戏当时已是中国戏曲的雏形。后经泽州(今晋城)说唱艺人孔三传把单宫调改为诸宫调,就把山西的戏曲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到了元代,戏曲艺术日趋鼎盛,而山西,不仅“名伶辈出”,同时还成了全国戏曲艺术的中心。山西戏曲艺术,除了悠远深厚的历史渊源,举世瞩目的作家,古朴珍美的出土文物外,品类繁多的戏曲剧种,也居于全国首位。蒲剧、晋剧、北路梆子和上党梆子人称”山西四大梆子“。与“四大梆子”相对而言,诸多山西地方小戏,则似繁花锦簇,更显瑰丽多姿。“山乡庙会流水板整日不息,村镇戏场梆子腔至晚犹敲”,山西农村土戏台上的这副描联,对三晋戏剧的繁荣程度作了如实写照。
中国戏曲剧种认定标准的指导原则 剧种,是中国戏曲在艺术创造和历史传承进程中,逐渐形成的相对稳定的艺术品种。在中国各民族传统戏剧样式中,汉族的戏曲艺术在各地形成了数量众多、特征鲜明的剧种形态,并以其成熟的分类特点和艺术构成,影响了少数民族剧种的认定。然而,遗憾的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至今的60多年中,戏曲剧种的认定始终没有一个明确且相对科学的认定标准。在60多年的戏曲剧种研究中,学者专家心里都存在一个对剧种大致认定的标准,只是这个标准没有公布于众,因此是隐形与小众的,或者说只是部分学者的心照不宣。近年来,随着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以及当代戏剧创新发展的不断推进,剧种标准在实际认定工作中渐趋混乱,给当前的遗产保护与剧目创作带来了很多的困惑。在当代,制定剧种认定标准已经刻不容缓,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2014年6月8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邀请各省及一些地级市的艺术研究机构的戏曲学者,对剧种认定标准的原则进行了深入探讨,参照以往在剧种认定方面的历史经验,几经讨论与修订,确定为以下指导原则: 一、具有“以歌舞演故事”这一中国戏曲的主要特征;   二、舞台语言采用本民族和本地方言或本地官话;   三、在声腔音乐和伴奏形式上具有个性鲜明的民族或地域特色;   四、在表演上分行当或形成角色类型,具有相对成熟的表演形态和技术规范;   五、服装、扮相、道具具有历史形成的规制;   六、创作和演出了一定数量的保留剧目;   七、有本地专业或业余演出团体和演职人员,具有相对稳定的传承机制,在本地区具有较为广泛的影响力;   八、剧种名称具有某一地区的广泛群众基础,在社会中具有特定的文化认同。
山西戏曲剧种名列 晋剧、蒲剧、上党梆子、北路梆子、京剧、豫剧、二人台、眉户、耍孩儿、罗罗腔、弦腔、高平秧歌、上党落子、繁峙秧歌、祁太秧歌、交城秧歌、平腔秧歌、目连戏、广灵秧歌、蛤蟆嗡、翼城秧歌、平陆高调、弦儿戏、上党卷戏、碓臼沟秧歌、上党罗腔、翼城琴剧、曲沃碗碗腔、平陆花鼓戏、芮城拉胡戏、左权小花戏、长治干板秧歌、晋北道情、临县道情、代县道情、洪洞道情、永济道情、太原秧歌、上党二簧、汾孝秧歌、朔县秧歌、壶关秧歌、沁源秧歌、泽州秧歌、介休干调秧歌、线腔赛戏凤台小戏弦子腔、孝义碗碗腔等等许多延伸的小剧种,亟待按照国家标准进一步认定规范地域名称和剧种名称。
寿阳(竹马戏)论述
如果我说到“大竹马”你一定不陌生,因为在寿阳每年的元宵节街头演艺项目中都能看到这样一群脚踩高跷、身着戏装、踏着整齐的“咯哒”声从身边走过的表演者。 但如果我说到“竹马戏”你可熟悉?真的很庆幸,我能有机会跟随“探寻古村落”团队亲眼目睹这寿阳县平头镇罕山村保留下来的源自远古、独一无二、具有很高文化研究价值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寿阳“竹马戏”的发源地在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平头镇郭家沟村(地处太行山西麓的罕山脚下),是目前所发现全国唯一的一种民间戏种。
寿阳竹马戏 踩高跷骑竹马耍武打 寿阳大竹马,起源于明清,集高跷、竹马、武打于一身。既有高跷的魁伟高大,又有竹马的彩饰造型;既有人们熟知的戏剧人物故事,又有刀枪剑戟的激烈拼杀。表演时有"上坡前倾""下坡后座"及"马失前蹄"等高难度动作,通过表演和队列变换,在或而急促或而舒缓的锣鼓声中,马蹄铿锵,铃铛作响,马鞭飞旋,你来我往,精湛的表演把剧中人物表现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
榆社(土滩秧歌)、(小落子)论述
榆社民间艺术瑰宝--土滩秧歌 榆社土滩秧歌是当地群众自编、自导、自演、自乐,且流传较广的一种民间小戏,同榆社霸王鞭并称浊漳河畔绽开的一对民间艺术奇葩。最早出现于清乾隆四、五十年间,至今已有200余年历史。过去,人们为求岁月平安,风调雨顺,经常聚集在一起,选出头人,自编自唱,把对生活的向往与热爱,深情地灌注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之后渐渐形成一种随时随地可以表演,深受群众喜闻乐见的地方小戏。由于她多在田间地头、街头巷尾土滩上表演,故名为“土滩秧歌”。 土滩秧歌艺术主题集中,气氛活跃热烈,剧情简单紧凑,语言生动形象,韵律和谐,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唱词多用七字句或十字句,韵律统一,唱之上口,听之易懂,学之易记,艺术形式独特,表演形式简单,即排即导,易演易唱,既通俗,又红火,适于在农村、田间、街头演出,深受群众欢迎。到清代中后期,境内广为流传,百分之八十以上农村均有此演出。土滩秧歌最初只配锣、鼓、钗、钹等简单武场乐器,到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受梆子戏影响,服饰、扮相、道具、乐器等,都有了较大发展,并且分行当念唱道白,构成了简单的故事情节。表演也从简单的扭、唱、转圈,到随剧情发展固定行当、分生、旦、净、丑等角色,分场结构,扮做唱白齐全,成为一剧一曲的单曲体声腔剧种。 土滩秧歌的剧目起初仅有《春生招亲》、《会仙厅》等为数不多,到清末民初,剧目日增,主要有《王小二赶脚》、《摘花》、《偷南瓜》、 《拐豆腐》、《九龙杯》等50多个剧目。特别是根据清末民初流传在本县农村的一段换亲故事改编而成的《圪麻凹儿打换亲》在本地流传甚广。但后来受现代影视戏曲影响,土滩秧歌几近失传。最近县文化部门贯彻落实党的文化强县战略,组织力量,深入基层,走访群众,积极抢救和挖掘、整理民间艺术瑰宝,又使《圪麻凹儿打换亲》等小戏重见天日。 《圪麻凹儿打换亲》讲的是68岁高龄的马老汉花10块银元,从河南买回一个17岁黄花姑娘山杏为妻,恰遇17岁的小伙冯林保经媒介绍花钱娶妻,盖头红下却娶回一个53岁的老太婆李俊英。正当同住圪麻凹小店的山杏走投无路悬梁上吊的时候,被好心的李俊英救下并设计换亲,成就了两桩姻缘,被人们传为佳话。
▲温馨提示:建议wifi环境下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