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至少在我最灿烂的年华里遇见你--亚丁

  山一程 水一程,一路朝著你膜拜而來!

  稻城的紅草地倒影著藍天白雲 ,令人遐想著您的傲人之姿。

  車翻過一座又一座茫茫雪山,洁白的雪让我这个从未见过厚厚积雪的南方女子流连忘返。

  完全陶醉在那片青松雪地上,撒泼撒野无所忌惮,大地作席天为被, 人与自然多么和谐。圣洁的白雪衬托着松柏的傲骄, 空山幽静 ,唯我灵动的身影。

  海拔的攀升, 雪山上五彩经幡,被高原的阵风吹拂着,波浪似地翻卷。五色经幡使整个雪域高原都在舞动,那是生命的舞动,展示着粗犷、刚毅和顽强的气魄的舞动。写在风中的祈祷每次的飞扬都是如此的震撼- 风动 幡动 我是心动。

星河浩瀚 人恍如恒河沙数

  一个人背着行囊,独自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晨霜挂在灌木从中,添了几分寒意。 游人稀少,独享这份静谧。

巍峨的央迈勇倒影在泛着微澜的溪面上。野渡无人,落绒牛场旁的一条小河静静地流淌,我就站在岸边,遥想你的到来。
心跳呼吸声此起彼落,越往上爬,秋意越浓。
  盘膝落座在一块突出的山崖上,静静吟诵 “心经” 向对面的央迈勇致敬。
在神山前的我是那么的渺小虚无。
  拍落微尘,继续前行。

  晶莹剔透的牛奶海呈现眼前。央迈勇已在,却带着一种 神圣的不可触碰的高远。

  眼前的湖水不再碧蓝,它渐变成一种若有若无的孔雀翎般的翠绿清透。彷如一个少女久候情人未归而滴下的一滴清泪。微风泛起的片片涟漪闪烁着莹莹的波光,沙沙的,沙沙的,唯美至极。

  噓. 别出声....... 放眼望去, 原来两群雪羊正悠閒自得地覓食。

  紧跟上东哥和农布的步伐 踏上了拍摄之路。 这一路的追随不简单啊, 突破我的高原障碍。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路越来越难行,这不是路,我们是踏着灌木沙石而至的。 平时这里也只有雪羊的足迹。

  登顶了哇塞,那一抹幽蓝凸显眼前-- 鸟瞰 五色海。 一瞬间,眼泪唰地就下来了,完全不受意志的控制,我就这么坐在山顶的崖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尽情地贪婪地欣赏着4980米海拔上完全没有一丝污染的纯净的天空和透着五色彩的澄清湖水。五色海就像蓝宝石般镶嵌在茫茫雪山之央。此时一切的文字都苍白无力, 此情此景唯有用四字形容: 吞吐大荒。

  山之巅,三人沉默不语。随便找个肩膀抹去我不息的泪珠,谢谢两位无声的安抚。
点上陌生的香烟呼出啖啖的哀愁,看着那个似曾相识的女子,我发现我习惯了等待,
于是,在轮回中我无法抗拒的站回等待的原点。 不知道,这样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看到一个答案,不知道,如此我还能坚持多久去等一个结果。思念很无力,也许思念不需要结果......(要借用老徐的经典语录才能表达此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