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人喜米饭,北人爱面食,稻与麦滋养了两方黎民、两地文化,有没有双方都能接受的主食呢?有,即粥。

不论汉、回、满、苗、壮,也不管男女老少、富贵贫贱,一般来说,不吃粥的大概是没有的。好像这是中华多民族的一种共性。

粥易煮,也易食,用勺、用筷、用口都可。它即有水的形式,又有饭的内容,因其甘饴、清淡,于是显得随和。北地民间有投数十枚红枣或几许山药同煮的习惯,那是很经济很科学的滋补食法。广东一带则辅佐以鱼片、鸡茸、皮蛋、花生等等,又将饭与菜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你说它是粥,却有菜的风味;你道它是菜,又明明是粥,真是意味隽永。

明代诗人张方贤曾经写了一首《煮粥诗》,诗曰:“煮饭何如煮粥强,好同儿女熟商量。一升可作三升用,两日堪为六日粮。有客只须添水火,无钱不必问羹汤。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长。"作者从白粥中品尝到了粥的深长滋味,此味已不单是口腹之味,已寓有精神世界淡薄人生的品味了。此诗被明代李诩收入《戒庵老人随笔》中。

猪血瘦肉粥

海鲜粥

猪杂粥

皮蛋瘦肉粥

艇仔粥

猪骨花生粥

鱼片花生粥

皮蛋芥菜粥

咸鸭肫粥

鱼干粥

鸡肉粥

咸猪骨花生粥

烧骨菜干粥

水果鸡蛋杂粮粥

核桃番薯粥

桂圆养生粥

红枣、枸杞、小米粥

山药红枣粥

赤小豆、百合、薏米、小米粥

清润粥