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递的日子,是无所事事和极其休闲的,当然也得说在这里的收获,影展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和开阔眼界。我无法去评价西递和宏村到底是什么样的村庄,古老的底蕴和自然的风光吸引了很多人。来的都是客,每位游客在这千年古镇的时间就一个多小时,就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还得来上好几次,还得自己慢慢溜达,还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所以,住了几天的我是不敢妄然说个定论的。
黄山北下着雨,终究还是赶过来了,又回到了车站,候车厅里没有了爱恨离别,所有的情绪都被早早的在安检外隔离开来。
一天的天气因为辗转不同地方的车站而阴晴不定,一样的是来去匆匆聚散离别。
一天的辗转奔波,这感觉熟悉又陌生,感觉又回来了。多年来自己一个人到处奔波到处旅行,无羁但是偶尔也会孤单的感觉。学会独处是件很自然和必须会的本能。
上饶是最具有幸福感的城市,车站是最让人悲情的城市,当然,也有回家的喜悦。
我是比较容易进入恍惚状态的一个人,看着人来人往如无声电影般,于是,我找了个最靠近时间显示屏的位置坐着,看见一有人涌向检票口我就一脸茫然的赶紧看下时间,我想我已经拿了五次车票出来看。
都在看手机,实在无聊的就扣指甲。四周不吵,人人已经进入自我忘我的手机世界里。
上饶居然坐的是绿皮车,我有一种中奖了的开心。车上的各种味道很重,火车司机不时急刹让人几乎站不稳,躺在卧铺上人都怕是会滚下来。 小伙子蹲在车厢间抽烟。一口又一口,浓浓的烟雾迷漫开来。
车窗外有各种风景,但是终究还是一闪而过了。 车上放起了李宗盛的(寂寞难耐),这老男人还是很感性的一个人。 时光不在,爱情是最遥远的未来。 爱情, 我笑了自己一下。
车厢里算安静,所有的声音都被铁轨碾碎了。 大妈们继续打牌,无论是在动车上还是火车上。只要有4个人,打遍天下不会寂寞。
站在玻璃前,看着里面反射着镜里的另外一个我,很遗像的感觉。
停靠站,来了一家老小,老人家拿出了火车票,一口广东话问路,站台很矮,楼梯很高,一家人几乎是爬上去的。 绿皮火车,又忍不住拍了一张,这些老旧的火车很快的只能活在回忆里。
夜色阑珊,灯光闪烁。此刻7点,火车上的人们百般无聊。
帅哥和电话那头的美女说了半小时的情话了,边不停的刷微信。 这头,那头。
半夜了,年轻的妈妈打着哈欠,在火车的过道里哄孩子睡觉。
睡觉前和早上第一件事情
一早,大雾笼罩着大地,一切变的朦胧美丽起来。大哥轻吹着口哨,脚打着拍子。
不管是马上要到家的和刚出门的,不管路上还会遇见谁,这是一个愉快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